【德國】政府未能解決遽增的仇恨犯罪

 

國際特赦組織於今日發佈的報告指出,德國無法因應全國境內急遽增加的仇恨犯罪-包括攻擊尋求庇護者的收容所-暴露出緊急加強保護的需求,以及需要推出一個獨立調查單位來調查該國執法機關可能存在的歧視。

 

這份報告《生活在不安全中:德國如何讓仇恨犯罪的受害者們失望》詳細指出針對避難所的犯罪,和2013年(63件)相比,2015年的案件增加了16倍(1031件)。普遍來說,針對種族、民族、和宗教少數群體的種族主義暴力犯罪,從2013年的693件到2015年的1295件,增加了87%。

 

國際特赦組織歐盟研究員Marco Perolini說:「隨著仇恨犯罪在德國持續攀升,執法機關處理種族主義暴力的方式已證明有許多積弊,這些缺點必須被解決」

 

「德國聯邦和各州當局需要建立全面性的風險評估策略,以防止對庇護所的攻擊。評估認定遭攻擊風險最高的庇護所,急需更進一步的警察保護。」

 

雖然德國大眾是歐洲中最歡迎難民的,2015一整年每週仍上演多達6次反難民抗議。很多尋求庇護者和難民或是他們的朋友或熟人遭到攻擊,他們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現在生活在恐懼中,不再感到安全。

 

Ciwan B.,一名逃離敘利亞的庫德族人,在2015年9月於德勒斯登遭受攻擊。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在我被攻擊後,我所有的朋友都感到害怕。我逃離敘利亞的戰爭,我不需要在德國面對緊張的局勢。我只是想要工作…過個好生活,就像我在戰前所擁有的。」

 

阻止制度性的種族主義

 

在大約一百萬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於去年抵達德國之前,德國當局無法有效地偵查、起訴和判決種族主義犯罪,早已引發長期關切。

 

許多缺點是被拙劣的調查凸顯出來的,那是調查在2000至2007年之間,由極右翼團體國家社會主義地下組織(National Socialist Underground)所犯下一連串的殺人事件。

 

在調查八名土耳其裔、一名希臘裔和一名德國警察的謀殺案時,警方屢次未能辨別也未能追查指向攻擊背後種族主義動機的線索,而受害者的親屬則說感到被警方加害。

 

Yvonne Boulgarides,鎖匠Theodorus Boulgarides的妻子告訴國際特赦組織:「這些年來,他們從來沒有把我們當受害者對待。」鎖匠於2005年6月15日,在他慕尼黑的店舖被國家社會主義地下組織襲擊者殺害。「我們總是被警察或是政客當成嫌疑犯,好像我們隱藏什麼東西似的。沒有人詢問過我們的意見或聽我們說。」

 

因為對國家社會主義地下組織調查的失敗而產生出一連串的建議,並由德國執法機關執行。然而,他們沒有解決迫切的問題,這是關於制度性的種族主義是否導致執法機關持續未能認真地辨識、記錄和調查潛在的種族主義罪行。

 

2013年九月於貝恩堡火車站,土耳其人Abdurrahman在他的卡巴串燒店打烊時,遭到一群九個人的攻擊,受到危及生命的傷害。

 

根據他、他的合夥人和一位朋友目擊此攻擊的說法,事發現場的警察把攻擊中使用的重要證物-一個空氣泵,還給了攻擊者。到了法庭上,種族主義的動機並沒有完全納入考量,而且缺乏證據幫忙加強了這群人的說法,也就是他們的行動一部分出於自衛。

 

這些失敗的調查,有一些是因為德國對於政治動機犯罪的分類和資料收集的複雜系統導致的,包括仇恨犯罪。

 

這個系統,有意或是無意地,為種族主義犯罪的分類和認定設置了一個高門檻。任何刑事罪行由被害人或其他人認定是出於種族動機的,警方都應該要把這些罪行列為仇恨犯罪。

 

「有很多因素指向德國執法機構內部有制度性種族主義的存在。這是一個需要被問的問題,而且它也需要被回答:要真正改善執法機關如何處理種族主義犯罪,前提是那些機構準備好檢視他們自己的態度和先入為主的假設。」

 

Marco Perolini 說:「這不是自滿的時刻,相反的是,執法機構要對著鏡子仔細、充分地檢討改進。我們亟需一個完全獨立的公開調查,重新檢討國家社會主義地下組織謀殺案的調查,並證明制度性種族主義的影響所及,可能導致執法機構普遍無法有效處理種族犯罪。」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