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難民日】曾經是難民的他,如今在希臘海灘上救起自己的家人

Ghias Aljundi(圖左,黃衣者)明顯地鬆了一口氣,他終於在18年後於希臘列斯伏斯島和家人團聚,那時是2015年12月。© Private

 

世界難民日這天,我們和Ghias Aljindi聊聊,他在18年前從敘利亞逃到英國。他也是上千名志工之一,志願幫助去年抵達希臘的難民。但他從沒想到有一天居然會從一艘橡皮艇上將自己的家人救起。

 

當我搭上飛機準備出發至希臘列斯伏斯島時,我完全沒想過我的家人也會乘橡皮艇抵達那座島。這100%是巧合。

 

12月的那天,天氣十分晴朗,明亮卻又凍人。我突然有一種非常詭異的感覺,而那對我來說是十分艱難的時刻,我從來不想要它發生在我身上。

 

沒有人想要離開敘利亞。我們來自坐落在地中海海岸旁的美麗城市,叫做塔爾圖斯(Tartus)。但我因為我的新聞工作和人權工作,遭到囚禁與酷刑將近4年。因此我在1999年逃到英國。

 

我的兄弟Safi直到去年仍在塔爾圖斯經營一家手機販賣店,但有人朝店面開槍,情況實在太危險無法待下去了。我的姪子Mazin則是想逃離強制兵役。

 

所以他們在幾天內就逃往黎巴嫩,再從黎巴嫩逃往土耳其。

 

接著他們聽到消息,他們必須付錢給某人,好帶他們到列斯伏斯島。我用盡全力阻止這趟危險的海上旅程,我已經準備好一筆錢要借給他們,讓他們待在土耳其。但他們做出不同的選擇,而我理所當然地必須提供幫助。

 

所以我告訴他們不要在夜間出發,因為若出事,夜間更可能溺水。我告訴他們要穿雨衣和在腳上套上塑膠袋,因為大部分的救生衣是假的。

 

然後記得不要尖叫,因為那會嚇到孩子。

 

援救行動結束後,Ghias才發覺這名小女孩就是他3歲的姪女Sirin。© Private

 

17年後重聚

 

我很清楚他們會從哪裡上岸因為他們透過WhatsApp分享位置。這趟起於土耳其海岸的旅程大概50分鐘,當我等待的時候,我感覺自己身在別處,像被困在一顆泡泡裡。

 

我用背滑下山坡,到海浪將我兄弟的船拍上岸的地方。那裏非常難登陸,我的手佈滿了荊棘和鮮血。

 

我唯一認得的人只有Safi,即使我們已經18年沒有見面。我的嫂子Nina正在哭,她以為她失去了腹中的孩子,因為人們在慌亂中上岸時踩過她的肚子。我的一名醫生同事為她檢查之後,發現了心跳聲。我抓起許多孩子,包括我的3歲姪女Sirin,我當時根本沒認出她,一直到之後我才知道。

 

我們去官方營區Moria註冊,但那裏十分忙碌,人們睡在營區外,又十分寒冷。我必須想辦法租到其他地方安頓我的家人—難民不被允許待在旅館裡,也不准搭計程車。一名希臘男人提供我的家人一張床渡過那一晚。

 

我帶他們去吃晚餐,然後回去值夜班,仍驚魂未定,整晚都在將人們從船上救下。

 

我的家人旅行至德國,並全數取得居留權。他們之後會上語言學校,並等待幼稚園的入學名額。當地人對他們十分好,這樣正面的態度真是太美好了。我的嫂子告訴我:「我現在感覺像個人了。」而她已經產下一名健康的男寶寶。

 

Ghias(圖中)與他的家人,他的家人經歷從土耳其到列斯伏斯島危機四伏的渡海旅程,18年分離後終於團聚。© Private

 

身為難民最艱難的事

 

身為一名難民最困難的事就是人們不想要你,好像你是來奪走他們的財富。但人們不是為了工作而來的。

 

有一次我救起一個6天大冷得發抖的嬰兒,我問她非常年輕的母親為什麼她一個人過來。「一架飛機轟炸我們,很多人都死了。」她說:「所以我帶著我的孩子搭船,如此一來我還有可能活。」她的丈夫在她懷孕三個月時失蹤了,她的親戚都遭到殺害,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她是我的典範。她現在在瑞典,仍然住在難民營哩,但她和寶寶十分安全。每一次我問她過得還好嗎,她回答:「很好。至少沒有集束炸彈。」

 

許多人告訴我,如果敘利亞停火,他們不會在歐洲多待一天。然而逃亡是唯一存活下去的方法。

 

感受歡迎改變一切

 

如今希臘的狀況已經比當初我的家人登陸時惡劣許多。三月時,Moria變成封閉式的難民中心,因為歐盟與土耳其之間達成一項新的協議,這項協議威脅將人們(從歐洲)送回土耳其。

 

人們被困在希臘內陸,生活環境惡劣而且幾乎沒有任何援助。當我最近在雅典當志工時,我看一個3天大的嬰兒,從醫院被送回酷熱的帳篷裡。那是真正的絕望。

 

志工們與行動者們在這場危機讓一切有所改變。90%的志工與行動者自行負擔開銷。我從來不害怕,而且我從來沒見過一名具攻擊性的難民。他們都知道我們是來幫助他們的。

當人們受到歡迎時,就會感覺到希望—這對他們來說比什麼都需要。人們需要感受穩定,感到他們不是在打擾其他人。這還給了他們人性與尊嚴。

 

這也是為何像安置這樣解決辦法如此重要。我們無法冒著風險,將人們和孩子交給施虐的人口販子,搭著極端危險的船到來,也沒辦法看著他們時數年來被困在像肯亞或是巴基斯坦的地方。

 

對這些人來說,能夠安全地旅行,並合法進入一個會保護他們的國家,代表給予他們的孩子未來。做為父母,你不會希望孩子生於混亂之中—你希望他們能夠上學,有著安全和穩定的生活。

 

保護不是給難民的禮物:這是人權。在世界難民日的這天,我們需要告訴我們的政府攜手合作,尋找解決辦法,現在就要做到。

 

採取行動

為難民權利發聲—參與連署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