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邊境人生

世界各地成千上萬人跨越國界 ,試圖逃離戰爭和貧困 ,賭上一切只為了換得新生活 。這些人被貼上各式標籤:難民、尋求庇護者、移民。誰能呈現這些人的真實處境?為什麼?為了更了解這些問題,我們訪問以下3人:紀錄澳洲「離岸 」難民拘留中心的攝影家、在美墨邊境的紀錄片導演,和以色列參與國際特赦組織的行動者。

 

「看到這些人身穿中東或非洲傳統服飾,走在遙遠的太平洋小島上,感覺有點詭異。我在諾魯伊瓦(Ewa)超級市場旁的野餐區見到費德美(Fetemeh,她正在等回難民營的巴士,我們試著透過 Google翻譯聊天。」費德美是少數得到臨時簽證離開諾魯拘留所的人。

 

透視真相─澳洲

 

「澳洲媒體經常報導尋求庇護者,但很少有照片,我希望讓這些人的存在被看見,其他人才能了解他們經歷的苦難。」─紀錄太平洋區域的人權影像攝影師,維拉德索欽 (Vlad Sokhin ) 

2013年7月以後,沒有任何乘船抵達澳洲的人申請庇護獲准。相反地,澳洲政府已將超過2,000人關進兩座拘留所,分別位於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馬努斯島和太平洋小國諾魯。

 

這兩座拘留所一直被刻意掩護,直到2013年國際特赦組織揭發馬努斯島上艱苦、 羞辱的生活。2014年2月當地發生暴力事件,造成一名尋求庇護者死亡、150人受傷,3月份我們再度探訪時,情況仍未解除。

 

2014年4月我們申請進入諾魯遭拒,當時當地的虐囚情況剛被報導出來,那裡關著許多婦女和兒童,最小的只有4歲。

 

我們仍在持續施壓澳洲政府,要求關閉離岸拘留所。2014年11月我們向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表示關切,該委員會後來對澳洲拘押移民的政策表示譴責,成為國際頭條新聞。

 

透過24小時的網路宣傳,我們的「秘密與人生(Streets and lives)」行動已讓 75 萬澳洲人了解,政府耗費上百萬稅金侵犯人權,還不讓人民知道真相。我們的支持者已寄出兩萬封信,要求澳洲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關閉諾魯和馬努斯拘留所。 

 

是時候了,我們應該尋找不同的解決方案,並且揭露真相。

 

「帳篷裡熱得無法忍受,400人共用 8 間廁所, 有時沒水可喝。我想澳洲人是故意讓我們住在這種環境,好讓我們放出消息,告訴大家千萬不要非法進入澳洲,來了就是下地獄。」─木塔巴・胡珊(Mujtaba Hussein),諾魯難民營居民

 

 

木塔巴・胡珊今年21歲,來自鄰近阿富汗邊界的巴基斯坦村莊布爾克(Burke),他是什葉派穆斯林,因為塔利班四處屠殺而逃出來。他曾被關在諾魯拘留所10個月,現在諾魯當地公司雇用他裝填貨櫃,他仍渴望取得澳洲難民身分。

 

 

透視真相─以色列

 

作者:艾迪・卓里艾弗拉罕(Adi Drori-Avraham),國際特赦組織以色列難民議題倡議專員

 

「以色列政府說我們是間諜。 但我們會告訴你一個不一樣的故事。」─伊德瑞斯,蘇丹達佛難民

 

伊德瑞斯來自蘇丹達佛,在以色列政府眼中他是個「間諜 」,這個名詞被用來指稱以色列境內近47,000名非洲難民和尋求庇護者,他們大多來自厄立垂亞和蘇丹。

 

根據以色列反間諜法,尋求庇護者可被逕行拘押並無限期關押。

 

「間諜」沒有明確的法律地位,只有一紙公文,證明你已經從監獄有條件獲釋。接著你可能無法就醫,也沒有社會福利。

 

如果你是來自厄利垂亞或蘇丹的單身男人,還隨時可能被關進霍洛特,一所靠近埃及邊界沙漠中的拘留所。

 

已有逾2,000名尋求庇護者被關在那裡,此舉已明顯違反國際法。

 

但伊德瑞斯根本不是「間諜」,他是一名尋求庇護者、行動者和難民權利的積極倡議者,也是國際特赦組織在以色列的合作夥伴之一。

 

透過我們提供的人權課程,他們學習到知識、技能和語言,讓他們了解自己享有的權利,為自己發聲。

 

「國際特赦組織以色列分會教我們基本的人權知識,我們以前從來不知道這些。」來自達佛的塔吉說。

 

課程參與者可以繼續參加進階培訓,了解政策議題、如何架設網站、紀錄他們遭逮捕和種族歧視的經驗,以及拍攝短片表達他們的故事和觀點。

 

許多人還加入每週一次的「聯合行動(Activism United)」,由以色列人、厄利垂亞 人和蘇丹人共同規劃倡議行動的聚會。

 

這是一個長期、強調雙向交流的聚會,所有成員都可以參加。因為有伊德瑞斯和塔吉這樣的行動者參與,幫助國際特赦組織永遠站在第一線,對抗當地的嚴酷現實,他們讓我們瞭解每天所面對的危險和困難,我們則學習怎樣和他們並肩促進現狀改變。

 

被關在霍洛特拘留所的尋求庇護者,以色列內蓋夫(Negev)沙漠,2014年6月20日世界難民日。

 

 

透視真相─美國

 

電影導演馬克・西爾佛(Marc Silver)以新片《 誰是達雅尼・克里斯托?(Who Is Dayani Cristal?)》贏得國際特赦組織英國分會的最佳紀錄片獎。本文中他告訴我們為何想告訴大家一個帶著神秘刺青死在亞利桑那沙漠的移民的故事。

 

我記得當時看到一張照片,一名邊界巡邏警察提著一顆骷髏頭,站在荒涼無垠的索諾拉沙漠(位於美國亞利桑那州,近墨西哥邊境)。我心想藉著追蹤調查一具無名枯骨,正好可以用一種詩意而迷幻的方式,探討移民如何遭受非人待遇。

 

我自問:「從荒漠中的枯骨你能看到一個怎樣的世界?」人們為何遠離家鄉,踏進世界上最危險的旅程?為何他們最後來到這個荒涼角落孤獨死去?過去10年在這片沙漠被發現的2,000具屍體中,還有700具查不出身份。大多數移民身上沒帶任何證件,得花大量時間與精力才能把他們的遺體交還家屬。 我們計劃追蹤這個過程,從沙漠發現的某具遺體,經過法醫鑑識,直到被送回家鄉入土安葬,我們還想找一個家庭和社區,分享他們的故事和感受。

 

「美國投資幾十億蓋那些沒有生命的〔邊界〕圍牆。為何不把錢花在有血、有肉的人身上?」─戴爾佛安東尼歐(Delver Antonio Sandres Turcios),片中沙漠男屍尤翰之兄

 

2013年一具不知名的移民骨骸在圖森市附近的索諾拉沙漠中被發現,距離亞利桑那州與墨西哥的邊界不遠。

 

誰是達雅尼・克里斯托?

 

一位牧場主人趕牛走過乾涸河床時,發現這具帶著「達雅尼・克里斯托(Dayani Cristal)」刺青的屍體。我回播錄影帶時注意到這塊刺青,於是問我自己:「誰是達雅尼・克里斯托?」

 

比起其他人,這個男人的遺體很快就找到了身份,宏都拉斯政府也積極協助找尋他的家人,他們知道這個故事雖然屬於他們的親人,卻也反映出全世界無數移民的共同處境。

 

我希望說出一個貼近美國本土,但主題很普遍的故事。關於生命與死亡、愛情與承諾,關於為自己和家人追求更美好的將來的故事。這些事,人人都能感同身受。

 

「美國政府當局算計著,只要能阻止移民湧入加州和德州,其他人就不會冒生命危險橫越亞利桑那的偏遠地帶,但他們顯然估計錯誤。」─布魯斯・安德森(Bruce Anderson)醫師/亞利桑那州法醫辦公室法醫人類學家

引自《誰是達雅尼・克里斯托?》

 

裱框照片中的人是尤翰・桑德瑞斯馬汀尼茲(Yohan Sandres-Martinez),他就是那位身上帶著「達雅尼・ 克里斯托」刺青的人。他死在距離圖森市只有 20 分鐘車程的亞利桑那沙漠,去世後留下妻子肯尼雅(Kenia Yadina Cruz Rivas) 和3名子女。

 

瞭解更多:Who is Dayani Cristal?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