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大規模非法遣返敘利亞難民凸顯歐盟—土耳其協議的危險性

 

「歐盟不但沒有對土耳其施壓,令其加強保護敘利亞難民,反而鼓勵他們反其道而行。」─John Dalhuisen,國際特赦組織歐洲與中亞區域主任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表示,大量難民被土耳其遣返回飽經戰亂蹂躪的敘利亞,凸顯土耳其與歐盟本月稍早簽訂之難民協議所造成的危機。

 

國際特赦組織於土耳其南部邊境省份進行的最新研究顯示,從1月中旬開始,土耳其政府幾乎每天圍捕並驅逐數百名以上的敘利亞人返回敘利亞,其中包括男性、女性與兒童。上週三天裡,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搜集到許多證據,顯示難民從Hatay省遭大規模遣返,證實這樣的行為在該地區已是個公開的秘密。
 

所有強迫遣返難民回到敘利亞的行為,已經違背土耳其法律、歐盟法律以及國際法。

 

國際特赦組織歐洲與中亞區域主任John Dalhuisen表示:「歐盟領袖迅速封鎖邊境,蓄意忽視一項最簡單的事實:土耳其對於敘利亞難民來說並非安全的國家,且日漸危險。」

 

「我們紀錄到敘利亞難民遭到大規模遣返,這件事實越發凸顯歐盟-土耳其協議的致命性。只有鐵石心腸以及漠視國際法的人才會任由這項協議執行。」

 

以土耳其能提供安全庇護為由,歐盟-土耳其協議為遣返鋪路,讓抵達希臘半島的敘利亞難民即刻被送回土耳其。歐盟官員表示希望能在4月4日星期一開始實施這項協議。

 

歐盟想進一步討好土耳其的殷勤,使協議在生效前就已經導致災難性的連鎖效應,讓土耳其國內針對敘利亞難民的政策更形嚴苛。

 

John Dalhuisen表示:「歐盟不但沒有對土耳其施壓,令其加強保護敘利亞難民,反而鼓勵他們反其道而行。」

 

「土耳其很有可能已經在過去7到9週內遣返了數千名敘利亞難民。如果協議照計畫進行,那些被歐盟送回土耳其的難民,也有極大風險會遭到同樣的命運。」
 

 

被遣返的兒童一名懷孕婦女

 

國際特赦組織揭露的其中一個案例中,3名稚齡兒童在沒有雙親的陪伴之下被遣返回敘利亞;另一個案例則是一名懷有8個月身孕的婦女被遣返。

 

John Dalhuisen表示:「遣返之不人道與其規模十分驚人,土耳其應立即停止執行。」

 

許多難民似乎是因尚未登記而被遣返,但國際特赦組織證明有些已登記的難民同樣遭到遣返,因為他們被逮捕時沒有隨身攜帶證明文件。

 

 

敘利亞難民登記遭拒

 

國際特赦組織近期的研究也顯示,土耳其在南方邊境省份減少受理敘利亞難民的登記申請。

 

要獲得基本社會福利,登記是必要的。國際特赦組織在Gaziantep和一名婦女的兒子見面,她亟需緊急手術以保性命,然而卻被拒絕登記,因此也無法動手術。她最終在別處登記並獲得必要的治療。

 

「在目睹歐洲打造一個距難民於外的堡壘之後,我們看到土耳其正在複製這個模式,建造自己的堡壘。」─John Dalhuisen,國際特赦組織歐洲與中亞區域主任

 

根據其他在土耳其邊境Hatay省的敘利亞難民,有些嘗試登記的人在申請過程中被拘留,然後和沒有證明文件的難民一起被送回敘利亞。

 

國際特赦組織曾訪問一個住在Hatay省的未登記敘利亞難民家庭,由於害怕被遣返回敘利亞,他們寧可待在公寓裡而不嘗試申請登記。

 

目前大約200,000名流離失所的人們住在離土耳其邊境20公里內的區域。根據人道救援團體以及難民營的居民,邊境難民營的生活條件極其惡劣,缺乏乾淨的水或是衛生設備。一名難民營居民報告,綁架勒贖也是他們所面臨的危險之一。
 

 

更嚴苛的邊境管制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土耳其與敘利亞邊境兩側的敘利亞人,他們表示邊境安檢增加以及缺乏任何正規方法跨越兩國國境,迫使人們落入人蛇集團手中,為了進入土耳其,他們索價至少每人1,000美金。

 

土耳其政府日趨嚴格的邊境管制,徹底改變從前他們應對敘利亞五年危機的政策。以往擁有護照的敘利亞人得以合法跨越邊境大門,而其他佔大多數的非法進入者,也得以在入境後向土耳其政府登記。

 

John Dalhuisen表示:「近幾個月來,土耳其向搭乘飛機抵達土耳其的敘利亞人要求簽證,封鎖與敘利亞接鄰的陸地邊境,只允許需要緊急醫療照護的人通過,並射擊那些嘗試非法跨越國境的人。」

 

「現在土耳其正鼓吹在敘利亞境內建立一個禁止出境的安全區域,很明顯地這將導致一個結果:在目睹歐洲打造一個距難民於外的堡壘之後,我們看到土耳其正在複製這個模式,建造自己的堡壘。」

 

 

證據與證詞

 

敘利亞家庭中的孩子被迫遣返敘利亞

 

一個24人大家庭共同住在一個位於Hatay省Antakya市的單臥室公寓中。他們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大約在2016年2月20日他們有5個家庭成員被遣返敘利亞。

 

30歲的M.Z.自2015年初抵達土耳其後已經登記。然而他20歲的弟弟M.A.、他們11歲的侄子以及分別為10歲與9歲的兩名姪女,大約在兩個月前來到土耳其時卻無法登記,他們被告知這是行不通的,而那些嘗試登記的人得冒著被遣返的風險。

 

有一天正當兩兄弟帶著侄子和姪女到公園玩耍,他們被警察攔下並要求出示身份證明文件。警察將他們5人通通帶至附近的警察局。

 

M.Z另一個住在Antakya市的兄弟Z.Z.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得知他們被拘留後,他帶著M.Z.的登記卡至警察局,但是警察拒絕釋放這5人之中的任何一名。

 

M.Z.從敘利亞打電話告訴國際特赦組織,被拘留數小時後,他們5人被帶上公車載往橫跨Hatay省的 Cilvegözü / Bab al-Hawa邊境。

 

M.Z. 說他們不是唯一的被遣送的人。那裡一共有七輛巴士,每輛巴士上有大約30人,大部分以家庭為單位,總共多達210名敘利亞難民。M.Z.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兩輛警車一路護送巴士,而他的巴士上有一名武裝了突擊步槍的土耳其士兵看守。

 

M.Z.的兄弟一路跟隨巴士來到Bab al-Hawa邊境,但被禁止與他的親戚交談。當巴士大約凌晨三點抵達邊境,他們被轉交給敘利亞的Ahrar al Sham反政府武裝團體。在敘利亞邊境,M.Z.告訴一名士兵他沒有錢照顧這三個小孩,這名士兵便開車把他們載到敘利亞Idlib省的Atma難民營。

 

M.Z.不知道公車上其他人的遭遇。他描述了Atma難民營惡劣的生活條件,沒有自來水、衛生設備以及足夠的食物配給。

 

M.Z.說孩子們得了皮膚病,而他的侄子自從住進Atma難民營就有視力方面的問題。

 

他們仍能打電話與在土耳其Anrakya市的家人聯絡。孩子們的母親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一直在哭,哭得當他們講話時我甚至無法理解他們在說什麼。」

 

救援團體2015年12月的報告顯示,將近58,000人住在Atma難民營中。M.Z.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上個月中他嘗試數次想重返土耳其。

 

M.Z.在Antakya市的家人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人蛇集團索價每人1,000美金跨越邊境,但M.Z.說他身上只有大約500敘利亞鎊,只不過比2美金多一點。

 

家族其他成員包括小孩大部分皆未註冊,他們待在Antakya市的公寓裡,擔憂自己也會被遣返回敘利亞。他們仰賴已註冊的家庭成員帶回生活必需品。

 

 

男子的兄弟他有身孕妻子被遣返敘利亞

 

這對兄弟表示在2016年3月3日左右,他們駕駛兩輛車與他們的兄弟夫婦一起旅行,並在同一天於Hatay省Yayladağı鎮附近跨越了土耳其-敘利亞邊境。在離邊境大約三公里的地方,土耳其邊境守衛攔下他們兄弟K.A.和他的妻子B.Q.的車子。K.A.打電話給在另一輛車上的兄弟,並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這兩名男子向國際特赦組織解釋,他們的兄弟和弟媳被廂型車載到橫跨Hatay省的Cilvegözü / Bab al-Hawa邊境,然後被遣返回敘利亞。同時另有7輛廂型車和他們同行,上面也載滿了其他敘利亞難民。據稱每輛廂型車約載14人,也就是總共有112名敘利亞難民被遣返。他們的兄弟和他已有9個月身孕的妻子目前住在土耳其邊境外的Atma難民營。

 

 

一名男子他的母親亟需緊急手術

 

一名敘利亞男子說他的母親在Gaziantep不被允許登記,儘管她需要接受緊急手術,而這個手術卻必須在登記後才能進行。

 

醫生告訴他若不盡快動手術,每一天過去他母親的性命都將愈入險境。因此儘管以許多醫療檢驗結果佐證他母親情況危急,在Gaziantep嘗試兩個星期後,最後他們放棄在這裡登記,並說服當局改將她登記在60公里外的Kilis市。隨後他母親終於獲得她所需的免費醫療照護。

 

 

一名敘利亞男子在Azaz遭非法遣返 

 

一名男子跟隨一個約有60人的團體,在2016年2月20日試圖非法越界進入土耳其。他說他們被土耳其邊境守衛逮捕,並拘留在Hatay省Reyhanli鎮附近的軍營中。

 

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自己被拘留了4個小時,而營房裡的其他人包括婦女及兒童,甚至被拘留長達24個小時。他說邊境守衛並未提供任何食物或飲水,也沒有廁所可以使用。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