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及利亞】兩年後再探奇博克綁架事件:不忘所有博科聖地的受害者

作者: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

 

奇博克(Chibok)綁架事件至今已過去兩年

永誌那些失蹤、死亡以及流離失所的人們

 

2014年9月,博科聖地(Boko Haram)發動襲擊的當時,一名19歲女子(以下我將以Aisha稱呼她)在奈及利亞東北部一座小村莊慶祝朋友的婚禮。那些戰士殺死新郎和許多男性賓客,並且綁架了Aisha和其他女性,包括她的姊妹及新娘。

 

她們被帶到阿達馬瓦州(Adamawa)內,位於Gulak的一座博科聖地集中營。還有其他約100名被綁架的女孩住在這裡。遭到監禁的3個月中,Aisha一再遭到強暴,有時加害者甚至一次多達六名戰士。她被教導如何使用槍枝、引爆炸彈和襲擊村莊。她被派發「任務」,有一次甚至奉命攻擊她自己的村莊。她表示自己沒有殺過任何人,但有些女人和女孩告訴她,她們曾經殺過人。

 

像Aisha這樣的故事令人不忍卒睹。自從超過200名女學生在奈及利亞Borno州Chibok鎮的一間中學遭綁架,這只是兩年來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得知的眾多悲慘故事中的一篇。她們的命運成為全世界的頭條新聞。但不幸地,這些至今仍下落不明的女孩,僅僅佔博科聖地近幾年來綁架人質中的一小部分。

 

數以千計的女人與女孩遭武裝團體綁架。男人與男孩亦在槍口威脅下被帶走,遭到有計畫地處刑,或被迫加入戰士行列。

 

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發現,遭綁架的女孩們直接被帶往博科聖地位於偏遠社區的營地,或是臨時中繼的難民營。從那裡博科聖地再將她們轉移到位於城鎮和村莊的據點,並灌輸她們該開始準備結婚的想法。這些遭到綁架的女人和女孩所受的痛苦令人超乎想像,有些人不僅被迫嫁給博科聖地的戰士,有些更被迫成為戰士的一份子。

 

過去幾年來,由奈及利亞、查德、喀麥隆、貝寧和尼日組成的聯合部隊在對抗博科聖地上頗有成效,帶給奈及利亞人民一線希望,雖然有些人也擔憂這些部隊恐會侵犯人權。此外,自從2015年布哈里(Buhari)當選總統,國際社會的支持更有助於奈及利亞保護住在東北方地區的人民。

 

奈及利亞政府必須尋回遭綁架的人們,而布哈里總統應不遺餘力,窮盡所有合法手段保護人民免於博科聖地攻擊。但同時他必須保證,不會再像過去軍方對抗博科聖地時,一再犯下法外謀殺及侵害人權。當局亦必須盡快確保人道救援能到達需要協助的人們手中,尤其是超過一百萬名被迫逃離家園的民眾。

 

奈及利亞東北方的衝突導致宗教間的緊張局勢,布哈里政府因此必須迅速採取行動,防止某些穆斯林與基督徒社群對彼此的疑慮與不信任感持續延燒,尤其是在博科聖地肆虐的地區。

 

衝突後的和解過程中,對於戰爭罪行及違反人道罪行執行徹底、公正、獨立的調查非常重要。

 

到目前為止,奈及利亞政府尚未採取適當措施,調查衝突雙方所犯下的罪行。這是Buhari總統需迫切處理的另一項挑戰。他承諾:「政府將調查人權侵害事件,包括奈及利亞軍方所為的侵害。」奈及利亞人民與全世界正期盼這會盡快轉化為具體行動。

 

但假如已展開初步調查的國際刑事法院裁定,奈及利亞沒有能力或意願調查這些罪行或將嫌犯起訴,國際刑事法院可能會決定接手進行全面調查。

 

政府需保證會從亂葬崗中挖出屍體、受害者及目擊者有機會提出證據、加害者會被繩之以法,這些事至關重要。唯有如此,一直以來糾纏奈及利亞的免責慣例才能被破除。

 

遭到綁架兩年後,奇博克女孩象徵著所有生活遭博科聖地摧殘的無辜人民。她們仍有望在未來與家人團聚。

 

Aisha最終回到家了。2015年1月深夜,她一路穿越灌木叢逃走。監禁期間她目睹超過50人遭博科聖地殺害,其中甚至包含她的姊妹。他們被埋在挖得很淺的墳裡,腐爛屍體的氣味在空氣中揮之不去。

 

Aisha走了三天,直到她抵達一個村莊。在那裡她被收留兩天,換下衣服,被資助500奈拉(合美金約2.5元)。接著她再次出發,又走了5天才抵達家門,這才得知,她的父親在她們姊妹倆遭綁架不久後便過世了。當地醫生將他的死因歸咎於高血壓引起的冠狀動脈血栓症。其他人則認為根本不需要這些醫學術語解釋—Aisha的父親是因失去女兒心碎而死。

 

 

 

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為國際特赦組織現任國際秘書長。

本文首次刊登於紐約時報,並獲得轉載許可。

 

閱讀更多:

http://newint.org/blog/2016/04/13/chibok-two-years-on-remembering-boko-haram-victims/#sthash.sy6lyHgD.dpuf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