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正義歷史性的一刻

作者:國際特赦組織區域媒體編輯Stefan Simanowitz(@StefSimanowitz)

 

就像等待巴士一樣,等待一項具有里程碑性質的國際司法判決似乎得等上幾十年,但只要一發生,便一次來四件。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過去兩星期對國際司法來說均是非凡的進展。

 

一週前的3月24日,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CTY)判決卡拉迪奇(Radovan Karadžić有罪,罪名為曾於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戰爭期間,進行種族滅絕等犯罪行為,包括涉及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屠殺超過7,000名波士尼亞男性。


當這條消息可能席捲各媒體頭條的同時,同樣位於海牙的另一座司法地標,國際刑事法院(ICC)早已展開一連串的行動。

 

3月21 日國際刑事法院判決本巴(Jean-Pierre Bemba Gombo 有罪,罪名為於2002至2003年利用實質領導的軍隊於中非共和國犯下諸多刑事罪。本巴曾任剛果民主共和國副總統,但這些是在他領導叛軍時犯下的罪行。

 

國際刑事法院不僅首次將強制性交認定為戰爭罪和違反人道罪。並以為起訴依據;國際刑事法院更是首度根據國際刑事法,將強暴男性視作性暴力。此外,這是國際刑事法院首次基於上級責任作出判決,亦即戰爭領袖可能需要為其指揮之行動承擔刑事責任。超過5,000名受害者參與了本巴的審判,參與人數遠高於國際刑事法院審理過任何案件。

 

國際刑事法院接著在3月23號裁決,認為證據充分,將聖主反抗軍(Lord’s Resistance Army)前任領袖翁格文(Dominic Ongwen)交付審判。預審分庭確認了全部70項戰爭罪與違反人道罪的指控,這些罪行內容為其2002至2005年,在烏干達犯下的種種罪行,包括謀殺、強制性交、性奴隸、徵召並利用童兵。翁格文將會是國際刑事法下首位因強迫懷孕受審者,亦為第一個遭國際刑事法院以強迫婚姻起訴者。

 

這起案件亦十分具突破性。本身為童兵出身的翁格文同時是受害者和加害者。此外,儘管烏干達頻繁地批評國際刑事法院,2015年仍協助將翁格文移送海地,而非在國內審判。

 

翁格文案裁決後隔天,國際刑事法院亦確認將以「意圖攻擊宗教與歷史遺址的戰爭罪」 起訴馬利共和國的聖戰士馬蒂( Ahmad Al Faqi Al-Mahdi),其據稱為武裝組織Ansar Eddine的領袖。Ansar Eddine從事的圖阿雷格(Tuareg)運動與伊斯蘭馬格里布蓋達組織有關。Ahmad Al Faqi Al-Mahdi表示,他將認罪,承認2012年攻擊清真寺與通布圖(Timbuktu)陵墓的指控,這是國際刑事法院首次以毀壞文化地標為由起訴個人。

 

這些案件都在同一週聽審,看起來可能像是單純巧合,但它仍釋出「犯下或准許暴行的下令者終將為此負責」的強烈訊息。這些人也許可以逃亡—有些時候逃了數十年,卡拉迪奇甚至以假身份示人—但國際刑事法院明確展現了「不能讓他們躲藏一輩子」 的決心。

 

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判處卡拉迪奇40年有期徒刑,一些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戰爭的受害者對此判決並不滿意。戰爭已過去二十年,數以千計的人仍不知下落,況且大多數的加害者並未接受司法審判。上週的判決對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而言,雖然是重要的里程碑,以它的職權盡力了。國際刑事法院則是因為法院逮捕令完全仰賴個別國家執行,法院本身亦面臨逐漸加重的財政與政治挑戰。

 

鑑於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院司法審判的時限與空間限制,為確保能以國際法替犯罪受害人伸張正義,國際刑事法院預計成為常設法庭。可惜的是,近幾年年對國際法庭的抨擊日趨強烈,肯亞與南非最近都宣告可能脫離國際刑事法院,而非洲聯盟也承認正在考慮退出國際刑事法院,取消會員國身分。

 

然而,為受害人伸張正義比任何事都重要。在此情況下,我們必須正視國際法庭作為尋求司法正義途徑的重要性。目前為止,超過10,000名受害者曾參與國際刑事法院訴訟,他們來自阿富汗、哥倫比亞、利比亞、墨西哥、巴勒斯坦、敘利亞、蘇丹、南蘇丹和烏克蘭。共39人遭國際刑事法院起訴,包括烏干達反抗軍領袖康尼(Joseph Kony、蘇丹總統巴席爾( Omar al-Bashir與象牙海岸前總統巴波(Laurent Gbagbo)。

 

儘管國際法與其執行手段未臻完善,他們仍是目前世界上維持最佳的機制,確保我們的世界挑戰有罪免責,確保種族滅絕、戰爭罪和違反人道罪被究責,並為受害者伸張正義。這些近期的進步證明了國際法與機制的確能發揮效能。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