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達】揭露世界盃足球賽工人剝削虐待

「現在足球界的領袖應該站出來,否則相關單位都將因移工一事染上污點,不管是全球知名足球隊,譬如拜仁慕尼黑和巴黎聖日耳曼(PSG),亦或是主要贊助商,如愛迪達和可口可樂。」——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

 

國際特赦組織今天發出一份新報告,指出建造杜哈2022年世界足球賽哈里發國際體育場的移工受到系統性虐待,有些人遭到強迫勞動。

 

「對球員和球迷們而言,世界盃足球場是集結諸多夢想的地方。而對那些跟我們談話的工人們而言,它卻更像是個活生生的惡夢。」——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

 

研究報告《優美競賽的醜陋面:卡達2022世界盃足球場剝削》強力抨擊國際足球總會(FIFA),指該組織對於移工駭人聽聞的待遇,驚人地無動於衷。接下來兩年,為世界盃工地工作的人將高達現在的十倍,將近三萬六千人。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表示:「虐待剝削移工是足球世界良心上的一抹污點。對球員和球迷們而言,世界盃足球場是集結諸多夢想的地方。而對那些跟我們談話的工人們而言,它卻更像是個活生生的惡夢。」

 

「儘管之前有五年的承諾,但國際足球總會(FIFA)幾乎完全失敗,無法阻止世界盃建立在侵犯踐踏人權之上。

 

嚴重虐待:包括強迫勞動

 

這份報告是關於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132名參與哈里發體育場重建的建築移工。哈里發體育場將為錦標賽完工的一個體育場,2022世界盃也將在此舉行。國際特赦組織另外訪問了99名移工,他們主要負責是美化圍繞在Aspire區體育場館的綠色空間。今年冬天,拜仁慕尼黑、艾佛頓巴黎聖日耳曼足球等隊都會在Aspire區體育場館訓練。

 

每一名被國際特赦組織受訪的園丁和建築工人多少都曾受虐或遭受不人道的遭遇,包括:

  • 住處極度骯髒和狹小
  • 於家鄉支付約台幣15千元至13萬元不等的昂貴仲介費後,才能赴卡達工作,
  • 薪資上或工作種類上受騙(所有的受訪者,除了六位外,在入境後,都面臨薪水低於原本承諾的,有時少掉一半),
  • 好幾個月沒有拿到薪水,以致承受巨大的財務和情緒壓力,加上移工原本已有龐大債務,
  • 雇主沒有提供或是沒有更新居留證,使移工像是潛逃似的面臨被拘留和驅逐出境的風險
  • 雇主扣押移工的護照,以及沒有提供出境許可證,使他們無法離開卡達
  • 因為申訴自身處境而受到雇主威脅

 

國際特赦組織發現,一家外勞仲介公司會用威脅的方式讓移工就範工作,如扣留薪水、移送警方或禁止移工離開卡達。根據國際法,這等同強迫勞動。

 

2015年二月到五月,在卡達接受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移工們,大多來自孟加拉、印度、和尼泊爾。當研究人員在2016年二月返回卡達,得知有一些移工已經被安置在比較好的住處,公司歸還護照,但是沒有處理其他受虐的問題。

 

「移工們負債纏身,生活於沙漠中極度骯髒的營地,領微薄的薪水,移工的命運和將在運動場踢球的頂級聯賽足球員形成強烈對比。」——薩里爾・謝蒂

 

薩里爾・謝蒂表示:「移工們負債纏身,生活於沙漠中極度骯髒的營地,領微薄的薪水,移工的命運和將在運動場踢球的頂級聯賽足球員形成強烈對比。工人所需要的是應有的權利:按時給薪、當需要的時候可以離開卡達,和有尊嚴、尊重的對待。」

 

卡達的贊助制度威脅工人,生活於恐懼之中

 

卡達的「卡法拉」贊助制度,指移工若無雇主(或是贊助者的)的批准,不得換工作或離境,這些威脅的重點都是要使移工工作。2015年尾,卡達宣布了一項備受吹捧的贊助制度的改革,但這項改革對雇主和移工的權力關係並不會起任何作用。

 

一些尼泊爾移工告訴國際特赦組織,2015年四月的尼泊爾地震造成上千人死亡,百萬人流離失所,甚至在發生這項國難後,他們仍不被准許回去見他們摯愛的親友。

 

「我在這裡的生活像是在坐牢。工作很艱難,我們在熾熱的太陽底下工作好幾個小時。」——Deepak(一位在卡達工作的移工)

 

Nabeel(為保護受訪者身份,名字已更改),一位來自印度的工人在哈里發體育場做金屬類的整修工作,他申訴表示自己已經數月沒拿到薪水,只收到雇主的威脅:

 

「他朝著我叫罵,說如果我再抱怨,我就別想離開卡達。從此以後,我就小心的不再抱怨我的薪水和其它事。當然,如果可以的話,我會換工作或是離開卡達。」

 

Deepak(為保護受訪者身份,名字已更改),一位來自尼泊爾做金屬工作的工人說:「我在這裡的生活像是在坐牢。工作很艱難,我們在熾熱的太陽底下工作好幾個小時。在抵達卡達後不久,我第一次抱怨我的處境,經理就對我說如果你(要)抱怨,可以,可是是會有後果的。如果你想要待在卡達,就得閉嘴和持續工作。」

 

未能落實世界盃的福利標準

 

負責卡達2022年世足賽所有體育場建設的最高委員會Supreme Committee for Delivery & Legacy,於2014年公布工人的福利標準。委員會要求為世界盃工程工作的公司都要為工人執行比卡達法律更好的標準。

 

薩里爾・謝蒂說:「這個最高委員會已有顯示出對工人權利的責任感,而它的福利標準也具有潛力去幫忙工人。但是去執行這些標準是艱難的。在卡達政府的冷漠和國際足球總會漠不關心的態度下,要世界盃在沒有虐待移工的情況下登台亮相幾乎是不可能的。」

 

該是國際足球總會和贊助商施壓的時候了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主要的世界盃贊助商,如愛迪達、可口可樂和麥當勞,對國際足球總會(FIFA)施加壓力,要求國際足球總會處理剝削哈里發體育場工人一事,並告知在其他世界盃工程中要如何防止更進一步的虐待。國際足球總會應該要催促卡達,在世界盃施工達到顛峰的2017年中前,公布全面性的改革計畫。

 

重要步驟包括移除雇主的權力,使外勞可以更換工作或離開卡達,適當的調查工人的情況,以及對施虐的公司處以更嚴格的懲罰。國際足球總會本身應該執行並公開發表定期勞工狀況的獨立調查。

 

在卡達政府的冷漠和國際足球總會漠不關心的態度下,要世界盃在沒有虐待移工的情況下登台亮相幾乎不可能。」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

 

薩里爾・謝蒂表示:「主辦世界盃會幫助卡達推銷它自己成為,對一些世界上最大的足球俱樂部來說是菁英的終點 。但是世紀足球不能對體育館和其他設施的工人受虐之事閉一隻眼,這些體育館和設施將來均供比賽使用。」

 

「如果國際足球總會新的領導者認真看待改革,便無法允許這項全球盛事的足球場是建立在剝削與虐待移工之上。」

 

世足的重心在場館設施

 

哈里發體育場Aspire區體育場館的一部份,一些世界最大的足球隊已開始使用Aspire學院培訓的 Aspetar 醫療人員及設備等。   

 

 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表示:「一些世界知名的足球員可能已在這些場地訓練,而場地是由一群被剝削的移工建造及維持的。」

 

「現在足球界的領袖應該站出來,否則相關單位都將因移工一事染上污點,不管是全球知名足球隊,譬如拜仁慕尼黑和巴黎聖日耳曼(PSG),亦或是主要贊助商,如愛迪達和可口可樂。」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