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與北非】阿拉伯之春:五年回顧(下)

 

「阿拉伯之春」後:各國介紹

 

突尼西亞

唯一一個制定新憲法而相對「成功」的國家,一些過去的犯行受到法律制裁,但人權仍受到威脅,且亟需改革。

 

埃及

和平示威者、批評政府者與許多其他人仍身陷囹圄。虐待與其他不當手段仍普遍。數百人被判處死刑,數萬人因上街抗議或涉嫌反對政府而坐牢。

 

巴林

政府當局正以非必要的武力,逮捕及監禁抗議者與政治立場相左的意見領袖,並折磨囚犯,使異議者噤聲。

 

利比亞

在這個嚴重分裂的國家仍存在許多武裝衝突。各方皆犯下戰爭罪與嚴重的人權侵犯

 

敘利亞

該地區爆發最為血腥的武裝衝突,以回應Bashar al-Assad政府殘暴鎮壓大規模抗爭的行為。兇殘的罪行廣為肆虐,半數的人民流離失所。

 

葉門

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盟軍胡賽武裝組織在這發動的空襲與砲擊,已殺害超過2,500名平民。有些攻擊已相當於戰爭罪。

 

葉門一所學校被沙烏地阿拉伯盟軍發射的飛彈擊中 © Amnesty International

 

突尼西亞民眾於2014年10月慶祝首次的總統大選© FADEL SENNA/AFP/Getty Images

 

阿拉伯之春:關鍵數字

  • 2011年起,超過12百萬名敘利亞人民被迫離開他們的家園。
  • 2011318日,50因在葉門薩納抗議而死,數百名受傷。
  • 2011年,在埃及的「125日革命」,6,000民眾因埃及安全部隊與協助施暴的「暴徒」而受傷。

阿拉伯之春後的埃及:七個關鍵事實

  1. 當「125日革命」在2011年爆發時,埃及安全部隊包括鎮暴警察、警方狙擊手、便衣國家安全人員與替Hosni Mubarak支持者工作的「暴民」,以暴力的手段做出回應。在18天的抗議過程中,至少840名抗議者被殺害,超過6,000受傷
  2. 20137月,軍方支持推翻埃及民選總統Mohamed Morsi,在其接掌政府一年後。 軍方對異議人士發動了嚴厲的壓迫,包括Morsi的支持者和穆斯林兄弟會——一個於2011年及2012年曾當選為埃及總統和議會的政治社會團體。此壓迫在20145月當選為總統的將軍Abdel Fattah al-Sisi政權下,持續發生。
  3. 根據埃及政府的說法,2013814日於Rabaa al-Adawiya廣場與其他地區的抗議行動中約1,000人遭到殺害。但許多人相信死亡人數遠高於政府的數據。當局仍未針對2013年起安全部隊所造成的數以百計死亡事情做出足夠的調查。
  4. 數以千計的Morsi支持者、穆斯林兄弟會成員與其他政府異議人士在擁擠與惡劣的環境下遭監禁。數百人則被判處無期徒刑,包括前總統Morsi。或者於大規模不公正審判後面臨長期監禁。
  5. 當局持續地鎮壓言論自由和與和平集會的權利。他們逮捕和監禁記者和網路上異議人士,和騷擾人權團體。
  6. 新的壓制性法律已經訂立,包括有效地禁止抗議的立法。同時新的反恐法賦予了總統在緊急情況下能「採取必要措施,確保公共秩序和安全」的權力。也能對報導與官方聲明不同的記者採取高額罰款。
  7. 暴力事件在全國展開。在201510月,俄羅斯客機爆炸在西奈半島爆炸,超過200人死亡;許多人認為,該班機是遭炸彈擊落。開羅的檢察官和北西奈半島的法官於武裝組織聲稱的攻擊中遭殺害,威脅司法機構的獨立性。

[總統al-Sisi]讚揚這個國家的青年,但事實上很多青年正在監獄裡受苦。——Mahmoud Hussein的兄弟,他在未遭任何指控的情況下於監獄監禁超過700

埃及人在後穆巴拉克下台後,於開羅的Tahrir廣場慶祝,2011年2月12日©PEDRO UGARTE/法新社/Getty圖片社

 

一位男孩在Tahrir廣場上唱歌,於穆巴拉克下台後,2011年2月© Chris Hondros/Getty 圖片社

 

埃及人於2013814日在抗議活動後,哀悼一具因鎮壓死亡的屍體©MAHMOUD KHALED/法新社/Getty圖片社

 

埃及於「125日革命」後:關鍵數據

  • 根據「安全人員」,超過22,00020137月與20147月中因異議遭到壓迫。
  • 183民眾因在20152月於開羅的政治暴力事件而遭判終身監禁。

「我們在革命期間唯一實踐的是我們的個人和集體自由。這種自由現在正在恐怖主義的名義下被摧毀。」——政治活動者,突尼斯,201512

  • 超過11,800人在2015一月及十月間因可能與恐怖主義有關而遭逮捕。

聚焦突尼西亞:好消息

 

2011年苿莉花革命起義至今,眾人多視突尼西亞為「阿拉伯之春」抗爭活動僅有的成功案例,突尼西亞也做了許多大動作來支持人權。

 

突尼西亞施行了新憲法來保障許多基本人權,比如言論集會自由、和禁止酷刑(禁止刑求)。突尼西亞也選任了新國會和新總統,倡議組織和非政府組織如雨後春筍紛紛成立。

 

前官員因涉及暴力鎮壓抗議活動,有的已被審判並關起來了。此外,真相與正義調查委員會也成立了,其意旨為追究前任政權的違法行徑。

 

及壞消息

 

即便情勢進展頗佳,政局依舊不穩。殺人攻擊事件之後,雖然自稱「伊斯蘭國」武裝團體坦承犯案,無數民眾仍舊被逮捕。眾人擔憂當局正在濫用緊急命令。

 

20157月,突尼西亞政府通過嚴峻的反恐怖主義法,這表示人民在沒被起訴、無律師或外界協助之情形下,政府得拘留人民15天,這無異置人民於酷刑的危險中

「人們目睹數月來歡欣鼓舞的改革措施可惜無法長久維繫。」——Lina Ben Mhenni,突尼西亞部落客

再者,保安軍隊幾乎沒被改革到,他們依然對民眾施以酷刑,抗議期間仍然過當使用武力。只有寥寥幾人為此付出代價。

 

言論自由亦面臨威嚇。當局處決批評政府的人,特別是強烈抨擊保安軍隊的人士。人權倡議者、律師、記者因大膽直言而面臨日益嚴厲的指責聲浪。

 

苿莉花革命起初的樂觀期待正在迅速消退,舉國皆然。突尼西亞不得以對付恐怖主義為由,藉機打壓基本人權。

 

法院外抗議,政府官員和保安人員被控殺害132名抗議人士,2012年6月,突尼西亞. © FETHI BELAID/AFP/Getty Images 

 

2014年10月突尼西亞第一任總統選舉投票© FETHI BELAID/AFP/Getty Images

 

遊客遇到殺人攻擊後,地面殘留的血跡,事發地點:突尼西亞巴多博物館,於20153© FADEL SENNA/AFP/Getty Images

 

「阿拉伯之春」過後的突尼西亞:關鍵數據

 

  • 53人——苿莉花起義期間涉嫌暴力對付抗議者,而遭受審判的前任政府官員、警察、與相關人員之總人數。
  • 350萬人——2014年國會大選投票人數
  • 至少138人——201511(20151210)武裝團體攻擊事件之後,遭到自宅監禁的人數。

 

「在一個連表達個人信念都會被判重刑、然後被抓去關的國家,還談什麼民主呢?」——突尼西亞部落客Lina Ben Mhenni曾親身遭遇要脅恐嚇。

 
 
Warning!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
Get Firefox
Get Chrome
Get Op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