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當起訴遭監禁維權律師的時間逼近,北京是否有勇氣逆轉一切?

【社論】作者: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倪偉平(William Nee)

 

在北京,時間正一分一秒的逼近,未來幾天 ,中國共產黨的高層領導人們必須決定是否要釋放或是正式逮捕14名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自2015年7月,中國政府開始一波史無前例的鎮壓,將維權律師與相關人士不公平地祕密囚禁。

 

此14名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以「指定居住居所監視」的方式遭到秘密拘留,這種方式允許中國警方在正式司法拘留系統外拘留刑事嫌犯,最長可達6個月。

 

即將到來的6個月期限是中國司法正義的重要時刻,中國政府可以承認錯誤並無條件釋放14名人權捍衛者,或是繼續將法律當作武器,消滅那些被視為麻煩製造者的聲音沉默。

 

這項決定仍然是政治上的考量,而這項決定也將透露出中國司法系統的現況。

 

若無條件釋放這14名人權捍衛者,表示中國政府準備緩解對法律界攻擊的程度,但在一個極少承認錯誤的政治文化中,這將成為一項重大的決定,但這是唯一的選擇,除此之外的決定都會讓中國政府宣稱的「依法治國」成為空談。

 

目前為止,中國政府對付這些維權律師跟維權運動者的主要論點是因為他們的工作對「社會秩序」造成威脅。在最極端的情況下,這14名人權捍衛者可能被控危害國家安全並面臨最高15年的有期徒刑。

 

國家媒體報導宣稱這家在北京的鋒銳律師事務所為「重大犯罪團伙」,包括王宇律師在內,共6名員工目前均遭到秘密囚禁。

 

使用法律捍衛中國公民的人權並不是犯罪,維權律師、維權人士及上訪民眾努力針對中國警方過度使用武力開槍使人致死、強迫驅離、宗教自由及捍衛民眾而聚集,緬懷1989年天安門事件受難者的權利,基於以上種種理由向中國政府施壓。

 

他們的工作只會強化中國的司法系統,但中國政府持續迫害這些人權捍衛者只會損害司法系統。

 

如果中國政府持續追擊並將這些維權律師及維權運動者的遊行及網路活動認定為擾亂社會秩序,那麼一主要的問題仍繼續存在:中國將不會遵從國際人權法規及標準。

 

首先,國際法保障人們有參加和平集會遊行以及在社群網絡上分享觀點的權利。參加和平集會遊行是《世界人權宣言(UDHR)》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中所賦予的權利,且中國已經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並反覆表示批准的意願。

 

其次,《世界人權宣言》第19條載明:「人人有權享受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也同樣支持表達意見的自由,任何限縮此自由的措施都必須用嚴格的標準來檢視條件。

 

第三點,此次鎮壓行動違反國際法中律師的角色,律師不應該因為執行符合專業職責、標準及倫理的工作而遭到起訴或制裁。

 

中國當局針對這些律師展開刑事調查,某部分原因是因為這些律師接觸一些「敏感案件」—用來委婉稱呼是一些中國政府不喜歡的案子的詞彙。

 

最後,這些律師要是僅僅因為捍衛人權而被中國政府依「危害國家安全罪」來起訴,那就真的十分荒唐。政府濫用國家安全來當作他們可笑的合法性爭論及保障他們在政治醜聞中屹立不搖的煙霧彈。

 

人權律師們並不會對中國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他們只是揭發政府錯誤及對人權的侵害,尤其是那些國際法及標準所賦予的權利。

 

危害習近平自己的改革?

 

習近平主席上任後,顯著地致力推廣「依法治國」,他甚至表示,一件判決錯誤的案子會摧毀由99件正確判斷案子所建立起來的正面形象。

 

然而,迫害維權律師的事件讓這個形象幾乎大大受損,如果一件誤判的案子會損害由99件正確處理案子建立起來的正面形象,那麼迫害一群中國法律界重要人士,必定會重挫中國在國際間的形象。然而中國政府仍然選擇漠視這些案子的正當程序,只因為他們認為這些案子「敏感」,且為此感到滿意。

 

接下來的幾天,這14名律師的命運是中國司法系統的試金石,且將會對中國司法發展具有深遠的影響。但問題是:「中國政府是否有足夠的智慧跟勇氣去逆轉結果,並開始慢慢培養人們對中國司法系統的信心?」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