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一場敘利亞學生的墨西哥之旅

 

作者:國際特赦組織記者Josefina Salomon 2016年1月6日寫於墨西哥

 

Adrián Meléndez是一名35歲的人道主義工作者,當他2013年第一次踏入伊拉克的難民營時,他以為自己抵達了通往地獄之門。

 

殊不知還有更糟糕的景象等著他。

 

接下來一年內,從敘利亞湧出大批逃離血腥戰亂的男人、婦女和孩子,數量之多令土耳其、黎巴嫩與約旦都達到收容人數的臨界點。無計可施之下,數以千計的難民以生命作為賭注,試圖橫越地中海抵達歐洲,展開一段艱險的旅程。

 

當墨西哥新聞台重複播送著地中海的慘狀和上百具浮屍的照片,Adrián知道自己必須有所行動,於是他靈機一動。

 

Adrián說:「我在難民營中碰到許多充滿潛力的人,令我印象深刻,在那裡有天份又受過教育的年輕人無所事事、沒有工作,只能等著生命流逝。」

 

「我在難民營中碰到許多充滿潛力的人,令我印象深刻,在那裡有天份又受過教育的年輕人無所事事、沒有工作,只能等著生命流逝。」—人道主義工作者Adrián Meléndez

 

「我當時想,我必須做點什麼,而相較之下為他們安排學生簽證與獎助學金是比較簡單的做法。」

 

Adrián的許多朋友都認為他瘋了,儘管立意崇高,這個想法卻難以實現。

 

但18個月後,他終於排除萬難成功做到了。

 

Universidad Panamericana(汎美大學)是一所私立大學,位於古色古香的城鎮Aguacalientes,距離墨西哥城搭公車需時6小時。27歲的敘利亞人Essa Hassan正坐在汎美大學偌大的花園裡,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

 

透過Adrián的努力以及他所創辦的「Habesha計畫」,Essa Hassa是30個學生中第一個抵達墨西哥的。Habesha是非洲之角地區的一個古代詞彙,形容消除不同部落之間的差異以及慶祝統一。

 

Adrián解釋:「這個計畫的目的是給年輕人完成學業的機會,過去的經驗顯示,對於受戰爭影響的地區來說,資助其逃難人民的教育是日後重建社會非常重要的元素。」

 

 

「這個計畫的目的是給年輕人完成學業的機會,過去的經驗顯示,對於受戰爭影響的地區來說,資助其逃難人民的教育是日後重建社會非常重要的元素。」—人道主義工作者Adrián Meléndez

 

Essa笑著說明接下來他會花一年的時間上密集的入門課程以及學習西班牙文,再來修習社會學與人類學等等不同領域。

 

Essa為了逃離在Assad政權下強制徵召入伍的命運,2012年三月離開了敘利亞東北方的城鎮Marzaf。

 

Essa告訴我:「對我而言,離開是唯一的選擇。我試圖繼續完成大學學業以拖延入伍的時間,但沒有找到合適的碩士學位。當時我並沒有明確的計畫,當務之急是離開並想辦法存活,那裡是一團混亂。」

 

他僅帶著450元美金和幾本最愛的書就離開了。當時以為為期不長的旅程,至今已經過了三年半。他越過敘利亞與土耳其的邊界,並在幾個月後動身前往黎巴嫩,因為他曾受過教育又年輕,得以在國際人道組織裡找到一份工作。

 

Essa說:「當我抵達時當地大約有2,000位難民,不到兩年後,我工作的地區難民人數已經增加到100,000名。當地一片混亂,孩子們沒有教育資源、沒有醫療照顧、沒有足夠的食物。」

隨著逃到黎巴嫩的難民人數暴增,對敍利亞人而言,生存無異是雪上加霜。難民營的情況很嚴峻,食物不夠全部的人吃,能提供的教育極度有限。Essa求學若渴,他看到在黎巴嫩不會有未來,那時,他正好遇到Adrián。Adrián看出這個年輕人大有前程,便著手辦理Essa的案子,申請學生簽證能讓他出逃到墨西哥。

 

Adrián說:「剛開始,我以為要拿到全部的文件需要6個月。我認為情勢如此明朗,辦簽證不難,結果卻是條漫漫長路。有時,情況如此艱難,我們認為讓Essa來墨西哥是不可能了,即便如此,我仍然不死心。他一心仰仗著我,我怎能辜負他的期望。」

 

Adrián不肯放棄,他開始不棄不撓的四處替Essa宣傳、到每個政治人物家門口敲門、尋求名人站台、舉辦宣傳活動以獲得大眾對此計畫的支持。

 

但Essa的時間一分一秒地消逝。

 

Essa說:「我的錢快花光了,方法也用盡了。到了11月,我的希望全部落空,我只知道我絕不回去敍利亞。」

 

歷盡艱辛,終於出現一絲曙光,他們的努力沒有白費。墨西哥當局同意核發簽證Essa,給他的人生一次機會。

 

拉丁美洲對難民危機的反應

 

截至目前為止,Essa是墨西哥政府唯一核發學生簽證的敍利亞人,即便墨西哥尚未正式同意安頓難民,許多人將其視為好的開頭。

 

此舉引發巴西、阿根廷、和烏拉圭紛紛跟進,提供入境許可予一些敍利亞難民。當前,超過400萬敍利亞難民散佈土耳其、黎巴嫩、約旦、伊朗、和埃及,他們生活在擁擠的難民營、非正式的帳篷區、和郊外。

 

Essa說,目前墨西哥的生活他適應的很好。

 

雖然他到墨西哥才幾個月,他己經會用西班牙語點餐、在市區內移動、和結交新朋友。

 

Essa還不知道是否會定居墨西哥,不過歷經三年的顛沛流離,至少現在他能能暫時喘口氣。

 

「我想繼續就學,繼續為自己的未來做準備。」─Essa Hassan

受此次成功的鼓舞, Adrián又努力地想讓精心挑選的其餘29名學生來到墨西哥,這是計畫的一部份。

 

「此計畫最大核心是要凸顯,任何人都能幫上忙。自Essa抵達墨西哥,我們收到厄瓜多爾與哥斯大黎加的人說也想效仿的消息,看來計畫成功大有希望。」

 

※此報導原本刊登於Newsweek網站
http://nwnoticias.com/#!/noticias/el-increible-viaje-de-un-estudiante-sirio-a-mex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