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寫信馬拉松】尋人啟事-在敘利亞失蹤,我的姊姊拉妮婭

 

某個料峭的春晨,住在敘利亞大馬士革某棟公寓的拉妮婭(Rania Alabbasi)抱著襁褓中的小女兒拉漾(Layan)走下樓,她的5個孩子也跟在後頭。他們一家子上了一輛車,然而車子開走後,卻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們。

 
立刻加入2015寫信馬拉松,參與連署或寫明信片要求敘利亞當局釋放拉妮婭及6名孩子,或者給她公平審判的機會。
 
圖為拉妮婭(Rania Alabbasi)
 
以下,拉妮婭的妹妹娜拉(Naila)述說他們的故事。
 
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會發現事情不對勁,是因為當時一直聯繫不上拉妮婭。我打姊姊家裡的電話和手機打了好幾天都無人接聽。
 
我後來得知3月9日那天,保安部隊到我姊姊家,未表明原因就逮捕了姊夫阿卜杜勒拉赫曼(Abdulrahman)。
 
他們隔天再度出現,這回將姊姊家洗劫一空,拿走了家中的珠寶、手機和孩子們的平板電腦,還沒收了全家人的護照和所有文件。
 
他們接著逮捕了拉妮婭及其6個孩子,並且在離開的時候,拿掉該棟公寓的所有監視器,以湮滅證據。
 
此為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兩年前,拉妮婭全家人在這個城市遭國安部隊劫持。
 
她以為不會出事
 
2011年爆發內戰時,拉妮婭還不願意離開。我們家族裡的其他成員當時都在沙烏地阿拉伯工作,所以我們要她一起過來,但是她說:「這個社會需要我,我也想讓我的孩子在敘利亞長大,在這裡完成學業。」
 
拉妮婭從沒想過有天會遭到拘留,畢竟他們全家人都沒參與過示威運動等政治運動。
 
聰穎又有愛心的姊姊拉妮婭一向是我的模範。她是一位有為的牙醫師,對鄰居和病患很好,同時也受到他們的愛戴,她幫了其中許多人做過免費治療,因為他們付不起醫療費用。我是她幫忙帶大的,而她總是會鼓勵我精進學業。現在,我夜夜輾轉難眠,腦中僅想著一件事:她還好嗎?
 
希望與恐懼交雜
 
兩年半以來,他們音訊全無,只知道有人據稱在大馬士革附近的國安部門拘留所見過拉尼婭,但盡是不可信的非官方消息。我因為焦慮過度而難以入眠,腦中總想著她的孩子們此時此刻是否餓著肚子?他們是否害怕地又哭又叫?他們究竟是生是死?
 
我的母親幫忙帶過拉妮婭的孩子,這名身兼母職的外婆夜夜以淚洗面。
 
那6個孩子根本沒做錯事,照理說,他們應該要去上學。拉妮婭和姊夫很疼愛他們,16歲的蒂瑪(Dima)害羞又愛看書,15歲的恩提薩(Entisar)膽大又精力充沛,13歲的納珈(Najah)善良又好學,還有10歲的阿菈(Alaa)、8歲的阿瑪德(Ahmad)和4歲的小女嬰拉漾。
 
                     
      蒂瑪(Dima)         恩提薩(Entisar)         納珈(Najah)          阿菈(Alaa)       
 
     
阿瑪德(Ahmad)          4歲的小女嬰
 
(他們在2013年3月被國安人員送出房門後,就消失無蹤)
 
拉妮婭和姊夫非常注重孩子的教育,孩子們不僅學了英文,還學了其他語言,他們也和一般的孩子一樣,喜歡閱讀、玩電腦、唱歌、演戲、畫畫和去公園玩。
 
他們的人生根本不該遭到破壞。
 
 
敘利亞失蹤事件簡介
 

 

         1.  敘利亞何時開始出現失蹤事件?

 
這種稱作「強迫失蹤」的事件在敘利亞已有多年歷史,可說是阿薩德家族統治國家的一大手段。但是自2011年敘利亞危機開始之後,遭受強迫失蹤的人數急遽上升。
 
2.  這影響了多少人?
 
2011年起,上千名公民在拘留期間遭受敘利亞國安人員殺害,並有上萬人被強迫失蹤。
 
3.  拘留所的環境如何?
 
大批受拘留的人民擠在又小又髒的空間裡。那裡並未提供足夠的食物或水,有名被拘留者曾透露,其他同牢房的人由於太需要水,只好直接飲用馬桶的水。如此的殘忍例子多得無可數計。
 
立刻加入2015寫信馬拉松,參與連署或寫明信片要求敘利亞當局釋放拉妮婭及6名孩子,或者給她公平審判的機會。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