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極端的嚴苛的反人工流產法徒增恐懼氛圍,並使女性醫療照護品質低落


智利國會為修法而展開的激烈辯論,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智利嚴苛的反人工流產法視女性如次等公民,並使她們的生命與健康備受威脅。

 

 

「智利離譜的人工流產禁令在醫療專家之間製造一種恐懼氣氛,使他們面對個案時,第一個想法是向警方呈報有墮胎嫌疑的婦女或女孩,而不是給予她們保命所需的治療。這項禁令也創造出兩種層次的醫療體系,女性在其中僅被視為裝小孩的容器。」

────國際特赦組織美洲經濟、社會與文化權研究員Fernanda Doz Costa

 

 

「智利最終必須脫離這個Pinochet獨裁時期留下的嚴苛禁令。證據清楚顯示,完全禁止人工流產無法阻止流產發生,只會迫使女性與女孩冒著失去生命的風險『走後門』尋求危險的手術,特別是那些缺乏資源的人。目前討論中的這項法案也許會是邁向改革正途重要的第一步,即使進展仍相當有限。」

 

1989年Augusto Pinochet總統暴政末期通過的反人工流產法規定,即使婦女或女孩的生命及健康受到威脅、即使因性侵而懷孕,人工流產均屬違法。Bachelet總統向國會提出一項法案,針對這項全面禁止人工流產的法令提供例外的情形:當婦女或女孩的生命受威脅時、因性侵而懷孕時,以及胚胎無法存活時,可以進行人工流產手術。

 

人工流產禁令迫使女性尋求不安全的人工流產手術

 

 

根據國民健康部統計,在智利,每年有超過33,000名女性因不安全的人工流產手術導致併發症而送醫,其中超過一成(3,600人)是10到19歲的年輕女孩及青少女。然而,實際數據可能還高出許多。

 

 

智利法務部的報告中提到,光是2014年就有174件自願人工流產的司法調查案,其中133名女性涉案。

 

國際特赦組織已辨認數十起案例,均為女性為保住生命而尋求人工流產遭拒的案件,她們甚至在需要癌症手術、或胚胎無法存活時都無法得到醫療服務。

 

Tania(化名)是一位31歲的女性,也是3名幼童的母親,在癌症治療期間懷孕。她若繼續懷孕,恐將因停止治療而有生命危險。主治醫師警告她,若進行人工流產手術,他可能就必須將她呈報上去。Tania決定在一間私人診所進行人工流產,該診所以婦科手術的名義登記這項醫療程序。

 

 

「他們從不把我當人、當一個完整的人看待。他們當我是個孵卵器、一個可以把小孩帶到這世界上的人。接著,不管我有沒有養育他們、我是否死去、我們是否飽受飢餓都無所謂。他們把我們當作孵卵器,一台專門繁殖的機器。」

────Tania

 

一名婦產科醫師René Castro描述另一起案例:有一名女性即使知道腹中孩子將在出生的24小時內因先天的致命因素死亡,仍被迫等到孕期結束。

 

「她告訴我,知道她的孩子會在出生後的24小時內死去(這也的確發生了),卻得再等9個月把他生下來,有多痛苦。更糟的是沒有任何人能在情感上支持她,或至少保護她避免受到這件事的衝擊。」Castro醫師說。

 

美洲僅有5國完全禁止人工流產,或缺乏明確合法的例外情形以拯救女性生命,智利是其中之一,其他包括薩爾瓦多、海地、宏都拉斯及尼加拉瓜。曾經完全禁止人工流產的多明尼加共和國,於2014年12月修正刑法,將3種智利正在討論中的那些可以進行流產手術的例外情形納入法律。

 

其他同一區域的國家,包括巴拉圭,有規定當婦女或女孩有生命危險時,適用人工流產入罪化的例外情形,但這經常被醫療專家忽略。

 

全世界的人們於9月28日紀念「國際人工流產除罪化日」。
 

「我們正在努力發聲,與同一地區的其他夥伴攜手,提醒國家人工流產除罪化是一項必須履行的人權責任、一項對婦女及女孩生命與健康權的承諾。」Fernanda Doz Costa說。

 

「將人工流產合法化是承諾給予女性平等待遇的國家須具備的重要條件。事實上,這些死於不安全的人工流產或嚴重感染的婦女及女孩當中,原住民、非洲裔女性,以及那些活在貧困中或是擁有較少機會的人,都極少被關注。」
 

延伸閱讀:

《智利無法保護婦女及女孩:將人工流產入罪化違反人權》(研究報告,2015年6月)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