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強迫失蹤日:世界各地強迫失蹤案件有增無減

 

8月30日為國際強迫失蹤日,國際特赦組織指出,強迫失蹤的情況在世界各地仍然層出不窮。多國政府採取此手段,使批判政府者噤聲,並針對特定團體製造恐懼。

 

目前,國際特赦組織正為了超過500件的強迫失蹤個案積極發起倡議運動,並不斷向政府施壓,要求查明失蹤者的遭遇與下落。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表示:「世界各國政府,從敘利亞、墨西哥、斯里蘭卡到甘比亞,可能都秘密拘留了上百人至上千人。在許多國家,當局甚至不斷侵擾與威脅尋查失蹤家屬的人們。爭取正義之事,絕不停息。」

 

他也表示:「當我們設立國際強迫失蹤日,同時也在支持遭受各國政府強迫失蹤、且非法拘留的受害者及其家屬。在強迫失蹤仍持續發生的國家,我們應對當局加強施壓,促使其杜絕此類可憎的行徑。」

  

強迫失蹤是國家執法人員或代其行事者所犯下的暴行,他們否認涉案,並隱瞞失蹤者的處境與下落,使他們無法受到法律的保障。

 

強迫失蹤常循固定模式:受害者被捕後,大多不曾現身法庭,其「犯罪」或拘留紀錄也大都付之闕如。強迫失蹤者一旦離開大眾視線範圍,即暴露在虐待、酷刑、甚至死亡的極大危險中。

 

今年,國際特赦組織強力要求數十個仍然採用強迫失蹤手段的政府,永不再對其反對者使用此種伎倆。在國際強迫失蹤日這天,國際特赦組織要突顯世界各地的強迫失蹤案例。

 

 

中東和北非 – 敘利亞

 

國際特赦組織的統計資料顯示,2011年至今,敘利亞約有8萬5千名強迫失蹤者。敘利亞人民持續以驚人的速度被迫失蹤。國際特赦組織登記在案的強迫失蹤者不只包括政治反對者、人權捍衛者、人權運動者,甚至包含僅是進入政府控制領土領取國家工資的教師與一般民眾。


2013年3月,Rania Alabbasi和她3至15歲不等的6個孩子被敘利亞當局逮捕,一家人從此杳無音訊。儘管其親屬不斷請求,敘利亞當局對於這一家人的處境、所在、及逮捕原因,仍然一點消息也沒透露。


Rania Alabbasi的手足Naila Alabbasi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暴動發生時,她並不想逃。她認為她和家人很安全,因為他們沒有參加任何政治活動、不屬於任何反對黨、也沒有參加任何示威遊行,所以她認為他們不會有事。」

 

「我們對他們的處境一無所知,所有想找到一點蛛絲馬跡的嘗試都失敗了……我們絕不能忘記Rania和她家人,以及其他受到相同遭遇的被囚者。讓我們一起大聲呼求釋放他們!」

 

8月30日起,願意支持國際特赦組織行動的人,可向敘利亞政府請願,要求停止所有強迫失蹤手段,並准許聯合國官員進入敘利亞執行獨立調查。

 

美洲 – 墨西哥

 

官方數據顯示,自2007年開始,墨西哥有將近2萬5千人失蹤,而將近一半發生於現任總統潘尼亞・涅托(Peña Nieto)政權統治時。

 

2014年9月,墨西哥格瑞羅州(Guerrero)43名阿約欽納帕(Ayotzinapa)鄉村師範學院的學生失蹤後,此議題躍上國際頭條、引發世人關注。

 

這群學生在前往反對政府教育改革的示威活動途中,被伊瓜拉市(Iguala)的警察和持槍者攻擊,其中3名學生遭殺害,而目擊者目睹警察把其他學生帶走。隔天,一名學生Julio César Mondragón遭折磨後的屍體被尋獲,其他42位學生依然生死未卜,家屬的心情相當煎熬。

 

起初,當局聲稱全然不知他們的下落。然而,數月後,當局提出一套說詞,但學生家屬和其代表都表示質疑。

 

雖然世界各地都關注這件事,墨西哥當局仍舊未能切實調查事情的所有面向,軍隊遭指控有共謀之嫌更是令人擔憂。然而,當局仍揭露了地方官員與黑幫組織勾結的情事。

 

墨西哥學生、家庭、及各行各業人民已經勇敢走上街頭,數十萬人呼籲政府採取行動。一位被害學生的朋友Omar告訴國際特赦組織,為求真相、正義、和賠償,他們會不斷抗爭。

 

「政府的回應全然不尊重且麻木不仁。我對於這起事件感到擔憂,但我不害怕。我們絕不放棄正義之爭,」Omar如此說道。

 

國際特赦組織已經籌辦了西班牙文的寫信抗爭運動,力促墨西哥總統徹底調查上千件失蹤案例。

 

亞洲 – 斯里蘭卡

 

於2009年熄火的泰米爾猛虎組織(Tamil Tigers)與軍方衝突,以及安全部隊於1989、1990二年為對抗左翼分子而發起的反叛亂運動,兩者據推測共計造成上萬人失蹤。解決的案件寥寥無幾,且據報膽敢探問受害至親下落的家屬曾遭到公然恐嚇。

 

自1990年起,數起犯行皆由歷屆政府下達指令,主要政治人物及警界與安全部隊高官皆牽涉其中。當局大都漠視外界對於涉案人員應被起訴的建議,當中一些人甚至仍穩座其職位。

 

儘管在和平時期的現在,失蹤事件仍不斷發生。例如,報紙插畫家Prageeth Egnalikoda在2010年總統大選不久前失蹤。

 

他的妻子Sandya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她現在人生主要的奮鬥目標,是看見正義被實現、看見犯罪者被判刑。「我們家的經濟支柱不在了,我們的經濟壓力變得很重。我還得同時扮演父親與母親兩個角色。這是失蹤者家庭的普遍困境。」

 

我們鼓勵不分國內外的斯里蘭卡國民參加詩歌競賽,以記念數十年來的失蹤者,題為「被噤聲的陰影」。欲獲得更多資訊,請寄信至:info.poetry@amnesty.org


歐洲 – 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聯邦

 

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聯邦經過1990年代的動亂後,8千多人依舊下落不明。甚至在20年後,當局仍讓失蹤者家屬失望。《失蹤人員法》規定相關當局應尋查每一名失蹤者的下落,並確實設立基金以支持受害者及其家屬,但當局並未充分履行其責任。

 

「這條法律只是流於紙上作業,沒人遵守,」雪布尼查與澤帕飛地母親運動(Movement of Mothers of the Srebrenica and Žepa enclaves)的副會長Zumra Sehomerovic如此表示。(按:「飛地」意為主權國家孤懸在外的較小領土,與該國主要領土之間被其他國家之領土所隔斷。)

 

「當我們去找相關當局,例如到市政機關登記失蹤人口以取得證明時,他們對我們不屑一顧。」

 

國際特赦組織正呼籲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聯邦內閣主席,確保相關當局尋查戰時被迫失蹤的所有受害者並賠償其家屬。

 

支持此一行動的朋友可在此寫信給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聯邦主席:


非洲 - 甘比亞

 

非洲許多國家的記者皆面臨政府恐嚇和起訴,而其中一個執行高壓統治最嚴重的政權是甘比亞。2004年4月,該國總統葉海亞・賈梅(Yahya Jammeh)呼籲記者順從政府,否則就送他們「下地獄」。

 

2006年7月,非洲聯盟於班竹(Banjul,甘比亞首都)舉行會議前不久,《每日觀察報》記者Ebrima Manneh因企圖重新發布一篇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批評總統賈梅的報導,而遭國家安全警察逮捕,他的同事親眼目睹他被捕。

 

他的父親和記者朋友一再嘗試尋找他,而後甘比亞政府於2007年2月發表官方聲明,否認逮捕他並聲稱不知其下落。2008年,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法院作出裁定,其逮捕與拘留是非法的,且命令甘比亞當局立刻釋放他,並向他支付10萬美元的損害賠償。這項判決尚未被執行。

 

甘比亞政府堅稱已查找過所有監獄,仍然遍尋不著其蹤跡。然而,最近有報導指出他未受指控而被拘留在甘比亞東部的Fatoto警局。國際特赦組織將他視為良心犯,並呼籲政府立即無條件將他釋放。他至今依然下落不明。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