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酷的人工流產法將婦女和女童逼向死亡

 

這則可怕的故事毫無邏輯可言。

 

2012年7月,16歲的Rosaura Almonte(媒體多稱她為"Esperancita")住進一家位於多明尼加共和國首都聖多明哥的醫院。一到那裡,她被診斷出患有白血病,要救回一命就必須進行急救。

 

但問題來了。Esperancita當時懷有7周身孕,而她所需要的化學治療很可能影響腹中胚胎的發育。

 

由於在多明尼加共和國,人工流產違反刑法,即使Esperancita需要接受立即治療,醫生仍花了20天左右時間衡量她的狀況。

 

但事實證明20天實在太久了。2012年8月17日這名少女死於低血容量性休克(hypovolemic shock),成為嚴苛法律下的另一位受害者,這些法律阻礙醫療做出立即的判斷,強調個人意識型態而非人權。

 

這齣悲劇在多明尼加共和國境內掀起激烈的討論。該國總統Danilo Medina在2014年11月批准新的法律,允許遭強制性交、亂倫,胚胎有致命性缺陷或母體有生命危險時,得以合法人工流產。

 

沒有人知道當時如果Esperancita在發現疾病時立即治療,她是否就能存活或是延長生命。然而可以確信的是,沒理由讓一位少女在那20天,當政客、醫生和評論家爭辯自己到底該活還是該死的時候,被迫忍受苦痛、活在不確定與恐懼的煎熬裡。歧視性的法律不僅綁住醫療專業判斷的手腳,也讓拒絕原本Esperancita提受提早治療的權利與心願。

 

儘管改革法律,推行符合人權、保護婦女和女童權益為現行趨勢。有些國家諸如巴拉圭、薩爾瓦多和愛爾蘭,仍維持嚴厲和歧視性的法律,在大部分的情況下仍禁止人工流產。

────國際特赦組織美洲區域主任Erika Guevara-Rosas

 

儘管能更加確保婦女及女童權益的新法律已通過,難保Esperancita的例子不會再出現。自宗教團體質疑Medina總統在法庭上的改革後,多明尼加共和國內的婦女和女童的命運仍懸而未定。該國憲法法庭期望解決這問題並做出決定。重要的是,最終結果符合人權並保護多明尼加共和國境內婦女和女童的尊嚴。

 

這些嚴厲的法律僅僅把女人視作生育的容器,而不是享有基本權利的人,這往往會帶來致命的結果。

────國際特赦組織美洲區域主任Erika Guevara-Rosas

 

儘管改革法律、推行符合人權、保護婦女和女童權益為現行趨勢。有些國家諸如巴拉圭、薩爾瓦多和愛爾蘭,仍維持嚴厲和歧視性的法律,在大部分的情況下禁止人工流產。這些嚴厲的法律僅僅將女人視作生育的容器,而不是享有基本權利的人,這樣的態度會帶來致命的結果。

 

在巴拉圭,遭性侵懷孕的女性被迫生下孩子,這個過程對她們是種煎熬,對身心健康和往後的生活將造成嚴重的傷害。聯合國酷刑專家呼籲巴拉圭修改法律,減輕因遭受性侵懷孕女性的痛苦,讓她們享有人權進行安全且合法的人工流產。

 

一位10歲巴拉圭的女童Mainumby遭繼父性侵後懷孕。這樁泯滅人權的醜聞震驚全國,原因是巴拉圭政府一再無視各方請求:讓懷孕的女童合法人工流產。性暴力的事件一再上演,而女性往往要承受高風險的懷孕。

 

世界衛生組織的分析資料指出,年齡16歲以下的年輕產婦,其死亡風險整整是年齡20幾歲的4倍。年紀輕輕就懷孕或是被迫懷孕的少女,身體與心理方面要承受更大的壓力跟風險。

 

在薩爾瓦多,許多不願懷孕或是悲劇性地無法順利生產的女性遭當局以人工流產罪名被判入獄。

 

但美洲地區並非唯一一個。世界上許多國家的婦女和女童沒有受到完善醫療照顧,其性命及健康如履薄冰,使她們的身心受盡煎熬,甚至是死亡,但是這些是可以避免的。

 

國際特赦組織近期發表了一份關於愛爾蘭反人工流產法的報告,其嚴厲的程度在歐洲高居前幾名。

 

愛爾蘭只允許有生命危險的婦女和女童進行人工流產。其他的情況諸如遭到性侵、亂倫、胚胎有致命缺陷而選擇人工流產的話,將面臨14年以上有期徒刑。

 

2012年,一位住在愛爾蘭的印度籍牙醫Savita Halappanavar死於敗血性休克,原因是醫院在她小產後不願意為她進行人工流產手術。可悲的是,自Savita Halappanavar女士去世後,國際特赦組織採訪的女性們仍面臨到相同的問題。Savita女士的悲劇性的死亡引起國際上譴責,並討論愛爾蘭的人工流產法。這波討論愛爾蘭當局是否應正式准許有生命危險的婦女進行人工流產手術的激烈爭辯仍在進行。

 

現實情況中,即使女性面臨生命危險,繁瑣的申請要件讓她們無法順利墮胎。該法律保障的仍太少,若產婦的生命、健康有危險、懷孕是遭到性侵、亂倫的結果,或胚胎有致命缺陷等狀況下都應該至少要有人工流產的選擇權。

 

一些國家漸漸開始質疑這種不公平的法律,並採取措施促使人流產合法化,以保障婦女和女童的健康權。讓她們有生存的權利,遠離過去殘忍、不人道的對待和其他酷刑。

 ────國際特赦組織美洲區域主任Erika Guevara-Rosas

 

各國許多婦女和女童都成為嚴峻人工流產法案下的犧牲品,受難者的名單過長無法列出。

 

但是還存在著一絲希望。像是多明尼加共和國和許多國家漸漸開始質疑這種不公平的法律,並採取措施促使人工流產合法化,以保障婦女和女童的人權。讓她們有權決定自己的生命,遠離過去殘忍、不人道的酷刑。

 

今年稍早,智利總統Michelle Bachelet在國會推動一個保障合法人工流產的草案。此草案將廢除原本的人工流產禁令,使產婦在面臨生命危險、胚胎有致命缺陷或遭到性侵時,可以合法地選擇人工流產。

 

讓其他仍保有殘忍、歧視性法律的國家跟進。這可能不會是件簡單的事,但是世界承受不起忽視這些事情的代價,當我們在爭辯的同時,許多婦女和女童正在死去或受盡折磨。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