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及利亞】波多社區油污仍待清除

圖為Christian Lekoya Kpandei牧師遭受損害的農田,2011年5月,奈及利亞© Amnesty International

 

撰文/國際特赦組織企業與人權研究員 Mark Dummett

 

在波多(Bodo)附近的河道旁,污染河道的油污清晰可見,油污的氣味也撲鼻而來。此外,漏油事件也破壞了岸邊的紅樹林。然而,令我最震驚的卻是當地的寂靜氛圍。

 

奈及利亞是人口最多的非洲國家,城鎮總是嘈雜又繁忙。但在尼日河三角洲受漏油污染的流域,我卻連半個人影都看不到,沒有人在河流旁釣魚、洗衣、或玩水,只有一片死寂。

 

7年前,這裡發生了兩起嚴重的漏油事故。殼牌石油公司(Shell)的油管破裂,導致數千桶原油外漏。事後,該公司承認,事故原因為油管老舊、危險且維護不周。對於這兩起漏油事故,殼牌公司各花了逾10週的時間修補破裂處,但至今仍尚未開始清理溪流中的油污。

 

但是,一旦遠離遭受污染的溪流,熱鬧且愉悅的聲響便又再次傳入耳裡。波多是個熱鬧的城鎮。學校操場上,許多穿著淺藍色制服的學童在玩樂;也有不少人正在蓋新房子,或修補老房子的屋頂;更有許多年經人騎著嶄新的摩托車穿梭在街道中。

 

波多社區能再次活絡起來,乃殼牌公司在今年初同意支付賠償的成果。在倫敦高等法院歷經3年的訴訟後,殼牌公司於1月同意,將償付5,500萬英鎊給受災社區。社區的每一個居民,包括孩童,均收到60萬奈拉的賠償(相當於2,200英鎊),該筆款項直接匯入居民的銀行帳戶。

 

在此之前,奈及利亞從未有任何城鎮從石油公司拿到如此大筆的賠償。大多受災社區都選擇接受石油公司支付的小額賠償,因為居民深知,漏油案件在奈國的司法體系中很可能會敗訴。波多的居民向英國法院提出控訴,是奈及利亞前所未見的事。波多勝訴的結果,為奈國眾多受污地區帶來希望。


我到波多走了一遭,想看看這筆賠償發揮了什麼作用。Christian Kpandei牧師與國際特赦組織共事多年,以讓世人了解漏油事故帶來的災難性衝擊,他帶我參觀他最近鑽的水井,水井主要用來提供飲水並灌溉魚塭。

Kpandei牧師說:「我第一次聽到勝訴消息時非常開心,因為這段日子以來殼牌公司連一塊奈拉也沒給過社區。不過,勝訴後家家戶戶都有了轉機。」

同時,Patricia Barima Bakel也告訴我,她現在付得起小孩的學費了。而她的丈夫John也能買個新的舷外馬達,讓他的船可以開到不受污染的水域,以便找尋較多的魚群。

 

John Barima Bakel表示:「污染破壞的我們的生計,讓我們沒法捕魚,我們一度覺得自己快要死在紅樹林旁了。但是,我現在很開心。」

 

清理漏油的隱憂


賠償款項中有一半直接付給了各個災民,另一半則撥給整體受災區。波多酋長委員會主席Sylvester Kobara表示,委員會將利用這筆經費創立社區基金會,負擔乾淨飲用水及鋪設新道路的費用,並改善當地的衛生和教育設備。


然而,酋長Kobara在城鎮中心的大廳——委員會解決居民紛爭之地——發表談話時提到,他仍感到挫折,因為污染問題仍未解決。


殼牌公司同意清理漏油造成的污染;同時,由數名政府代表與公民代表組成的委員會也表示,已經雇用國際企業進行油污處理作業。若一切順利,波多地區的油污清理,將成為其他尼日三角洲受污地區的典範。不過, Kobara酋長卻擔心地說:

「我們仍不知道油污處理工程的確切日期。殼牌公司告訴我們,會在去年開始清除油污,但事實上卻什麼事也沒做;而後,他們再次告訴我們今年就會開始清除油污,但至今仍然沒有任何行動,根本是就在開空頭支票。」

 

酋長的質疑不無道理。首先,殼牌公司過了好幾週才開始處理破裂管線。其次,該公司大大低估了漏油量,更一度宣稱漏油對河川帶來的傷害遠低於波多社區所言。尤有甚者,一開始波多居民向公司求償時,殼牌只願意支付區區4000英鎊的賠償。

 

殼牌公司最終將付出的代價會比原先高出好幾倍。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指出,若要清除整個漏油事件受災區Ogoniland地區的污染,得花上30年的時間,且成本高達數十億美元,而波多只不過是Ogoniland地區的一小部分而已。剛當選總統的Muhammadu Buhari將軍,就將清除 Ogoniland地區的油污列為其競選政見之一。

 

與此同時,漏油事故仍持續在各地上演。國際特赦組織最近揭露,僅僅是去年,殼牌公司通報的漏油事故就達204起,而經營規模稍小的義大利石油公司ENI,則造成多達349起的漏油事故。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