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及利亞】遭綁架之婦女、女童被迫加入博科聖地攻擊行動

 © Private

 

在Chibok學校女童綁架案發生一週年後,國際特赦組織表示,自2014年來博科聖地綁架了至少2,000名婦女與女童,其中許多人被迫成為性奴並接受戰鬥訓練。

 

根據近200名目擊者的證詞,其中包括曾與婦女和女童一起遭綁架囚禁、後來逃脫的28人,國際特赦組織完成一份90頁的報告《我們的工作就是殺戮:博科聖地的恐怖統治》,紀錄博科聖地犯下的多項戰爭罪行與反人道罪,包括從2014年至2015年初期間博科聖地橫掃奈及利亞東北部時,至少殺害了5,500位平民。

 

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說明了奈及利亞東北部武裝部隊(即博科聖地)使用的殘忍手段:男人與男童經常被徵召或遭到系統性的處決,年輕女性與女孩遭綁架與囚禁,有些人被性侵、強迫結婚,甚至被迫參與武裝攻擊,有時攻擊的就是自己的家鄉與村莊。

 

「在駭人聽聞的Chibok女童綁架案發生一年後,這份令人震驚的報告所呈現的證據,凸顯了博科聖地肆虐的規模與敗壞。」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說。

 

© Private

「男人與女人、男童與女童、基督徒與穆斯林皆遭博科聖地殺害、綁架與殘害,其恐怖統治已影響數百萬人。近期政府的軍事勝利或許是博科聖地衰落的前兆,但仍需要投入大量工作來保護平民、解決人道危機並展開復原建設。」

這份報告提供了圖像證據,包括新的衛星影像,說明博科聖地肆虐過後的破壞規模。

 

綁架

 

由於「救回女孩們」(#BringBackOurGirls)活動,Chibok的276名女學生綁架案獲得全球關注,但這些失蹤的女學生只佔了博科聖地綁架婦女、女童、年輕男性與男童的一小部分。

 

博科聖地會把綁架來的婦女與女童直接帶往偏遠地區的營地,或是臨時轉運站,例如位在Ngoshe的監獄,並將這些人從轉運站移往城鎮和村莊裡的房舍,向她們灌輸自己版本的伊斯蘭教義為結婚做準備。

 

19歲的愛伊莎(Aisha)告訴國際特赦組織,2014年9月她在朋友的婚禮上被綁架,她的姊姊、新娘與新娘的姊妹也一同遭擄。博科聖地把她們帶到位在Gullak(Adamawa州)的營地,那裡有大約100名被綁架的女孩。

 

一週後,博科聖地強迫新娘與新娘的姊妹嫁給他們的士兵,他們也教愛伊莎、其他婦女及女孩如何戰鬥。

 

「他們經常訓練女孩開槍,我是受射擊訓練的女孩之一。他們也訓練我使用炸彈和攻擊城鎮,」愛伊莎跟國際特赦組織說,「自從我們抵達後,這些訓練持續了三週,之後他們開始派人去執行任務,我就到自己家鄉執行了一項任務。」

 

愛伊莎說在她受俘的三個月期間不斷遭性侵,有時高達6個士兵輪暴她。她也目睹博科聖地殺害超過50人,包括她的姊姊。

「有些人拒絕改變信仰,有些人拒絕學習怎麼殺人,都被埋在樹叢裡的亂葬崗。他們把屍體運走、丟到一個大坑裡,坑不夠深。我沒看到那個坑,但當屍體開始腐壞時,我們常聞到屍臭味。」

 

大屠殺

 

自2014年初,國際特赦組織紀錄了至少300起博科聖地針對平民的突襲與攻擊。

 

當他們攻擊城鎮時,首先他們會系統性地瞄準軍隊或警察,取得武器與彈藥,之後才轉向平民。他們會射殺任何想逃跑的人,圍捕並處決可以戰鬥的適齡男子。

 

2014年12月14日博科聖地佔領了Madagali,20歲的阿邁德(Ahmed)和18歲的艾爾哈吉(Alhaji)當時跟其他男子坐在一起等著被割喉。阿邁德跟國際特赦組織說,即使本能告訴他應該要逃跑,但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們用刀屠宰人們,兩個男人負責殺人…我們全坐在地上等著輪到我們。」

艾爾哈吉只能趁著某個博科聖地劊子手的刀變得太鈍無法再割喉時逃跑。

 

「在輪到我這組之前,他們在我面前殺了27個人。我數著每個人,因為我想知道何時會輪到我。」他說那天在Madagali,至少有100位拒絕加入博科聖地的男子遭到殺害。

 

© STRINGER/AFP/Getty Images.

在2014年8月6日的攻擊,博科聖地在Gwoza殺害了至少600人。

目擊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任何試著逃跑的人都被追捕。「(博科聖地的)機車到周遭地區、每個街角,他們會射殺人,只殺男人。」數千人逃到附近的山上,博科聖地士兵追捕他們,用催淚瓦斯彈迫使人們離開藏身的洞穴,婦女隨後被綁架,男性遭殺害。

 

燒殺劫掠:新衛星影像顯示巴馬(Bama)遭受嚴重破壞

 

國際特赦組織委託取得衛星影像,以便紀錄博科聖地造成的損害規模。

 

巴馬遭攻擊前後的衛星影像已納入報告之中。

這些衛星影像顯示5,900座建築遭受破壞或全毀(這大約是該鎮七成的建設),其中也包括醫院。

奈及利亞於2015年3月奪回巴馬,博科聖地在撤退時蓄意破壞。

 

國際特赦組織訪談數名目擊者,他們說巴馬大街小巷橫屍處處,有些人甚至在建築中被活活燒死。一名婦人表示:「軍隊逼近(巴馬)的軍營,幾乎要攻下這裡了,但他們(軍隊)不久就撤退。那些造反的馬上開始殺人、燒房子。」

 

博科聖地統治下的生活

 

報告也紀錄了博科聖地恐怖統治下的生活情形,每佔領一座城鎮,博科聖地便召集全體居民,宣佈新規定與行動限制,對婦女尤其嚴格。因此,為家裡找食物的責任落到孩子們身上,他們有時也得向博科聖地成員求助,由後者發放劫來的食糧。

 

博科聖地以嚴刑峻法強化統治力量,未參加每日祈禱者當眾施以鞭刑。有位婦人在博科聖地控制的甘博魯( Gamborou)下生活五個月,訪談中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她曾親眼見到婦人因販售孩童衣物而受30下鞭刑,也見過一對戀人因通姦罪被公開處決。

 

一名來自巴馬、因身障而未遭博科聖地徵召的15歲少年,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曾目睹10次石刑:

「他們都在週五用石頭把人砸死,而且他們會把每個小孩都找去,要求他們跟著丟石頭,我也參加了......他們挖個洞把人埋進去,只露出頭,然後一直朝他的頭丟石頭。人死之後他們也不清石堆,就任憑屍體爛掉。」

 

報告也強調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間關係日益緊張,許多接受國際特赦組織訪談的基督徒相信,穆斯林向博科聖地通報他們的行蹤,而且也故意隱瞞博科聖地即將來襲的訊息。

 

這種情形顯然會增加族群間的猜忌,讓他們難以回到以往和諧共處的日子。不過,博科聖地不只摧毀教堂、殺害拒絕改信伊斯蘭的基督徒,對溫和派穆斯林也毫不手軟。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博科聖地停止殺戮平民,並敦促奈及利亞政府盡可能採取一切法律措施,保障平民安全,並恢復東北地區的安定。

國際社會也應持續協助奈及利亞新政府抵抗博科聖地的威脅。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表示:「在近幾年令人灰心的挫敗後,奈及利亞的政權更迭提供了開創安全新局的機會。」

 

「一定要救回被綁架的人,戰爭罪與反人道罪一定要調查,受害者遺體也一定要從集體墳場裡掘出。必須防止進一步的殺戮,而那些犯下滔天罪行的人,也一定要接受審判。」

 

國際刑事法院正對奈及利亞東北地區進行初步調查,國際特赦組織所記錄之博科聖地相關資訊,應該也被列入初步調查的一部分。

 

背景

 

關於奈及利亞安全部隊多次怠忽職守,未能保護平民免於博科聖地之人權暴行,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導已引起諸多關切。到目前為止,深入調查的數量仍不多,也很少起訴博科聖地成員違反國際法的罪行。

 

這次報告一共訪談了377人,其中189人是博科聖地攻擊的受害人或目擊者,22人是地方官員,22人是軍方人士,102名是人權工作者。受訪者含女性、男性、兒童、穆斯林與基督徒,而幾乎每位受訪者都因安全因素要求隱瞞身份,所以報告中每個名字都是化名。

 

為收集證據,國際特赦組織在2014與2015年四度進行實地調查,走訪邁杜古里(Maiduguri)、奈及利亞東北地區難民收容所,以及喀麥隆北部的一座難民營。除此之外,也有許多訪談是從倫敦以電話進行。

 

國際特赦組織亦紀錄了38則博科聖地的綁架案例。在收集到的77份關於綁架的證詞中,有31名證人是目擊者,28名證人是遭博科聖地綁架後逃出的婦人與女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