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WIRE】終止薩爾瓦多人工流產全面禁令


莫瑞拉・海瑞拉(Morena Herrera)是爭取合法人工流產公民團體的秘書長 © Amnesty International

 

*1月20日當天薩爾瓦多國會特赦因流產而遭受30年監禁的年輕女性古達魯佩(Guadalupe)。*

 

莫瑞拉・海瑞拉(Morena Herrera)是要求釋放古達魯佩的主要聲援者,這名前自由鬥士、強悍的女性主義者、同時也是性與生殖權利的倡議行動者告訴我們,為何薩爾瓦多反人工流產禁令是一場持續的抗爭。

 

莫瑞拉回憶道:「我以前是游擊隊戰士,我年輕的時候已經是主張社會改革的行動者。」1992年薩爾瓦多內戰結束,薩國後來也簽署和平協約,但她知道,這場戰役還未結束。

 

莫瑞拉說:「協約沒有提到婦女人權,我意識到需要用別的管道去抗爭。婦女權是人權,是必須首要重視的。」莫瑞拉所指的「別的抗爭管道」,就是她從2009年起領導的爭取合法人工流產公民團體。

 

碧翠絲(Beatriz)是莫瑞拉及公民團體之前聲援的女性,碧翠絲因懷有不健全的胎兒而危及她的健康狀況,但薩國拒絕她提前進行剖腹生產手術的申請,這差點奪走她的性命。聲援婦女還包括17名申請特赦的婦女,其中包括古達魯佩(Guadalupe),她們因懷孕相關的罪行被宣判12-40年有期徒刑,目前司法正在審查她們的特赦要求,薩國殘酷的全面人工流產禁令蹂躪這些婦女的生命。

 

墮胎藥與鐵鉤

 

1997年之前,在三個例外情況下是允許人工流產的:孕婦生命受到威脅、因性侵而懷孕、胎兒畸形,這與現在全面禁止人工流產很不一樣。

 

莫瑞拉說:「那時候婦女可以私下進行人工流產,同時不會被起訴或遭到迫害,如婦女因為其他原因而進行人工流產,那就是違法行為。部份婦女選擇服用酸性藥物或直接鉤出胎兒,若流產過程發生意外,她們自行前往醫院接受治療,而不用擔心因此被捕。」

 

1997年後,薩國修改刑法全面禁止人工流產,全國瀰漫着將終止懷孕的婦女判刑的社會意識。

 

莫瑞拉說:「現在婦女若不幸流產並下體流血走進醫院,她們會立即受到指控,即使調查沒有提供人工流產的證據,她們還是會被指控及起訴。某些個案所受的指控甚至會加重至謀殺罪,面臨十分嚴苛的刑罰,入獄長達30年至50年不等。」

 

不可能的抉擇

 

莫瑞拉承認,面對如此嚴峻的處境,她與爭取合法人工流產公民團體的救援工作是十分艱鉅。

 

莫瑞拉憶述:「有一天我收到一名女學生的電話,她在學校洗手間裡面一直流血,我立即叫同事帶她去私立醫院。她在大學校園外被性侵並因此懷孕,而她沒有告訴任何人。她嘗試人工流產並服用含有氫氧化鈉的藥物,藥物因此損害動脈內壁導致下體一直流血,但她最後還是懷孕了。當下我們很矛盾,我們應該看著女學生一直流血而死,還是看著她坐牢?這是我們每天需要面對的痛苦現實。」

 

意外懷孕對於許多年輕薩爾瓦多婦女是痛苦的現實。莫瑞拉指,36%在醫院出生嬰兒是由只有9歲至18歲的婦女所生。薩國婦女性缺乏取得恰當的性教育及有效避孕資訊,除了私下進行人工流產(每年大概有35000次)和自殺(自殺死亡率佔「青少年因懷孕而死亡」總數的57%),不想把小孩生下來的年輕婦女沒有其他選擇。

 

莫瑞拉說:「我是四個女兒的媽媽,而其中三個女兒都是與不同男人所生。我個人很瞭解婦女不想繼續懷孕生下孩子的困擾,我只有懷到第四個小孩的時候,才意識到我想生下這小孩。我認為所有的小孩都應該在母親自願懷孕的情況下來到這世界。」

 

爭取合法流產的挑戰

 

莫瑞拉和她的同事需要挑戰的不單是法律上的禁令,還有社會對他們的偏見。

 

莫瑞拉說:「有些人認為我們正在做的事是違法的,包括引起社會關注婦女生殖權利、支持女性及替她們爭取廢除全面人工流產禁令。我們會回應說我們其實在爭取修改不公義的法律。這並不是非法行為,我們不接受以上指責。」

 

她續說:「我們曾經被恐嚇,而媒體及電視報導也為我們帶來汙名。」

 

這時候,國際特赦組織的救援能帶給公民團體正面作用,莫瑞拉說:「國際特赦組織來到薩爾瓦多並著手調查案例,這令我們安定下來。我們並不是瘋子!我們終於獲得支持。最重要的是,國際特赦組織接觸其他政府並要求它們向薩國施壓。因為有些時候我們的訴求並沒有得到正視,所以國際特赦組織向政府的施壓對我們幫助很大。」

 

成功個案

 

雖然抗爭期間遇到不少挫折,但還是會有成功的例子。莫瑞拉憶述公民團體協助第一名不幸流產婦女重獲自由的過程。

 

「這位有三個孩子的媽媽被判刑30年,我們是從紐約時報發現這條新聞的,然後開始進行調查。由於我和她同姓氏,所以我很快便接觸到她的家人,她告訴我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們研究案件,同時獲得來自阿根廷、瓜地馬拉、西班牙法醫的協助,證明判刑過程出錯及司法程序上有嚴重瑕疵。我們總共用四年時間聲援及要求釋放這名個案。」

 

後來法庭終於釋放了這位母親,莫瑞拉感到欣喜若狂,「我連續三天笑容滿面,這是很令人雀躍的消息,後來這個媽媽也開始為其他婦女捍衛生殖權利。」

 

而今天,莫瑞拉終於也能將被特赦的薩國婦女古達魯佩加到她成功救援清單裡了。

 

我們呼籲台灣朋友現在加入「我的身體,我的權利」全球倡議活動,一起捍衛性與生殖權利。請加入我們的線上連署行動呼籲薩爾瓦多政府廢除對人工流產的全面禁令。同時感謝每一位早前採取行動力挺古達魯佩!我們繼續支持其餘要求特赦的女性婦女,持續捍衛薩國女性的性與生殖權利!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