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帕爾故事─30年過後:Satpathy醫師

Dr DK Satpathy © Raghu Rai / Magnum

 

「我看到地上躺著成千上萬的人。人們哀嚎、喘息、哭泣。我不知道解到底發生甚麼事。」

 

「國家不應該從事危害國民健康的危險生意」

 

66歲的DK Satpathy醫師坐著,他頭上有一幅畫,畫中的他比較年輕,週遭圍繞著五隻飛翔的白鴿。他神色自若、充滿活力。但當他說到30年前的那晚時,他就越來越激動。那晚Bhopal市發生世界級的嚴重工災事故。

 

從1984年12月2日到12月3日,Bhopal市一家屬於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UnionCarbide)的殺蟲劑工廠發生外洩。有24噸的異氰酸甲酯毒氣外洩,這是一種非常不穩定的致命氣體。廠區附近有許多貧民區,居住著成千上萬的人。

 

當毒氣外洩時,Satpathy醫師正在睡夢中,就像當時大部分的人一樣。他回憶道:「凌晨四點時,我的教授突然跑來我家。他大喊要我盡速趕到太平間。」

 

Satpathy醫師是一位病理學家,同時也是國家法醫機構的前負責人。他立即趕到Hamidia醫院。當他踏進醫院時,發現甘地醫學院和Hamidia醫院之間的道路塞滿了群眾。「我看到地上躺著成千上萬的人。人們哀嚎、喘息、哭泣。我不知道解到底發生甚麼事。」

 

他徑直走向急診室,值班醫師立刻向他說明情況。他告訴Satpathy醫師,大約在午夜時接到第一位病患,通報聯合碳化物公司(UnionCarbide)工廠發生氣體外洩,病患感到呼吸困難。Satpathy醫師說:「過一會兒這名病患就死了,我不知道他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因為我不知道究竟是哪種氣體外洩。」

 

「問題不嚴重」

值班醫師打電話詢問聯合碳化物公司的醫護官,希望能夠得知外洩氣體為何。Satpathy醫師回憶,那名醫護官當時的回答是意外與「一氧化碳有關」,並表示「問題不嚴重」。該名醫護官建議「將濕布放入他們口中,他們應該就會好轉。」

 

Satpathy醫師繼續描述:「值班醫師驚訝地回說:『他們會好轉?這裡有已經死了一個人,還有很多人喘不過氣。』該醫護官回說:『相信我,我甚麼都知道。』」

 

Satpathy醫師也向這位醫護官喊話。「當時我告訴他說:『先生,我是Satpathy醫師。我是您的學生。您是Bhopal市民,聯合碳化物公司是間外國公司,我這裡有人正在死去。如果你知道些什麼,拜託您告訴我。讓我們能夠進行醫療照護。』他回答:『我是Bhopal市民,我與這些人情同手足。如果我知道些什麼,我絕對會告訴你。這麼嚴重的事我怎麼會隱瞞呢?』」

 

當Satpathy醫師回想那名醫護官的回答時,房間裡鴉雀無聲。最後他打破沉默,說:「後來我分析他當時究竟是不是有所隱瞞。他是否拒絕透漏?但我又想說,不是,應該是聯合碳化物公司決定隱瞞一切。」

 

至今聯合碳化物公司仍然拒絕透露關鍵細節,包括氣體組成的成分與對人體的影響。這些資訊對於提供有效醫療照護十分關鍵。

 

終極毒藥

儘管聯合碳化物公司不提供醫療建議,Satpathy醫師和同事檢驗病患屍體,尋找一氧化碳中毒的證據。然而他們的分析結果,卻何氰化物中毒一致。

 

醫生開始為吸入氣體的受害者注射硫代硫酸鈉,一種氰化物解毒劑。之後在1984年12月5日時,聯合碳化物公司美國總部也提出相同意見,建議Bhopal市醫療當局使用硫代硫酸鈉。然而幾天後Bhopal市的健康服務部門卻發布行政命令,表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使用硫代硫酸鈉作為解毒劑……」

 

然而硫代硫酸鈉的確增加了受害者存活機會。Satpathy醫師堅持認為,如果他與同事能夠繼續使用硫代硫酸鈉,可以避免更多病患死亡。他說:「如果所有的受害者都能夠接受注射,我們就可以減少傷亡擴大。」

 

跨代影響

聯合碳化物公司最終提供異氰酸甲酯毒氣的資訊。其中有一點讓Satpathy醫師記憶深刻:「他們提到異氰酸甲酯不會穿透胎盤血屏障。」

 

但是當Satpathy醫師與同事們驗屍時,發現那些暴露於毒氣而死亡的妊娠婦女,狀況並非如此。「胎兒身上也檢驗出與母親血液中相同的有毒物質。」他說,「這種氰化物不利於孩童發育。我們觀察到許多當時出生的孩童腦部發育畸形(其他部位發育也有相同情形)。」

 

Satpathy醫師說,如果要確切了解這次氣體外洩對於倖存者與他們孩子的影響,必須要進行長期醫學研究。但是國家出資的研究時間太短,無法評估長期的健康影響。他說:「印度醫學研究協會 (ICMR),掌管全印度的醫學研究。該協會當時選定(許多)不同面向的研究計畫,像是氣體外洩受害者的孩童發展軌跡等。但是在一年內,他們就終止了半數計畫。為什麼?沒人知道。有些計劃進行了三、四年,然後就結束了……」

 

他問說:「所以這種氣體進入母體子宮內的胎兒體內,未來是否會觸發基因突變?應該要對此進行研究。因為這不僅將影響下一世代,還會影響接下來許多世代。」

 

銘記教訓

Satpathy醫師認為印度政府在1984年的災難後,完全沒有學到任何教訓。他說,新上任的政府對於之前一切一無所知。他感嘆說:「政府應該怎麼運作?運作必須吸收過去經驗。(但是)很抱歉我們政府運作完全沒有系統。這讓人感到絕望。我只能向上帝祈禱不要讓災難再度降臨印度任何地方。」

 

Satpathy醫師認為任何工廠運作時,都有清楚的規範可供遵循。他說:「國家不應該從事危害國民健康的危險生意。再者,必須制訂國際規範,規定任何國家在沒有解毒劑的情況下,都不能同意這種生產活動。因為儘管會危害社會,許多開發中國家仍然無可奈何地同意這種生產活動。」

 

他也說,不管各國發展程度差異,安全規範標準應該要一視同仁。話題回到Bhopal市災難事件,他突然暴怒:「(怎麼可以)美國有一套安全規範,而其他國有另一套安全規範?因為他們窮嗎?這些國家的人民是白老鼠嗎?怎能如此草菅人命?」

 

當他想到災難當時與後續的罹難者,還有政府竟然失責允許聯合碳化物公司在缺乏適當安全防護下運作,他的憤努很快變成絕望。他開口時時,客廳的鐘正好響了。

 

「當我看到屍體,一個孩子,在她母親的子宮裡,我會想:『這孩童犯了甚麼罪?這母親犯了甚麼罪?』這個孩子和母親用民主程序,賦予印度政府守護人民的責任。他們稱政府為『父母官』,託付自己的未來。但就是這個守護者殺了他們……政府同意(聯合碳化物公司)設廠後,甚至沒有過問該公司使用的物質(化學物質)為何,也沒有詢問災難發生時的緊急處置為何。現在真的出事了,政府做了甚麼?這個小孩和他的母親永遠都不會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當我們問他對於三十年前這場Bhopal市的災難還有他當時的角色還有什麼要說時,Satpathy醫師恢復冷靜,說:「我覺得很羞愧。不然呢?我充滿罪惡感,覺得自己很沒用……而且對於自己屬於這個無能組織的一員感到非常可恥。我曾經任職於政府,我還能說什麼?」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