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帕爾故事─30年過後

 

Safree Khan:「30年後才伸張正義……實在太漫長。」 

 

© Raghu Rai / Magnum

 

© Raghu Rai / Magnum

 

現年20歲的Safreen Khan是新生代運動者。她年紀太輕,沒有親身經歷毒氣外洩的災難,但經歷了災後的餘毒。她的雙親是毒氣外洩事件的倖存者,Safreen仍持續活在工廠的毒害陰影中。

 

Safreen表示:「12月2號、3號晚上發生毒氣外洩事件,我雙親的健康受到影響,父親的心臟因而出現問題,而母親……則埋怨眼睛有灼熱感,如果她近距離看某物就會開始流淚。」

 

Safreen在學校第一次聽到1984年的災難與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Union Carbide)對整起事件有責。「我試著問母親這件事來蒐集更多資訊,那時才理解原來我家所經歷的這些問題,都是因為氣體外洩所引起。」

 

Safreen對於聽到的事情越來越感興趣,便開始參加更多會議,她看見父母和其他 示威者進行絕食抗議。她表示:「(我)認為如果有許多老一輩都站出來爭取正義,我們年輕人為什麼不支持他們?」

 

2008年,Safreen與其他八位孩童決定組成《兒童反陶氏與聯合碳化物》(Children Against D0w-Carbide)組織,向老一輩展現年輕人同樣支持此事。他們第一個行動是從博帕爾步行至德里(Delhi),這趟旅程超過700公里。

 

她發誓他會堅持奮鬥直至博帕爾毒氣受害者得到正義。

 

有毒的日用水

Safreen自己也有健康問題以及發展遲緩。

 

她說:「如果我走很多路就會喘不過氣。以前看黑板時眼睛會流出分泌物。」她妹妹也有呼吸困難的問題,她大哥無法長時間工作或搬重物。

 

Safreen認為她的健康問題可歸因於毒氣外洩,以及廢棄農藥廠有毒物質汙染兩起事件。幾十年下來,早在災難發生以前,當地居民別無選擇,只能飲用工廠排放出化學物質所汙染過的水。許多運動者表示發展遲緩的現象在受汙水源區很普遍。

 

Safreen表示:「受汙水源讓小孩出生就患有先天殘疾或是畸形。毒性非常高,即使母奶也也測出微量的汞。」

 

目前當地 運動小組博帕爾資訊與行動組織(Bhopal Group for Information and Action)展開第一次徹底的研究,調查毒氣災難事件對倖存者第二代和第三代的健康所造成的影響。

 

誰應為毒氣事件負責?

為了博帕爾的倖存者,Safreen向美國和英國爭取正義。她和其他《兒童反陶氏與聯合碳化物》成員的任務是喚起大家對此議題的意識。雖然出事的工廠在印度,聯合碳化物印度有限公司終究還是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的子公司。目前陶氏化學公司收購聯合碳化物公司,應對災難倖存者負責。

 

Safreen說:「我們強調不論是由聯合碳化物公司負責清理災難現場,或是該讓陶氏化學公司負責清理毒害廢料。聯合碳化物公司和收購該公司的陶氏化學公司,仍須承擔在博帕爾未決的賠償責任。

 

Safreen也堅信印度政府應承認毒氣事件造成的正確受害人數。毒氣外洩三天內有多達1萬人死亡。大約50萬人因此有健康問題。但是政府官方數據顯示只有5千人死亡。國際特赦組織估計在過去30年,毒氣外洩約造成2萬2千人死亡。

 

Safreen說:「每次看見工廠就想到它造成數千人死亡和垂死。在他們清除工廠殘留的化學物質以前,這污染會持續影響我們的下一代。」

 

30年太漫長

博帕爾的人們為了正義奮戰了30年。對他們來說,今年的周年紀念日就像決定成敗的時刻。

 

Safreen說:「人們開始失去耐心,他們對(毒氣外洩)仍記憶猶存。他們仍會為那天過世的家人哭泣和哀傷。他們認為至少現在,我們的政府和該公司必須傾聽受害者心聲並採取行動,因為30年後才伸張正義……實在太漫長。」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