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體.我的權利】薩爾瓦多女人及女孩的悲慘遭遇

 

瑪麗亞.特雷莎.里維拉(María Teresa Rivera)因為流產而正在獄中服刑,刑期為40年。

當時她在28歲,在一間服裝工廠工作,某天她一陣內急,後來就被婆婆發現倒臥在廁所地板上不斷出血;她不知道自己已經懷孕,被送到醫院後,院方人員通報警方,警察一到就在沒有律師陪同的狀況下開始質詢她。

 

克莉絲緹娜(Cristina)在2004年10月10月被逮捕,當時她才18歲。

有孕在身的她突然感到一陣劇痛,於是衝進洗手間,她失去了意識,被家人發現時正在出血,且倒臥在血泊之中。她被緊急送醫,但卻沒有被當成急救病患,反遭指責為罪犯:「妳為什麼殺了妳的孩子?」她被判加重殺人罪,該判決在2004年10月因證據不足而被駁回,然而檢察官再度上訴,最後克莉絲緹娜在2005年8月被判有罪,並被處以30年有期徒刑。

艾爾芭(Alba)是名住在薩爾瓦多農村地區的25歲女性,她是司法系統如何歧視女性、導致女性無法獲得正義的血淋淋證明。

2013年9月,她告訴國際特赦組織自己從14歲開始,多年來遭受伴侶施加身心暴力,最後她終於舉報家暴時,她說:「法官表示因為我沒有瘀傷,而且沒在被毆打的時候舉報,所以他沒辦法做任事。」該名法官反而將艾爾芭和她的前任伴侶送去參加撫養子女的課程。

 

碧翠絲(Beatriz)是來自薩爾瓦多農村地區的22歲女性,她在2012年二度懷孕。

碧翠絲曾罹患紅斑性狼瘡,一種免疫系統攻擊患者身體組織的疾病,她同時還有其他疾病,包括因紅斑性狼瘡而引發的腎臟病。2013年年初,她的胎兒明顯為無腦症(缺乏腦部與頭蓋骨的病症),一種醫療科學已有完整結論的致命症狀,這樣的胎兒出生後通常僅能存活數時或數日。2013年6月,在美洲人權委員會的介入和國際媒體的關注下,薩爾瓦多政府最後終於允許碧翠絲提前進行剖腹生產手術。

 

一名匿名的醫師描述自己醫治因性侵受孕的倖存者,這名女孩才9歲,被迫繼續懷孕直至生產。

「我們這裡有個9歲的小女孩,她10歲時生下小孩。她在嬰兒時期就開始被性侵,後來她懷孕了…那是個非常困難的個案,非常困難…最後她在懷孕第32周時進行剖腹生產…她在我們的人生中留下難忘的印記,或許是因為她對自己發生了什麼事一無所知…她向我們要彩色鉛筆和蠟筆,我們所有人都心碎了,因為她開始畫我們,畫完後把作品貼在牆上。我們說:『她還只是個女孩,就只是個小女孩。』到最後她仍然不知道自己懷孕待產。」

 

另一名在婦女健康方面有多年經驗的醫師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即使是子宮外孕的案例(一種無效懷孕,受精卵在子宮外著床並開始生長,最常見的是在輸卵管著床),因為法律規定人工流產有罪,卻未能保護胎兒,使得提供醫療的專業醫護人員不寒而慄,因為若不治療子宮外孕,到某個時間點可能會造成輸卵管破裂,導致內部出血及孕婦的死亡。

 

 

不要再讓薩爾瓦多的女人及女孩失去性命,支持她們為自己的身體做決定的權利!請採取行動:http://www.amnesty.tw/petition/1613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