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人工流產禁令差點奪走她的性命

 

一名參與碧翠絲個案的醫生表示:

「以她的情形來說,絕對沒有人可以從醫療觀點說他們反對人工流產...繼續懷孕只會引起更多併發症甚至導致死亡...然而,即使有一群醫師同意我們的看法,仍回答:『是啊,是啊,我們同意,但這是違法的。』」

 

碧翠絲在一段影片中懇求薩爾瓦多當局:

「我認為他們若決定拯救我的生命是最好的了,因為...如果繼續懷孕直到生產,胎兒也無法存活的話,那懷孕就沒有意義了。我希望法庭能夠接受,並採取行動救救我的性命, 因為我...我想要活下來,我打從心底請求他們這麼做。」


當22歲的薩爾瓦多農村少女碧翠絲(Beatriz),在2012年底懷孕時,她的生命立刻陷入危機。她曾患有狼瘡,一種免疫系統會攻擊身體組織的疾病,並且在上次懷孕時罹患併發症,這次她的情況更糟。

 

碧翠絲懷孕進入第四個月時,醫生知道她需要透過人工流產以治療她的症狀;她的胎兒少了半個頭骨蓋和腦部,顯示胎兒出生後僅能存活數小時或數日,但是醫生仍然束手無策。在薩爾瓦多,不管在任何情形下,人工流產都是被禁止的,違反法令將可能面臨6至12年的徒刑。

 

碧翠絲的健康不斷惡化,她知道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死去,而且擔憂一歲的兒子未來會失去媽媽,她的律師在2013年4月向薩爾瓦多最高法院請求立即給予她所需要的治療。

 

法院花費6天的時間才答應審理她的案件,但沒有做出任何關於治療的決議,碧翠絲的律師團接著轉-而求助美洲人權委員會 ( 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委員會呼籲薩爾瓦多當局在72小時內給予她治療,但卻沒有任何回應。

 

聯合國於當年4月介入,請求政府給予碧翠絲醫療照護,以拯救她的生命,薩爾瓦多當地的報紙幾乎每天都報導她的案件,並開始引起全球關注,但政府仍然保持沉默。

 

5月,世界各地包括國際特赦組織在內的行動者寄了上百封email、傳真和信件,支持碧翠絲在拉丁美洲和歐洲的薩爾瓦多大使館外進行的抗議行動。

 

在官方漠視和政府持續不願處理的情況下,碧翠絲錄製了一段影片,為自己的性命請願:「我認為他們若決定拯救我的生命是最好的了,因為...如果繼續懷孕直到生產,胎兒也無法存活的話,那懷孕就沒有意義了。我希望法庭能夠接受,並採取行動救救我的性命, 因為我...我想要活下來,我打從心底請求他們這麼做。」

 

5月15日,碧翠絲初次上訴後一個多月, 最高法院終於開始審理她的案件。法庭中擠滿了律師、官員、人權工作者和醫生,當時已懷孕6個月的碧翠絲和她的兩個律師都在現場。

 

開庭過程中,碧翠絲在30分鐘的問訊後, 因為高血壓導致心臟病發作,而被送往醫院。

 

法庭在5月16日做出結論,即使隨著日子過去,碧翠絲所受到的生命危險逐漸增加,法庭仍表示需要15個工作天才能做出判決。5月29日,美洲人權委員會命令薩爾瓦多當局讓碧翠絲的醫生給予她妥善的醫療照顧。

 

薩爾瓦多政府最終於6月3日同意讓碧翠絲提早剖腹生產,因為當局的遲遲才做出決定,使得碧翠絲已進入懷孕的第20週,終止懷孕在醫療上已不被歸類為人工流產,而被歸為人工引產(induced labour)。政府在碧翠絲的生命上下了賭注,所以可以聲稱從未有過合法的先例,而且仍然遵循人工流產的禁令。

 

不出所料,新生兒在出生後數小時便夭折了。碧翠絲僥倖逃過一劫,薩爾瓦多的人工流產禁令差點奪走她的性命。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