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WIRE】伊拉克薩曼拉城陷入復仇攻擊

什葉派軍隊在巴格達城的旗幟

 

作者:國際特赦組織資深危機處理顧問Donatella Rovera,寫於伊拉克

 

近來,旅客已不再前往位於巴格達北方120公里處的薩曼拉城(Samarra),欣賞該城建築之美。這座城市曾是橫跨突尼西亞至中亞的阿拔斯帝國(Abbasid Empire)首都,廣為推崇的阿斯卡里黃金圓頂清真寺即位於此;但2006年,遜尼派穆斯林軍隊炸毀這個什葉派聖地後,伊拉克就此陷入教派互相殘殺的惡性循環。


歷經數日的努力尋找後,總算有人願意載我們到薩曼拉城。從巴格達一路北上,空曠的道路景色極為詭異,檢查哨多不勝數,回程時我盡可能計算次數,發現我們一共被攔下35次,通過6處由政府軍與什葉民兵駐守的路障。他們身穿各式各樣的制服,頭巾上標誌著不同的勳章與旗幟,道路兩旁曾經熱鬧的商店與餐廳不是被洗劫一空、被大火燒毀,就是廢棄無人,成為軍隊或民兵的據點。

 

薩曼拉城約有40萬遜尼名教徒,在這座城市能感受到空氣中瀰漫著恐懼與緊繃的氣氛,居民仍對今年6月在Hay al-Dhubbat城(位於薩曼拉城東方)發生的屠殺事件,也就是針對先前IS (或ISIS)軍隊入侵的血腥報復。

 

在那之後許多人們遭到綁架,有些人的屍體在不久後即被發現,而失蹤的恐怕也凶多吉少。我挨家挨戶探訪親人遭到殺害或綁票而音訊全無的家屬,凱迪雅告訴我,6月的一個早晨,她22歲的兒子被一群武裝份子帶走,隔日一早便在附近發現他的屍體。

 

「當我們仍在睡夢中時,民兵突然闖入,他們把我兒子從床上拉走,屋外聚集更多的武裝份子與三輛黑色廂型車,我試著要跟上他們,但他們朝我開槍,鄰居的兒子也被帶走了。我們四處尋找,直到隔天有人告訴我們說,他的屍體在附近的清真寺。我兒子的腦袋被開了兩槍,還有一槍在胸膛。」她說。

 

阿里告訴我,同一天早上他兩名20歲與22歲的兄弟也在阿姨的住處被抓走。幾小時後在鄰近建築物內發現屍體,同樣也是頭部中槍。阿里說黑色制服的民兵檢查了戶口配給卡,認為他們是故意藏匿在阿姨的住處,事實上他們只是借住一晚,而且他們本來就常常拜訪阿姨,徹夜談天。

 

那一天,許多少年都遭遇到相同的命運。

 

我訪問的其中一戶人家有4名女性,她們成日活在恐懼之中,深怕一有敲門聲,就會聽到那些被綁架的親人死訊;阿絲薩說,7月12日她的丈夫與兄弟在檢查哨被什葉派教士Muqtada al-Sadr旗下,名為Sarayat al-Salam(意為和平軍隊)的民兵團帶走。目前這一家人已逃離了IS掌控的區域。

 

「戰火不斷使我們決定離開,我的丈夫、兄弟、車子都在檢查哨被帶走了,音訊全無。所有財物和文件都在車上,現在我們非常窮困潦倒,甚至沒有證件能證明我們的身分。」她說道。

 

有些人即使支付了大筆贖金,仍無法盼到被綁架的家人平安歸來。一名39歲、有4個孩子的父親在薩曼拉到巴格達的途中被綁架,他的兄弟告訴我,家人付了贖金,但隨後仍在巴格達發現他的屍體。交付贖金的地點位於巴格達的什葉派區,代表兇手很可能是當地人數眾多的什葉派民兵。

 

6月初,IS入侵薩曼拉,封鎖整個城市,同時大致掌控了伊拉克北部。當地居民告訴我,他們對雙方的衝突深感無力,IS控制了北方,而政府軍與什葉民兵在南方,城市附近的區域常有武力衝突發生。

 

「我們什麼救援都沒有,唯一的對外道路是向南到巴格達市,但很多什葉民兵的檢查哨會綁架遜尼派信徒,所以大家都選擇留下來,交易與商業活動也全部停擺。最危險的是,年輕人因為沒有什麼工作後可做,深感絕望而選擇加入IS。」一個年長的居民這麼跟我說。

 

不只什葉派民兵,居民也對IS的威脅深感害怕,在我離開薩曼拉的時候,消息指出IS威脅要斬首一名上週才被綁架的伊拉克記者。

 

回巴格達的路上,我在檢查哨所觀察到什葉派民兵傲慢與脅迫的態度,加上民兵殺害了不少人們,受害者親屬的復仇動機強烈,使得薩曼拉城中佔多數的遜尼派教徒更加怨懟憤怒。除非新的伊拉克政府能壓制這些過於強勢的民兵,否則教派間的鬥爭必將循環,且情況更加惡化。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