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戰火中的失蹤人口

和平社運人士穆罕默德.巴希爾.阿拉伯,自2011年11月2日起行蹤不明。© Private.

 

2011年11月1日,拉尼婭(Rania,化名)最後一次和她的朋友穆罕默德.巴希爾.阿拉伯(Mohamed Bachir Arab)聯絡。穆罕默德是名博愛濟世的醫生,同時也是活躍的政治行動者,敘利亞無所不在的情報單位長期以來持續拘禁像他這樣的和平社運人士,為躲避政府,穆罕默德已隱藏身分六個月。

 

然而在11月1日隔天,拉尼婭的噩夢成真,晚間新聞報導了穆罕默德遭逮捕的消息,親友們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下落。

 

穆罕默德是一位指標性人物,他在敘利亞西北部的阿勒頗市念大學時,曾擔任學生領袖,多年來也組織過不少抗議政府政策的活動,這些記錄使他受到政府當局「關注」,2004至2005年期間他曾遭受拘留長達數月才獲釋放。

 

但這一回,穆罕默德的親友們認為情況恐怕與以往不同,自從敘利亞內戰危機於2011爆發後,人們被政府秘密拘留,甚至是強迫失蹤的案件,失控般地急遽增加。

「敘利亞政府對付異議份子的手段十分殘酷,只要有任何反對的聲音,他們就會逮捕你;若再犯,他們則會直接讓你在世上消失。」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和北非主任Philip Luther說道。

許多在被拘禁數月、甚至數年後獲釋的「幸運」人們,身上還有拘留期間因被殘暴對待而留下的傷疤。大部分的人均提到被轉送至數個拘留中心,並在不同中心受敘利亞國家維安部隊與情報單位虐待的經驗。

「當人們被逮捕和秘密拘留時,可能會遭受當局虐待以獲取情報,或單純做為懲罰手段。敘利亞的政府紀錄不良,這表示政府對失蹤人口施虐很可能嚴重危及他們的健康,甚至是生命安全。」Philip Luther說。

而對失蹤者的親友而言,無從得知失蹤者安危的痛苦實在令人難以承受。

 

穆罕默德的家人一知道他被逮捕的消息,便開始千方百計尋找穆罕默德,想確定他究竟被帶到何方。起初他們一無所獲,過了一段時日終於漸有斬獲,幾位從全國最惡名昭彰拘留中心獲釋的人們均指出,他們曾在不同地點見過穆罕默德。

 

被捕後不久,有人發現穆罕默德曾在空軍情報單位的阿勒頗分處,隨後出現在當地醫院內。消息來源指出穆罕默德頭部受創,據傳是因遭受虐待或不當對待所致。

 

國際特赦組織已和數名曾被拘留於該中心的人們接觸,其中一位目前定居於敘利亞境外,並要求勿公開其姓名,他說拘留中心的生活極為痛苦,他常常都希望自己不如死去。他還形容受拘留者常遭到痛打,並被關在過度擁擠的牢房中,由於沒有可飲用水,有些人被迫喝馬桶裡的水;惡劣的衛生環境使得腹瀉和其他傳染疾病肆虐,甚至帶走好幾個人的生命。

 

根據其他獲釋者表示,穆罕默德也曾出現在空軍情報單位於大馬士革的al-Ameerya分處,以及軍情單位Qaboun分處等其他拘留中心,但他的下落卻始終不明。今年稍早,又有另一人指出曾在Saydnaya軍事監獄看到穆罕默德,在監獄中可能會受軍事戰地法庭審判,但仍命運未卜。

 

「穆罕默德已被監禁將近三年,至今仍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這正顯示了敘利亞當權者將拘留中心的運作置於黑幕之後的醜態。維安部隊以粗暴的方式暗中強制監禁拘留者,隨意將他們送到國內各處,完全不考慮此一舉動帶給拘留者親屬多麼龐大的悲痛。」Philip Luther說。

 

穆罕默德僅是政府黑名單上的其中一人——不論是和平社運人士、律師、記者和人道工作者,被敘利亞當權者視為反對政府政策的,即會遭到安全部隊秘密拘留,其中有許多人仍下落不明。

 

失蹤者包括公民記者阿里.馬哈茂德.奧斯曼(Ali Mahmoud Othman),2012年3月在住家遭逮捕;庫德族社運人士朱萬.阿布德.拉曼.卡勒德(Juwan Abd Rahman Khaled),2012年9月在大馬士革被拘留;人權律師克里歐.馬圖克(Khalil Ma'touq),2012年10月最後一次被看見在大馬士革附近的檢查哨,以及詩人和人權運動者納賽爾.薩貝.龐迪克(Nasser Saber Bondek),2014年2月從大馬士革的住家被帶走。

而這些只是冰山一角,他們是敘利亞戰火中的失蹤人口。

拉尼婭目前住在敘利亞境外的新家,她說她會持續尋找穆罕默德:「我已經八個月沒有任何關於穆罕默德的消息,但我們會持續尋找他。他是一個非常愛好和平的人,我不懂為什麼他會被抓進監獄?敘利亞需要改變。」

 

 

See video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