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克勞蒂亞的最新消息!

 

克勞蒂亞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她非常高興得知各界對她的支持,尤其是6月26日反酷刑日的活動。她自己也非常努力,希望讓墨西哥當局及更多輿論知道她的案例;舉例來說,在她的努力之下,一家墨西哥日報(El Universal)已經刊登了一篇關於她的專訪報導。

 

2012年8月克勞蒂亞提出被刑求的指控,但聯邦總檢察院並未立刻履行必要的醫療評估,她因此上訴要求獨立的法醫專家依據符合聯合國支持的伊斯坦布爾議定書進行評估。2013年,為墨西哥市非營利組織及國家人權委員會(CNDH)工作的法醫專家都為克勞蒂亞進行醫療評估;2014年5月初,克勞蒂亞收到來自這兩個單位的醫學檢驗報告,法醫專家皆指出,就他們的觀察與查證,克勞蒂亞後續的生理及心理狀況,與其證詞一致。

 

由於克勞蒂亞已歷經兩次完整的醫療檢查,而且部分檢查屬於侵入性,所以她不希望聯邦總檢察院的法醫再另作檢查。這些檢查過程讓受害人受到二次傷害,此外,自她遭到酷刑後已經過了兩年,再做檢查似乎也很難找到更多的證據;因此,國際特赦組織所知的聯邦總檢察院法醫程序非常不恰當,認為聯邦總檢察院傾向證據不足,認定沒有生理或心理上的證據可以證實遭受酷刑,甚至認為沒有證據就表示沒有酷刑。類似這樣的態度都是違反伊斯坦布爾議定書,並且深深削弱受害者追求公平正義的機會。

 

國際特赦組織與克勞蒂亞及她的律師,目前正要求聯邦總檢察院將獨立法醫機構的檢驗報告納入她的酷刑調查報告中。聯合國酷刑特別報告員於2014年4月及5月拜訪墨西哥時,建議獨立機構檢驗報告,如克勞蒂亞的相關報告,應與政府機關的報告具有同等效力。因此我們也更新了呼籲建議,以反應此一事件的最新發展狀況。

 

此外,也有令人沮喪的消息,聯邦總檢察院以新的罪名起訴了克勞蒂亞:駕駛贓車犯案。聯邦總檢察院並未就此項罪名提出新的證據,該罪名僅是基於海軍毫無根據的說法,聲稱當初克勞蒂亞是在一輛贓車而非在家裡遭受逮捕;但海軍的說詞,一開始就被克勞蒂亞反駁,並有親戚及鄰居表示她的說法屬實。克勞蒂亞目前仍因兩項主要的罪名被控告:非法攜帶槍械及駕駛贓車犯案。克勞蒂亞的律師們質疑這兩項罪名,他們希望這兩項罪名可以如其他在2012年8月的罪名一樣被撤銷。

 

• 請表達你對克勞蒂亞在2012年遭墨西哥海軍施以酷刑,並且無人因此受到制裁的不滿。簡述她發生的事,指出聯邦總檢察院未依據聯合國伊斯坦布爾議定書,在她2012年聲稱遭到酷刑時履行專業醫療檢查,使她必須求助於獨立法醫專家,包括為國家人權委員會工作的法醫們。兩份報告皆證實克勞蒂亞的健康及心理狀態與她的證詞一致。

 

• 說明克勞蒂亞的案例,與國際特赦組織近期於墨西哥公共安全危機發現許多遭到酷刑的受害者案例十分相似。

 

敦促墨西哥總檢察院:

 

• 進行一項完整、及時且公正的調查,並公開調查結果,將涉案人繩之以法。

• 確保這項調查包括兩份獨立的醫療檢查報告,由獨立法醫專家以及國家人權委員會執行,並保護克勞蒂亞在被酷刑的兩年後,遭到聯邦檢察院法醫再次檢查的二次傷害。

• 重新檢視關於克勞蒂亞及其法律代表目前為止的相關調查,以確保澄清事實的每個步驟皆已執行,並符合伊斯坦布爾議定書的準則。

• 重新檢視克勞蒂亞於2012年8月7日遭受拘押時被指控的罪行,以確保並非人為捏造的罪名,或以違反人權的方式取證,例如非法逮捕、酷刑或其他形式的虐待。

• 確保針對所有聲稱遭受酷刑的案件進行完整、及時且公正的調查,並符合伊斯坦布爾議定書的規定。此調查必須包括在聲稱遭到酷刑時,緊急進行的完整醫療檢驗報告。相關調查結果及資料必須立刻交付被害人及其法律代表人。

• 與民間團體及獨立專家合作,重新檢視並改善聯邦檢察院 「專業醫療/心理評估」的官方流程,以確保該流程符合伊斯坦布爾議定書的規定並進行公開審查。

• 在符合聯合國伊斯坦布爾議定書的條件下,逐一評估所有聲稱遭受酷刑受害者的醫療檢驗報告,不論該報告是由政府、獨立法醫專家,或委託人權團體所完成。

• 建立新的議定書,讓被拘留者在被拘禁或移轉拘禁所時,能有初步醫療檢驗流程,所以醫療行政人員能完善紀錄所有遭受酷刑或其他虐待方式的證據。

 

呼籲墨西哥總統:

 

• 認知到墨西哥的酷刑仍在發生中,且目前的措施無法遏止此類事件發生;要求他公開承諾會儘速採取有效措施以防止酷刑或其他虐待方式,並將涉案人移送法辦。

 

 

請參見〈墨西哥|停止酷刑—克勞蒂亞的故事〉

請至總部為克勞蒂亞連署

請依序填入英文名、姓、國家、EMAIL、城市(可選填)、

勾選第一格訂閱國際特赦組織總部電子報(英)、

勾選第二格隱匿國家名稱(若不勾選,您的”國家”會出現在總部連署頁面)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