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普遍的性別歧視引發性與生殖權利危機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於一份新報告中表示,尼泊爾普遍且系統性的性別歧視,導致數以千計的女性因一種生殖保健症狀飽受折磨,無法持續正常生活,並經常被她們的家庭及社群流放。

 

 

子宮脫垂 ── 一種子宮從正常位置下垂至陰道的衰弱症狀,根植於嚴重限制婦女及女孩選擇其性生活與生育決策能力的歧視。惡劣的工作環境、早婚、和養育太多子女都是此種症狀的成因。

 

「這是個迫切的人權議題。  子宮脫垂在尼泊爾的普遍性可追溯到歷屆政府未能充分解決的,針對婦女和少女根深蒂固的歧視。」國際特赦組織性與性/別部門主任Madhu Malhotra表示。

 

「現今的尼泊爾有數十萬的女性正承受著不必要的痛苦。政府對於解決症狀僅採取象徵性步驟,並未於後續採取具體行動以減低婦女及女孩的危險因素。」

 

「不必要的負擔:尼泊爾的性別歧視及子宮脫垂」這份報導是基於在尼泊爾進行的大量田野調查,其中包括對婦女、女孩、男人、女性人權人士、醫學專家、及政府官員等的採訪。

 

子宮脫垂是全球性的健康問題,但在像尼泊爾這樣有嚴重性別歧視及醫療資源有限的國家就特別普遍。  一份聯合國統計指出尼泊爾136萬女性中有百分之10受到影響,而這個數字在特定地區可能會更高。

 

在其他國家,子宮脫垂在老年婦女身上最為常見,但尼泊爾不同的是,女性患者多為20歲左右。

 

子宮脫垂會引起劇痛,很多女性因此無法做她們經常被迫做的重勞動或扛重物,甚至是舒服地坐下或走路。

 

患者常被認為是社會恥辱。  當患者因劇痛而無法完成要求工作時,常受到家庭與社會的排斥及懶惰的斥責。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發現患者往往無法或不肯尋求醫療,甚至提及她們的痛苦。

 

住在尼泊爾西邊,30歲的Kopila在18歲時生下第一胎,並在24歲生下第四胎後就一直受此症狀之苦。  丈夫不允許她看醫生,並強迫她在懷胎及生產後做重勞動。

 

「(當我剛罹患子宮脫垂時)我開始感到背痛跟胃痛,而且也無法站直、坐下、或做事。  我下腹部時常感到疼痛,並且在勞動時都會背痛。當我打噴嚏時子宮會掉下來。」Kopila說。

 

造成子宮脫落的原因很多,其中包含年輕生子、短期內懷多胎、營養不足、生產時缺少專業醫療人員、以及被強迫在懷胎期間跟生產後隨即進行勞動。

 

此問題核心是尼泊爾歷屆政府未能解決長年來針對婦女及少女的歧視。

 

總體而言,婦女及女孩對自己的身體跟生命沒有控制權,她們大多對於是否要結婚、生子、避孕及生多少胎都無法決定。很多婦女在懷孕時都無法確保自己能得到醫療品質優良的照護。

 

歧視也讓婦女和女孩受到包含婚姻強暴的家暴陰影。  子宮脫垂往往會造成疼痛的性行為,但與國際特赦成員交談的男性及女性皆表示,婦女不能拒絕與丈夫的性行為。

 

尼泊爾民間社會組織,特別是女權組織,為了讓政府注意此問題以工作多年。  這導致了2008年最高法院的裁決,判定一個國家的高子宮脫落率侵犯了生殖權利,並要求政府解決此狀況。

 

然而,至今為止尼泊爾歷屆政府針對預防子宮脫落及性別歧視的投入仍遠遠低於其實際上的需求。

 

針對生殖跟孕產婦健康的現有政策並不能解決所有的風險,也無法有效地解決最根本的歧視;這些現有政策事實上難以落實。

 

子宮脫垂的預防缺乏整體策略,包括一些基本預防的策略草案,從2008年以來就一直等待政府通過,這顯示了官方驚人的忽視程度。

 

緊迫感的缺乏及延遲反映了尼泊爾有關部門之間協調跟政治意願的低落;各部門在國際特赦的採訪中都不願為子宮脫垂的預防負全責。

 

政府大多心力都投注在提供位晚期病人提供手術(主要是子宮切除術) ── 一個無法做到症狀預防的有限方法。

 

尼泊爾迫切需要一個預防子宮脫垂的綜合計畫,如此才能降低婦女及少女受此症狀所苦的數量。  各部門必須停止相互推卸責任,並對於這對數十萬人造成影響的事件負起責任。

 

「尼泊爾經歷了長期的政治危機,但那並不能作為無所作為的藉口。  在SushilKoirala領導下的新政府現在有機會給予子宮脫垂問題其應有的關注,第一步就是公開承認這是一個人權議題。」

 

「任何預防計畫皆應包含有效解決性別歧視的方法,並確保婦女及少女了解子宮脫垂及其有權決定決定自己的生命。被剝奪身體、健康及生命自主權的尼泊爾婦女及少女已經為將來的改變做好準備。」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