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顛覆的社運人士:黃雪琴和王建兵

提醒您,完整填寫以下內容並順利送出表單後,才算正式完成報名程序喔!
  1. 報名活動
  2. 完成

報名活動 (步驟1/2)

2021年9月19日,#MeToo社運人士黃雪琴和勞權社運人士王建兵失蹤。他們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遭拘留,2人的案件目前都在廣州市人民檢察院。他們因參加王建兵家每週舉辦的私人聚會,討論中國社運人士和公民社會面臨的挑戰而遭受指控。黃雪琴和王建兵僅因行使表達自由和結社自由等權利就遭受拘留,他們應該立即被釋放。在獲釋之前,當局必須確保他們並未遭受酷刑和其他不當對待,並確保他們有管道和家人及自己選擇的律師聯絡。

黃雪琴是一名記者,長期參與多起#MeToo倡議行動替性侵害和性騷擾倖存者提供支持和協助。她在先前撰寫關於2019年香港大規模示威的文章後,被控「尋釁滋事」而於2019年10月至2020年1月遭受拘留。

勞權社運人士王建兵(朋友稱他「煎餅」)長期提供法律支持給身心障礙人士和患有職業病的工人。他也是中國#MeToo運動的著名支持者。

9月19日,黃雪琴和王建兵在中國廣州被捕,原本黃雪琴計畫在隔天離開中國,前往英國薩塞克斯大學攻讀碩士學位。2021年10月,在他們被捕超過一個月後,黃雪琴和王建兵的家人才收到他們被捕的通知。據信他們在正式被拘留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前,遭「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超過6個月,期間無法聯繫家人及自己選擇的律師。

他們遭拘留的原因據信和王建兵每週在家舉辦的聚會有關。在他們被捕之前,已經舉辦這樣的聚會將近一年。在這些聚會上,他們討論社運人士在不斷縮小的公民社會空間下所面臨的挑戰。

在王建兵和黃雪琴被捕之後,警方分別突襲他們的住家。當局拿走許多物品,包含黃雪琴的日記。據報警方也登入王建兵的臉書帳號。在王建兵和黃雪琴被捕之後,超過40名社運人士遭警方審問。

「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這個手段在特定情況之下,允許刑事調查員在正式拘留系統之外關押個人長達6個月,相當於一種秘密的禁止通訊拘留。若關押期間沒有管道能聯繫自己選擇的律師、家人或他人,處於這種「居所監視」的嫌犯就有遭受酷刑和其他不當對待的風險。這種形式的拘留一直被用來限制人權捍衛者的行動,包含律師、社運人士和宗教人員。社運人士和人權捍衛者持續遭受系統性的監視、騷擾、恐嚇、逮捕和拘留。


如何加入緊急救援?

任意拿一張明信片/信紙,用中文、英文或是你熟悉的語言寫下訴求。在2022/7/14截止日前寄至我們提供的訴求對象地址。

訴求應該怎麼寫?

如果不知道該怎麼下筆寫訴求,歡迎下載指南,內有訴求範本,可以參考也可以照抄。

我們的訴求

檢察長張健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
510600 廣東省廣州市黃埔大道西66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

 

親愛的張檢察長:

我來信表達自己對#MeToo社運人士黃雪琴和勞工社運人士王建兵的關切,他們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而遭受拘留。2人目前拘留在廣州市人民檢察院,他們的案件現在已經由警方提交到您的辦公室進行下一步行動。黃雪琴和王建兵僅因和平行使表達自由和結社自由就遭受拘留,應該立即獲釋。

以下資訊供您參考,黃雪琴和王建兵2人皆於2021年9月19日在廣州被捕,且遭受禁止通訊拘留超過6個月。王建兵直到2022年4月1日才與他的律師在線上第一次會面。我也對黃雪琴仍然無法和律師聯繫感到擔憂。

根據王建兵的律師,他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單獨關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那裡的環境惡劣。他的基本飲食不規律,且必須長時間接受審訊。據信黃雪琴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遭受同樣的不當對待。我更擔心黃雪琴據報在此期間體重明顯下降的情形,尤其她在拘留前的體重原本就只有大約50公斤。

 

黃雪琴和王建兵僅因行使表達和結社自由就遭受拘留,他們不應被起訴。國際人權法和國際標準保障結社和表達自由等權利。因此,我敦促您:

  • 立即釋放黃雪琴和王建兵。
  • 在他們獲釋前,確保黃雪琴和王建兵有不受限制的管道能定期和家人及自己選擇的律師聯繫,同時不受酷刑及其他不當對待。
  • 停止騷擾、逮捕和威脅其他和平行使結社自由和其他人權的人權捍衛者。

敬此

緊急救援 - 進行中

18
剩餘天數
截止日期:
2022-07-14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