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報告:俄羅斯非法移送平民,已構成戰爭罪且可能構成危害人類罪

  • 俄羅斯部隊虐待平民並將其逐出烏克蘭
  • 兒童遭強迫遷徙後與家人拆散
  • 年長者、身心障礙人士及兒童難以逃離俄羅斯

國際特赦組織於11月10日發布最新報告,表示俄羅斯當局將平民自烏克蘭佔領區強迫遷徙並驅離出境,已構成戰爭罪且可能構成危害人類罪。

最新報告《彷彿運送獄囚:俄羅斯非法移送烏克蘭境內平民,在「過濾」程序中侵犯人權》,內容詳述俄羅斯當局與俄羅斯掌控部隊,將烏克蘭境內平民強迫遷徙至俄羅斯境內或俄羅斯掌控區。許多兒童在此過程中被迫與家人分離,當局行為已違反國際人道法。

受訪者向國際特赦組織透露,當時被迫進行名為「過濾」的檢查程序,此程序不僅侵犯人權,有時也因此導致恣意拘留、酷刑與其他不當對待情形。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Agnès Callamard)表示:「強迫兒童與家人分離、讓平民離家數百公里之遠,再再證明俄羅斯的入侵,對於烏克蘭平民的衝擊何等嚴重。」

「俄羅斯部隊發動戰爭已經觸犯國際法,自從俄羅斯部隊開始攻擊烏克蘭,就無差別攻擊與非法殺害平民,泯滅無數性命、摧毀無數家庭,無一人倖免,連兒童也難逃一劫。」

「俄羅斯強迫遷徙與驅逐出境平民的行為已經構成戰爭罪,國際特赦組織認為必須以違害人類罪調查相關行徑。」

「所有遭強迫遣送與仍受非法拘留的平民必須立刻獲釋,而犯下上述罪行的人必須受到究責。位在俄羅斯拘留中心的兒童必須即刻與家人團聚,也務必協助他們返回烏克蘭政府掌控區。」

國際特赦組織記錄到多起案例,顯示包含兒童、年長者與身心障礙人士在內的特定族群,遭強迫遷徙至俄羅斯掌控區或遭非法驅逐至俄羅斯。其中一例是一名女性在過濾時遭拘留,被迫與11歲的兒子分離,無法與他團聚,明顯違反國際人道法。

在過濾時受拘留的人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們遭受酷刑與其他不當對待,包含毆打、電擊,以及利用處決威脅,有些人則被剝奪食物與水,許多人的拘留環境既擁擠又危險。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88位來自烏克蘭的受訪者,絕大多數是來自馬里烏波爾(Mariupol)、卡爾可夫(Kharkiv)、盧甘斯克(Luhansk)、赫爾松(Kherson),以及札波羅熱
(Zaporizhzhia)區域的平民。多數人(尤其是馬里烏波爾受訪者)表示遭到強迫,他們無從自主決定,只能被迫前往俄羅斯或俄羅斯佔領區。

國際特赦組織認為俄羅斯侵占烏克蘭領土為非法行為,頓內次克區域內受俄羅斯掌控的所謂「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  (DNR))也包含在內。

被迫從馬里烏波爾遷離

2022年3月上旬,馬里烏波爾東南部遭俄羅斯部隊全面包圍,撤離行動因此完全無法進行,城市的轟炸幾乎沒有停止,平民無法取得用水和電力,也無法使用暖氣。

3月中,有數千人終於得以撤離至烏克蘭政府掌控區域,但俄羅斯逐漸佔領馬里烏波爾後,又強迫平民遷徙至其掌控範圍的鄰近區域,阻斷他們逃跑的去路。平民表示他們感覺自己被迫搭上開往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的「撤離巴士」。

33歲的米蓮娜(Milena)向國際特赦組織敘述逃離馬里烏波爾的經歷:「我們開始問撤離的資訊,想找可能的路線⋯⋯我(從一名俄羅斯士兵)得知只能前往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或俄羅斯。另一個女生問了其他(撤離)方式,好比說去烏克蘭⋯⋯我們馬上得到回答,士兵打斷我們說:『如果不去頓內次克共和國或俄羅斯聯邦,你就一輩子待在這裡。』」

米蓮娜的丈夫是烏克蘭海軍陸戰隊前隊員,他在跨越邊境進入俄羅斯之際便遭到拘留,如今尚未獲釋。

強迫遷徙兒童與其他高風險族群

武裝衝突的相關法條禁止受保護個體遭到分別或集體強制從佔領區遷離,其中也包含平民在內。有些案例中,沒有家長或監護人陪同的兒童逃離至烏克蘭佔領區時,在俄羅斯檢查站遭到俄軍阻擋,並遣送至俄軍在頓內次克掌控的拘留中心內。

如前所述,一位11歲男孩在過濾時被迫與母親分離,已經違反國際人道法。4月中在馬里烏波爾的伊利奇鋼鐵廠(Illich Steel and Iron Works),男孩與母親於遭俄軍拘捕並拘留。

男孩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把媽媽帶到另一個帳篷去。她被訊問⋯⋯」

他們說會把我從媽媽身邊帶走⋯⋯我很恐慌⋯⋯

被迫與母親分離的11歲男孩

「他們沒說會把媽媽帶到哪⋯⋯然後我就再也沒聽過她的消息」。

報告也詳述強迫遷徙92位居民至頓內次克的情形,他們原本都待在馬里烏波爾設立給年長者和身心障礙人士的機構內。國際特赦組織記錄到幾起案例,顯示來自烏克蘭的長者似乎在逃離家園後,被安置在俄羅斯或俄羅斯佔領區的機構內。上述行為都已經侵犯個人權利,他們因此更難逃離俄羅斯,或與位在烏克蘭或其他地區的家人團聚。

另外先前在俄羅斯也有人表示,感覺自己被迫申請俄羅斯公民身分,或者自己的行動受到限制。被認定為孤兒或沒有家長照顧的兒童和某些身心障礙人士,取得俄羅斯公民身分的程序都經過簡化,這麼做的目的是讓俄羅斯家庭更容易領養這些兒童,已經違反國際法。

這些行為都再再顯示,俄羅斯政策有意將包含兒童在內的平民強制驅離烏克蘭,這亦表示除了非法驅逐與移送行為構成戰爭罪外,俄羅斯也很可能已犯下強制驅逐與強迫遷徙的違害人類罪。

侵權的搜索程序、拘留和酷刑

逃離或強迫遷徙至俄羅斯佔領的區域或俄羅斯的烏克蘭平民,在進入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跨越邊界進入俄羅斯,以及離開俄羅斯前往第三國時,常被迫經過一道侵權的搜索程序,這道程序侵犯他們的隱私權和身體自主性。

在過濾點,官方人員會替每個人拍照、採集指紋、檢查手機、強迫一些男人將上衣脫掉,再長時間審問這些人。

國際特赦組織記錄到7個在拘留期間遭受酷刑和其他不當對待的案例,其中一個案例是31歲女性,另一個案例是17歲青少年,其他5個案例是20多歲或30多歲男性。

4月28日,維塔利(Vitalii)搭乘撤離巴士,試圖離開馬里烏波爾時遭拘留。俄羅斯士兵宣判他的文件有問題之後,強迫他和其他幾名男子搭上一輛公車。他被載到頓內次克附近的多庫恰耶夫(Dokuchaevsk),和15名男子待在同一個牢房,隨後接受審問。

「他們用膠帶捆住我的雙手,用袋子套著我的頭,再用膠帶纏住我的脖子⋯⋯」

他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們用膠帶捆住我的雙手,用袋子套著我的頭,再用膠帶纏住我的脖子⋯⋯然後他們說:『告訴我們所有事情⋯⋯告訴我們你在哪裡服役、哪個基地?』 [我說我不是士兵後,] 他們開始用力毆打我的腎臟部位⋯⋯我跪著,他們大部分是在踢我。把我帶回車庫後,他們說:『我們每一天都會這樣對你。』」

國際特赦組織記錄到的其他案例,已構成國際人權法下的強迫失蹤,以及非法監禁、酷刑和不人道待遇等戰爭罪。

何賽因(Hussein)是來自亞塞拜然的20歲學生,3月中從馬里烏波爾逃往札波羅熱時遭拘留,時間接近一個月。他被控為烏克蘭軍隊成員,接受審問時遭毆打。

何賽因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其中一名士兵說:『這樣他什麼都不會說,拿電擊器來。』電擊器有兩條線,他們將線分別纏在我的雙腳拇趾上後開始不斷電擊我⋯⋯他們也不斷毆打我⋯⋯我失去了意識。他們潑我一桶水,我又醒來。我受不了了,就說:『對,我是士兵。』他們繼續打我,我從椅子上摔下去,他們就把我拉起來。我的雙腳都在流血。」

何賽因每天都受到處決、毆打和電擊威脅,直到他4月12日獲釋的前幾天。

俄羅斯和俄羅斯控制的部隊必須立即停止他們對受拘留者的暴力行為。

阿格妮斯・卡拉馬爾(Agnès Callamard)

「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辦公室和其他相關當局必須調查這些令人厭惡的罪行,包含受害者屬於風險族群的案例。所有須對驅逐出境和強迫遷徙負責,以及在過濾時犯下國際法下的酷刑及其他不當對待的人,都必須面對司法制裁。」

研究方法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烏克蘭88名女性、男性和兒童。在訪問時,除了一名受訪者,其他人都在烏克蘭政府控制的區域,或歐洲某個安全的第三國。一人仍留在俄羅斯控制的區域。

追究戰爭罪的責任

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起,國際特赦組織便開始記錄戰爭罪和其他違反國際人道法的行為,可在此閱讀國際特赦組織發表的所有內容。

國際特赦組織不斷呼籲需追究應對入侵烏克蘭和違法行為負責的俄羅斯部隊成員和官員,也樂見國際刑事法院在烏克蘭開啟進行中的調查。要在烏克蘭完整追究責任,需要聯合國及其機構的共同努力,以及根據普遍管轄權原則,在國家層級採取的新措施。

相關資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