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力量改變了世界

相關文章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副秘書長 楊宗澧

 

1960年,葡萄牙在當時獨栽者薩拉查(Salazar)的統治下,有兩名學生在里斯本因公然舉杯為自由而乾杯,為此他們被逮捕並判刑七年。這則新聞引起一名英國律師彼得‧班能森(Peter Beneson)的關注,並且開始思考改變世界的可能。他認為葡萄牙政府也許會在全世界同時寫信的民間壓力下釋放這兩名學生。於是他開始找來願意與他一起行動的一群人,在1961年5月28日共同在報章撰文發表〈被遺忘的囚犯〉一文,聲援八位因言論或政治觀點遭逮捕且未受公平審判的異議人士,這八位被遺忘的囚犯,不僅有一般平民,也包含了牧師、神父、律師、醫師、工會人士等。

 

這篇文章除了在世界各地吸引許多媒體刊載,班能森發起的草根行動也獲得熱烈的迴響,許多民眾開始提筆寫信,以筆為劍展開一場寧靜的寫信革命。日後,這股草根力量組織而成全世界最大的人權團體—「國際特赦組織」,目前國際特赦組織在全世界有超過220萬以上的會員,並在全球七十多個國家設有分會。

 

五十年後的今天,在新媒體科技的推波助瀾下,在年初我們即先後看見突尼西亞以及埃及兩國人民改變了長期被單一政權所把持的政治體制。當然許多輿論讚揚新世代以最新的網路工具推特、臉書等改變了他們的政治,即使回到台灣在地脈絡來看,近幾年社會運動同樣帶來了一些新的變化,尤其是新興的媒體與網路媒介的確帶動了更多改變的可能性,但我們也仍然必須理解到,關鍵還是在於人民從議題而來的感覺以及對行動的渴求,人民自覺與作主的力量,才是帶來改變的根本。

 

許多人常指出社會的改變是來自於歷史之下的偶然,不可否認,社會改變當然有其主客觀因素存在,然而公民力量之所以撼動人心,通常是因為有和平、非暴力的本質存在,這樣的公民意識一旦被喚醒,所帶來的改變力量往往是有權力者所難以想像的巨烈,一旦掌權者忽視了公民力量,遍地開花的和平革命將會撲天蓋地而來。因此,1974年葡萄牙的康乃馨革命,軍人以康乃馨代替子彈,以和平政變方式結束薩拉查統治葡萄牙後20世紀西歐國家中為期最長的獨裁統治;而如今則有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再次引發阿拉伯世界邁向政治民主化的新一波契機。

 

當然,經濟快速崛起的亞洲社會相信將是世界下一個關注的焦點:亞洲公民社會力量的崛起與改變是否可能?尤其2007年緬甸的番紅花革命雖遭受到軍事政府血腥鎮壓,但翁山蘇姬的釋放卻又帶來另一個振奮緬甸民間社會的希望訊息。而整個區域裡,未來中國勢必扮演關鍵性的角色,中國政府近年來雖然對於維權人士仍採高壓,但民間社會也持續找機會有所突破,國際社會也都在關注中國是否仍要繼續採行「具中國特色的民主」,還是要走向一個公民崛起的民主。

 

政權的替換只是公民力量展現的結果之一,以葡萄牙為例,康乃馨革命雖終結了法西斯獨裁統治,但整個社會卻度過了兩年不安、騷動的過渡時期,這也顯示民主的深化、人權的保障,絕不會是由上而下憑空而來,必須是草根力量持續行動與監督下的結果。人民力量的崛起獲許帶來獨裁政治的一夕垮台,但邁向一個有尊嚴、人權和社會正義的公民社會,需要時間的累積以及各領域間持續的對話,也許有人認為真正的改變不知道要等到何時,但唯有人民持續自我壯大社會力,時間將是站在人民這邊的。畢竟,當初的彼得‧班能森沒想到簡短的一封信竟會為世界帶來如此巨大的能量與改變;突尼西亞、埃及的人民或許也沒料到能真正讓獨夫垮台,而事實證明,來自草根的力量確實足以撼動這整個世界。

 

本文刊載於2011/2/14 中國時報「觀念平台」http://bit.ly/eKbKYJ ,此為全文

相關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