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能調查移工死因令家屬絕望

國際特赦組織8月26日表示,即便證據顯示移工早逝與不安全的工作環境有關,卡達當局依然未能調查過去10年來上千名移工的死因。國際特赦組織的新報告《在他們的人生巔峰》(In the Prime of their Lives)記錄卡達常在沒有進行足夠的調查之前,就為移工開立死亡證明,並將死因歸究於「自然死亡」或定義模糊的心臟衰竭。這些死亡證明——被一位頂尖病理學家描述為「毫無意義」——排除了痛失至親的家人得到賠償的可能,這些家庭在失去主要的經濟支柱後,大多面臨經濟困難。

國際特赦組織特別強調卡達極端的氣候對勞工造成的風險,尤其是在此氣候中進行長時間、高強度的工作。雖然卡達近期施行新規定來保障勞工權益,但主要的風險仍然存在,當局對於調查高溫所造成死亡的規模幾乎毫無作為。國際特赦組織除了諮詢頂尖醫療專家及檢視與數千件死亡相關的政府數據,更分析了18份的死亡證明,並訪問六名30至40歲就過世男性的家屬。

國際特赦組織社會與經濟正義主任Steve Cockburn表示:「相對年輕、健康的男子在高溫下長時間工作後猝死,引發對卡達工作環境安全性的嚴重質疑。卡達當局未能調查移工死亡的潛在原因,就是在忽視警訊,然而若有正視警訊並妥善處理,即可拯救生命。這是侵犯生命權的行為。卡達當局也剝奪了這些痛失至親的家人們求償的權利,並留下他們獨自面對痛苦且無解的難題。」  

「我們呼籲卡達當局,完整調查所有移工的死因。如果勞工過世前長期暴露於極端高溫等危險環境之中,且無法確認其他死因,卡達應為移工家庭提供足夠的補償,並立即採取行動以改善對於其他勞工的保護措施。未能調查、補償及避免移工死亡,代表卡達未能履行保障及保障生命權的義務。」

流行病學專家表示,一個資源充足的衛生系統,僅會有1%的病例無法準確判斷死因,但國際特赦組織檢視來自移工主要派遣國的數據,發現卡達移工死因不明的比率高達近70%。

Sujan Miah © Private
Sujan Miah © Private
死因不明的死亡規模

國際特赦組織檢視18份卡達於2017年至2021年為移工開立的死亡證明。其中15份並未提供潛在死亡因素的資訊,而是使用如「自然因素造成急性心臟衰竭」、「原因不明的心臟衰竭」和「自然因素造成急性呼吸衰竭」等用詞。

類似的用詞也出現在卡達2015年開始的世界盃場館建設報告中,35起死亡案件有超過一半都以「非職災相關」的理由記錄——顯示這些案件應該皆未進行有效的調查。

權威病理學家暨世界衛生組織死亡證明工作小組成員大衛.貝里醫師(Dr. David Bailey)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

這些詞彙不該在未解釋根本原因的情形下就列在死亡證明上。基本上,每個人最終都會因呼吸或心臟功能衰竭而死亡,這些詞彙若未加以提供解釋根本就毫無意義。

國際特赦組織從多個管道分析死亡資料,當中顯示移工的死亡案件絕大多數都未提供解釋。卡達的官方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9年間,包含所有年齡層與職業在內,非卡達籍人士共有15,021位死亡,但這些死亡原因的數據由於缺乏調查,所以並不可靠。

卡達的數據資料將許多死亡原因歸類為「心血管疾病」,但這可能是為了掩蓋大量未提供解釋的死亡案例。東南亞國家的死亡數據也指出了這個現象,因為絕大多數的移工都來自這個區域。

例如,孟加拉政府的數據顯示,在2016年11月至2020年10月間於卡達死亡的孟加拉籍人士,其中71%都被卡達政府歸因於「自然死亡」。

衛報一項調查也指出在2010年至2020年間,69%來自印度、尼泊爾和孟加拉的勞工死亡案例都被歸因於自然死亡。

猝死案例
Yam Bahadur Rana © Private
Yam Bahadur Rana © Private

國際特赦組織深入調查六名移工的死亡事件——四名建築工人、一名保全人員和一名卡車司機。他們都沒有任何已知的潛在健康狀況,前往卡達前也都通過強制健康檢查。他們的家人都沒有得到賠償。

40歲的曼佐爾.汗.帕坦(Manjur Kha Pathan)是卡車司機,一天工作12至13小時。他曾抱怨車上的冷氣故障。2021年2月9日,曼佐爾在工作時昏倒死亡。

32歲的蘇揚.米亞(Sujan Miah)在沙漠裡一處工地擔任管鉗工。2020年9月24日早晨,他的同事發現他死在床上。蘇揚.米亞過世的前四天,該地氣溫都超過40°C。

34歲的圖爾.巴哈杜爾.加帝(Tul Bahadur Gharti)從事建築工作。2020年5月28日,在39°C高溫底下工作大約十小時後,他在睡夢中過世。

34歲的蘇曼.米亞(Suman Miah)從事建築工作。2020年4月29日,他在38°C高溫底下長時間工作後去世。

34歲的亞姆.巴哈杜爾.拉納(Yam Bahadur Rana)在機場擔任保全人員,他工作時必須長時間坐在戶外陽光下。2020年2月22日,他在工作時去世。

34歲的穆罕默德.考查爾.汗(Mohammad Kaochar Khan)是一名水泥工。2017年11月15日,他被發現死在床上。

國際特赦組織在尼泊爾和孟加拉訪問這些男子的家人。家人強調自己對他們的死亡感到震驚,也強調他們相信自己的親戚健康狀態良好。幾位家人描述自己的親戚在工作時,時常暴露於極端高溫和艱難的條件之中。

亞姆.巴哈杜爾.拉納的妻子普米薩拉表示:   

(我先生)必須在太陽底下長時間坐著。我覺得他應該是因乾燥和高溫造成心臟病發作,因為我從來都不知道他生病了。

圖爾.巴哈杜爾.加帝的妻子比帕娜表示: 

「我從來沒聽他提過自己有任何疾病……我收到他猝死的消息時簡直難以相信……我先生被燒掉了。我感覺自己好像在油裡面燃燒。」

Tul Bahadur Gharti © Private
Tul Bahadur Gharti © Private
極端高溫帶來的健康風險

國家有保障生命權的義務,以及確保健康工作和環境條件的義務,這包含透過立法或其他方式來保護生命免受可合理遇見的威脅。卡達工人所面臨的生命和健康風險中,紀錄最完整且可預見的就是暴露於極端高溫和潮濕的環境,這也是許多報告的主題。

2019年,卡達政府委託希臘的FAME實驗室研究此議題。研究發現當時僅受卡達法律規範最低保護的工人,中暑機率遠大於通常有著更高保護標準的世界盃工程人員。

2019年一篇發表在《心臟學》(Cardiology)期刊的研究,發現高溫環境與卡達的尼泊爾移工死亡有關聯,並得出結論,若提供有效的熱防護機制,指出「2009至2017年間,因心血管疾病死亡的517位(尼泊爾移工)中,有高達200例是可以避免的」。

直到最近,卡達主要的職場熱壓力保護機制,是在6月15日至8月31日的特定時段,禁止戶外工作。其他時間則沒有相關限制。2021年5月,卡達將夏季工時禁令延長為6月1日至9月15日,也增加其他規定,包含測量溫度和濕度的酷熱指數達到32度時,禁止戶外工作。新法也給予勞工更多權利,他們若擔心熱傷害,可以停止工作並向行政發展、勞工和社會事務部(Ministry of Administrative Development, Labour and Social Affairs)投訴。

大衛.維格曼(David Wegman)教授是建築業健康與安全專家,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即便新法已有進步,仍「遠不及暴露於各式熱壓力的勞工所需要的保護」。

雖然新規定確實有提供更多保護,嚴格來說卻沒有包含適用於該氣候條件和工作性質的強制休息時間。他們給予員工在天氣熱時「自行調整步調」的權利。因為卡達的勞工和雇主之間權力極端不平等,國際特赦組織諮詢的專家強調,依賴「自行調整步調」對很多勞工來說不可行,勞工的安全「高度依賴」強制休息。

「我們的夢想消逝殆盡」

卡達政府沒有提供國際特赦組織採訪的任何家庭,一個能夠釐清親人潛在死亡原因的驗屍程序。這代表死因無法被確認是否是由工作環境所造成,因此排除了家人得到來自雇主或卡達當局賠償的可能。  

國際特赦組織和蘇曼.米亞的家人在孟加拉的家中見面,包含他兩個年幼的孩子。他們是從蘇曼的同事得知他的死訊,卡達當局沒有聯絡他們或提供解剖的程序。

蘇曼的妻子蘇米.阿克特表示:「我一開始根本無法相信。我幾個小時前才和他說過話。」

孟加拉福利委員會給了蘇曼的家人30萬孟加拉塔卡(約為美金3500元),但這筆錢都用來償還蘇曼前往卡達工作的仲介費債務。

穆罕默德.考查爾.汗也付了仲介費以得到他在卡達的工作。他的家人透過賣地和貸款,資助他部分費用共35萬孟加拉塔卡(約為美金4130元)。他們也得到孟加拉政府財務補助,這筆錢用來付清穆罕默德的仲介費債務。

穆罕默德的兄弟迪達魯.伊斯蘭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我兄弟去世後,我們的夢想消逝殆盡。他原本希望能改善我們所有人的生活水準,但我們從來無法存到錢,因為他的薪水大部分要用來支付移居到卡達的費用。

這些家庭面臨的困境,描繪了持續困住卡達移工的剝削循環。自從在2010年獲得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主辦權,卡達勞工法已有多次顯著的正面改革。但施行與執法的鬆散代表實際進步緩慢,剝削仍然常見。許多移工任由無良雇主擺佈,而雇主虐待勞工的行為也不受懲罰。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卡達應藉由採取與工作風險相符的強制休息,以及改善死亡移工案件的調查、證明和補償,來強化保護移工不受極端高溫傷害的法律。

國際特赦組織社會與經濟正義主任Steve Cockburn表示:「卡達必須設立特別小組徹底調查每位勞工的死因,並且確保暴露於極端高溫等工作條件無法排除為死因的所有案例,都確實得到應有的賠償。」 

「卡達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他們不僅有財力做得更好,也有義務這麼做。」

背景資訊 

專家列出一系列的方法,可用來判斷死亡案例的死因是否為暴露於極端高溫。這些方法包含調查工作地環境、勞工病史以及多種醫療檢驗,以排除其他可能的死因。

官方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9年共有15,021位非卡達籍人士在卡達死亡。這不等於因工作環境死亡的移工人數,因為它包含所有年齡層、職業和死因的人。

官方數據並未公布在世界盃準備過程中死亡的勞工人數。卡達的交付與傳承最高委員會(Supreme Committee on Delivery and Legacy)表示,他們監管的世界盃專案計畫中,自2015年至今共有35人過世,但是其他與舉辦比賽有關的基礎建設專案計畫,無法估算死亡人數。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