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國際特赦組織六十年

相關文章
 
國際特赦組織於1961年創立以來,我們一直為像你/妳這樣的人提供支持,採取行動以締造更美好的世界。現在就來簡單總結你/妳帶來的種種改變:
 
「隨意一天打開報紙,你會看到報導敘述世界某個角落有人遭到監禁、酷刑或處決,只因為政府無法接受他的意見或信仰。無力感朝讀者蔓延,但倘若全球厭惡這些情形的情緒可以凝聚成一股動能,世界就能帶來實質改變。」
——國際特赦組織創始人彼得.班納森(Peter Benenson)
 
 
國際特赦組織於1961年創立,我們認為凝聚平凡的力量能為世界帶來非凡的影響。如今。國際特赦組織成為全球的人權運動,結合1,000萬人的集體力量,為正義、平等和自由奮鬥。舉凡倫敦、聖地牙哥、雪梨或香港,來自各地的人民齊聚一堂,堅守人權應受到尊重和保障的信念。
 
改變非一朝一夕能造成,需要堅持不懈和對人性抱持信念才能達成。各位促成的結果,就是讓成千上萬因信念、生活方式而遭到關押的人獲釋;讓數十國終結死刑;讓逍遙法外的領導者負起責任;讓法律得以修正,拯救許多生命。
 
60年來的整體運動該如何衡量?我們可以細數這些地方——有些遭到控訴的人獲得了公平審判;有些死刑犯獲救免於處決;有些被監禁的人不再受到酷刑對待。人權運動者獲釋後繼續為人權奮鬥;孩童在課堂中學習自身權利;許多家庭安全地從難民營返回家中。又或者是,邊緣化社群上街要求停止歧視、保衛家園不受破壞、使政府通過法律終結女性終日所受的虐待。
 
六十載過去,國際特赦組織仍在為全球的人權努力。我們不會停下腳步,直到人人都能享有人權。
 
「我首次把國際特赦組織的蠟燭點亮時,心裡浮現一句古老諺語:與其詛咒黑暗,不如點亮蠟燭。」——彼得.班納森
 
 
 人性的勝利:過去60年來各位帶來的影響 
 
 
  • 1961年,英國律師彼得.班納森得知,有兩位葡萄牙學生因為自由舉杯而遭到監禁,因此發起了一項全球運動「1961特赦呼籲」(Appeal for Amnesty 1961)。他希望釋放良心犯的訴求被印製在報章雜誌上流通全球,最後成為國際特赦組織的起源。到了1966年,已有1,000名囚犯獲釋,正是因為有像你/妳一樣的人努力不懈,期望讓世界更加美好。
  • 1962年,國際特赦組織派律師前往南非觀察尼爾森・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審判。曼德拉寫下了這麼一段話:「他僅僅是待在那邊、提供協助,就足以給我們莫大的啟發和鼓舞」。
  • 1973年,國際特赦組織發起首次完整的緊急救援行動,鼓勵大眾為出於政治因素而被捕的巴西教授Luiz Basilio Rossi挺身而出。Luiz認為大眾的支持對於改善他的處境有極大貢獻:「我的案件已被公諸於世,他們如今無法置我於死地。隨後我受到的壓迫減少,整體情況也有所改善。」從此以後,全球的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便開始為成千上萬的個案、家庭和社群倡議,將近1/3的案例都促成正向改變,而即使未有實質的正面結果,也能激勵人心、帶來希望。
「收到這些美麗的卡片和充滿鼓勵的文字,讓我知道你們與我並肩同行,真的讓我內心激動不已,也充滿喜悅⋯⋯非常謝謝你們。」——秘魯良心犯 Elmer Salvador Gutierrez Vasquez
  • 1970年代,智利總理奧古斯都.皮諾切(Augusto Pinochet)的新政權同意讓國際特赦組織派出三人小組,進行大規模人權侵害調查。在超過20年之後,國際特赦組織依然持續參與法律程序,讓皮諾切最終在英國因其在智利所犯下的罪行被捕。1979年,在阿根廷發生魏地拉(Jorge Rafael Videla)所領導的軍事政變後,國際特赦組織發布一份人數高達2,665的阿根廷「強迫失蹤」名單,協助這些個案的親友重獲正義、讓加害者負起責任。我們在同一時代榮獲諾貝爾和平獎,評委認為我們「對守護自由、捍衛正義有所貢獻,也因此維護世界和平」——這對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在全球的辛勤耕耘和堅定信念實為莫大的肯定。
 
  • 我們與支持者在1977年開始與死刑抗戰,當時只有16個國家廢除死刑。如今,已有108個國家廢除死刑,超過全球國家總數的一半。2011年至今,許多國家已完全廢除死刑,包含貝南、查德、剛果民主共和國、斐濟、幾內亞、拉脫維亞、馬達加斯加、蒙古、諾魯、蘇利南等國。認為生命權神聖而不可侵犯的信念造就了我們的成功。有了你/妳的支持,我們會持續努力,直到全世界永遠終結這種殘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懲罰為止。
  • 1984年,聯合國大會在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努力之下,通過了《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各國如今在國際法的規定之下,必須採取有效措施來防止領土內發生酷刑,並禁止將個人移送至任何可能會施以酷刑的國家。

 

  • 1994年,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成立。在此之前,國際特赦組織早已於1980年代對於台灣的政治犯展開關注與救援,派送國際特赦組織代表旁聽美麗島軍事審判與參觀綠島監獄等,並於其後數十年多次派代表來台並與台灣在地小組合作,不間斷地關心台灣人權。

 

  • 1990年代,國際特赦組織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後,針對科威特的人權侵害發布報告,登上全球媒體頭條。我們的團隊也在巴西發起酷刑和法外處決的相關行動,並隨即收到總統費爾南多(Fernando Collor)的立即回應,表示「我們不能、也不會讓巴西被貼上暴力國家的標籤」。另外,我們也讓全球關注300,000名童兵的困境,並與其他5個國際非政府組織一同成立了《禁用童兵聯盟》(Coalition to Stop the Use of Child Soldiers)。
 
  • 2002年,經過國際特赦組織長期施壓,國際刑事法院(ICC)終於誕生,深入調查、起訴可能犯下危害人類罪、種族滅絕、戰爭罪和侵略罪行的人,包含政治領導人物、武裝部隊領導人以及其他高層人物等。
  • 經過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和其他夥伴20年的努力,全球《武器貿易條約》(Arms Trade Treaty, ATT)終於在2014年生效,對人權而言是一大勝利。條約旨在停止武器不負責任的隨意流通,導致數百萬人傷亡、武裝衝突加劇以及大規模人權侵害的情形。若沒有我們的捐款人、會員和行動者支持,絕對無法達成這樣的勝利。
 
  • 在倡議人士擴大呼籲、提倡改變之下,我們在2010年代和2020年代迎來來許多人權勝利。舉例而言,我們與印度奧里薩邦的原住民族群孔德族(Dongria Kondh)合作,防止印度礦業公司Vedanta將他們趕出傳統領地。在這樣的努力之下,印度政府拒絕讓礦業在該地進行開採計畫。
 
  • 2013年,巴布亞紐幾內亞撤除了充滿爭議的《巫術法》(Sorcery Act),該法規定若遭殺害之受害者被控施行巫術,則加害人得以減刑。巴布亞紐幾內亞長期以巫術之名毆打、殺害甚至對女性施以酷刑,撤銷這條法律讓終結針對婦女的暴力向前邁進重要的一步。隨後針對家暴情形的《保護家庭法案》(Family Protection Act)也獲通過,人權好消息更是錦上添花。
 
  • 2015年,經過國際特赦組織和支持者的種種壓力,殼牌(Shell)石油公司設於奈及利亞的子公司宣布向15,600位農、漁民賠償5,500萬英鎊,因為殼牌在2008年所發生的兩大漏油事件讓位在波多(Bodo)社區的他們損失慘重。許多社區也在殼牌的疏忽之下受到衝擊,這次勝利形同為他們鋪路,讓他們能更順利的採取進一步行動。2021年,英國最高法院裁定,允許位於尼日三角洲的其他兩個受衝擊社區對殼牌提告。
 
  • 2015年,在國際特赦組織與其他非政府組織的聯合施壓之下,聯合國通過規定加強囚犯人道待遇的規範。修正後的法條更尊重囚犯的人權,內容著重復原計畫、保護囚犯免受酷刑、更容易取得醫療照護,以及限制懲處的使用等(包含單獨監禁)。
 
  • 2015年,愛爾蘭在全民公投後,成為全球第一個民事婚姻完全平權的國家。國際特赦組織愛爾蘭分會秘書長Colm O' Gorman就表示:「這(決定)讓LGBTI族群知道,無論他們身在何處,他們的關係和家庭都很重要。」

  • 2019年,在台灣在地團體多年的努力之下,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總部及各分會合作發起全球連署,進行國際倡議與遊說,一起迎來台灣成為同性婚姻合法化亞洲第一的好消息。而後續的倡議也仍在進行中。

 

  • 查德前總統暨總理海珊.哈布雷(Hissène Habré)因在1982年至1990年的就任期間犯下危害人類罪、戰爭罪以及施以酷刑等,於2016年5月30日被判處終身監禁,成為國際正義的代表性案例。我們提供了訴訟所需的相關資料,包含自1980年代起的報告、國際特赦組織前員工提供的專家證詞,以及其他證據等。

  • 同樣在2016年,社運人士Albert Woodfox在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施壓數十年後,終於在美國獲釋。他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大牢裡遭受單獨監禁43年又10個月,是美國單獨監禁史上存活最久的案例。他說:
     
「收到全球的聲援信真的非常重要。這讓我覺得自己還有價值、給我力量,讓我確信我做的並沒有錯。」
  • 2017年,肯亞高等法院阻止了當局單方面要關閉達達難民營(Dadaab refugee camp)的決定。這是全球最大的難民營,若關閉會讓超過260,000位索馬利亞難民面臨遣返的風險,而索馬利亞境內早因武裝衝突而滿目瘡痍。法院的裁決來自於兩個肯亞人權組織所發起的連署,國際特赦組織也參與支持。
  • 2018年,薩爾瓦多的提歐朵拉.卡門.瓦茲奎茲(Teodora del Carmen Vasquez)在入獄十年後獲釋。薩爾瓦多視墮胎為違法行為,而她遭受胎死腹中而流產的痛苦,卻因此被以墮胎起訴並定罪。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從2015年開始就不斷為她倡議,發起連署、街頭示威,最終她在法院將令人髮指的30年刑期緩刑後獲釋。
 
  • 2018年,女性權利因愛爾蘭的公投有了重大提升。當時公投翻轉了憲法禁止墮胎的禁令,為婦女帶來重大勝利。這是經過多年倡議所達成的結果,而國際特赦組織也一同參與其中。2020年,阿根廷終於合法化墮胎行為,這對婦女而言是一大勝利,對我們長年倡議的支持者也是。這可以鼓勵其他國家一同認可安全、合法的墮胎行為。對於台灣提供的巨大支持,國際特赦組織阿根廷秘書長Felicitas Rossi表達感謝:
「2020年12月29日,阿根廷正如火如荼進行墮胎合法化的辯論,我們在這個決定性時刻發起了一項行動,高舉發光的衣架在國會前面呼籲議員締造歷史,向秘密墮胎手術說再見。我希望這波綠色浪潮可以跨越國界,對世界各國的女性及具生殖能力者的人權,帶來更深遠的影響。我致上滿滿的感謝和感動,我以身為國際特赦組織的一員為榮。」
 
  • 2018年,歐洲人權法院裁定,英國情報局攔截數百萬私人通訊,違反人權法。2021年,歐洲人權法院進一步擴大指標標性判決,明確表示不受限制的監控侵害人們的隱私權和表達自由,並以此要求建立強大保障措施來防止這樣的濫權行為。
 
  • 2019年,獅子山共和國解除禁令,讓懷孕女性也能接受教育,並認定原先的禁令帶有歧視。國際特赦組織參與此案,提供針對該議題及法條的相關研究。這項裁決讓其他正在考慮或已實施禁令的非洲國各國傳達了強烈訊息。
 
  • 2019、2020年,丹麥、瑞典和希臘終於承認未經同意的性行為即為強暴。這項議題已經過女性權利和倖存者團體倡議多時,國際特赦組織也曾發起「來談談合意」(Let’s Talk About Yes)倡議運動。西班牙也發起草案,定義未經同意的性行為即為強暴,符合國際人權標準。
 
「當我感到絕望至極,是國際特赦組織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我收到的訊息讓我無比感動,令我重拾希望。」——人權個案Moses Akatugba
 
 
 近期重大勝利案例 
 
寫信馬拉松15項重大勝利
 
 
 更多案例 
 
相關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