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科技龍頭參與大規模人權壓迫

  • Facebook參與全國大規模內容審查
  • 越南良心犯監禁數量破紀錄,其中40%的良心犯都因使用社群媒體入獄
  • Facebook及YouTube充斥著政府資助的騷擾行徑
國際特赦組織發布新報告,指出科技龍頭Facebook和YouTube淪為越南政府監控和騷擾人民的工具,而且這些公司很可能繼續聽命高壓政府,對人權形成一大警訊。
 
《讓我呼吸!越南網路言論審查及入罪化》這份78頁的報告揭露了越南系統性壓迫網路和平言論的行徑,包括大規模「地理封鎖」(geo-blocking)被視為批判政府的內容,於此同時,政府底下的人手也會在這些平台上操弄詭計多端的活動,騷擾用戶,讓他們感到恐懼因而噤聲。
 
這份報告記錄了多位人權捍衛者及倡議人士的訪談內容,包含前良心犯、律師、記者、作家等,另外也整理Facebook及Google提供的相關資訊。報告也揭露越南目前關押了170位良心犯,其中69人只因使用社群媒體便遭監禁,這個數字比國際特赦組織在2019年估計的良心犯數量要高出許多
 
「過去10年來,越南的表達自由在Facebook和YouTube上蓬勃發展,然而,最近當局卻開始鎖定網路的和平言論,認為這是對政權的威脅。」
國際特赦組織區域倡議副秘書長Ming Yu Hah表示。
 
「如今,這些平台成為言論審查、網路部隊和網軍激進言論的戰場,但是平台本身不僅袖手旁觀,甚至介入助長情況惡化。」
 
2018年,Facebook在越南地區的收入趨近10億美元,幾乎佔東南亞淨利潤1/3;而旗下擁有YouTube的Google同一期在越南的獲利也高達4.75億美元,主要來源為YouTube廣告收入。這些驚人的獲利規模反映出,越南對於Facebook和Google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市場。
 
Ming Yu Hah提到:「Facebook是越南目前最大、獲利最多的平台。企業無論在何處營運都有尊重人權的責任,在越南也不例外。Facebook明明可以做更多事來抵制越南這種令人髮指的壓迫行為。對數百萬越南網民而言,Facebook為建立自由開放的社會帶來許多希望——而Facebook至今仍有能力達成這樣的願景。」
 
「與其把這些平台變成攻擊的武器,越南當局應停止壓迫行使表達自由權的人民。每個越南人,無論其政治傾向為何,都有權在網路和現實生活中參與公共事務。」
 
 
越南當局施壓,Facebook和YouTube逐漸言聽計從
 
2020年4月,Facebook宣布已同意「更加」遵守越南政府的要求,協助審查「反政府」的貼文,此外,Facebook為自己辯護,表示越南政府用降低平台流量作為警告,因此他們才改變政策。
 
在Facebook宣布迎合越南當局的審查要求後,Facebook於2020年11月發布了新一期透明度報告。根據報告,Facebook以越南法律為根據,限制發布內容的比例提高了983%,從上期報告的77筆增加到這次的834筆。
 
同時,YouTube也因為持續迎合越南當局的審查要求而屢獲當局肯定。
 
根據越南國營媒體報導,資訊與通信部部長阮孟雄(Nguyen Manh Hung)於10月發表言論,表示Facebook和Google遵守移除「不良資訊、反政黨與反政府的政治宣傳」的程度都超出以往,分別達到95%以及90%的審查要求。
 
 
平台封鎖內容,向壓迫性法律屈服
 
國際特赦組織報告中的各項證據顯示,Facebook和YouTube不斷在越南提高內容審查的程度。
 
有些用戶發現自己的內容被以措辭含糊的地方法條進行審查,像是越南刑法的「濫用民主自由」,而國際特赦組織認為這些法條有違越南基於國際人權法的義務。這些用戶內容經審查後,Facebook便將內容進行「地理封鎖」(geo-blocks),也就是越南使用該平台的用戶都無法看見這些內容。
 
民主派倡議人士阮文莊(Nguyen Van Trang)目前在泰國尋求庇護,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2020年5月時,Facebook通知他某篇貼文因「當地法律限制」而遭禁止。從那之後,Facebook就封鎖了他所有提及共產黨高層官員名字的貼文。
 
「我已經對Facebook失去信心,不再那麼常發文了。試想,你花了多年經營你的Facebook帳號和貼文,寫下你對民主的熱情,結果Facebook簡單的一個舉動,就輕易抹去你數年來的努力。」阮文莊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阮文莊在YouTube上也有相似經驗,但與Facebook不同的是,YouTube會給予提出申訴的選項。阮文莊在YouTube上有些內容被成功還原、有些則無,但他從未得到YouTube的任何解釋。
 
 
未經知會移除內容
 
張周友明(Trương Châu Hữu Danh)是知名的自由記者,他的Facebook不僅擁有15萬人追蹤,帳號也經過Facebook驗證。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在2020年3月26日到5月8日期間,他曾針對禁止稻米出口和大眾關注的胡淮海(Ho Duy Hai)死刑案發過上百則貼文,結果在6月時,他發現自己的Facebook貼文在未經通知下,全數無預警消失。
 
國際特赦組織也從其他Facebook用戶聽到類似事件,特別是當貼文提及河內農村公社Dong Tam的土地爭議案,文章就會消失。這起案件在當時引起高度關注,因當地村民反對將土地讓予軍事通訊公司Viettel,結果兩方對峙演變為村民與維安部隊間的武力衝突,造成村長和三名警員在2020年1月因衝突喪命。
 
Facebook在2020年4月發布新政策之後,土地權利社運人士Trinh Ba Phuong和Trinh Ba Tu紛紛回報,他們曾分享有關Dong Tam的貼文,卻都在Facebook未通知的情況下遭到撤除。
 
2020年6月24日,這兩名社運人士因大幅報導Dong Tam事件而遭到逮捕,罪名為觸犯刑法第117條「製造、儲存、散播、或鼓吹反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的資訊、文件及物品」;兩人目前仍處於關押狀態。在被逮捕後,兩人的Facebook帳號也因不明原因消失。國際特赦組織認為Trinh Ba Phuong和Trinh Ba Tu兩人皆為良心犯。
 
 
人民因使用社群媒體遭到逮捕、騷擾、攻擊
 
越南當局的壓制行動讓使用社群媒體的人受到騷擾、恐嚇、起訴和關押。
 
目前有170位良心犯被越南政府監禁,數量超越國際特赦組織在越南歷來的紀錄。其中40%的人都因和平使用社群媒體而遭到監禁。
 
2020年有27位良心犯入獄,而其中的21位(78%)皆因和平的網路活動而觸犯刑法第117或331條,而Facebook和YouTube常使用的「地方法律限制」(local legal restrictions)就是這兩條法律。
 
這些人被認為犯下的「罪」包含在Facebook上和平批判政府對COVID-19疫情的回應,以及分享人權相關資訊。
 
「對於遭關押入獄的良心犯而言,越南有無數人民都面臨這般壓迫和恐嚇,也因此對於發表自己的意見感到害怕。」Ming Yu Hah表示。
 
國際特赦組織在近幾年記錄下數十起人權捍衛者收到騷擾和恐嚇訊息的情況,其中不乏死亡威脅。這種縝密規劃的騷擾行動通常來自政府資助的網路軍隊,例如Du Luan Vien或「帶風向網軍」,這些人是越南共產黨(CPV)中央宣傳部招募管理的團體,被下令在網路上進行心理戰。
 
Du Luan Vien的部分活動由「47部隊」(Force 47)在背後支持;「47部隊」是近1萬名國家維安人員組成的網路軍隊,主要任務是「打擊網路上的錯誤觀點及扭曲資訊」。
 
雖然「47部隊」與Du Luan Vien這類的組織行事很隱密,但他們廣為人知的行徑包含大量舉報人權相關內容,而這些內容的下場通常就是被Facebook及YouTube移除,帳號也會被停權。
 
除此之外,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記錄到多起部落客和社群媒體用戶遭到警察或便衣警察肢體攻擊的案例。越南當局顯然默許這種行為,也無意要為這些罪行負責。
 
 
終止共犯行徑
 
越南當局必須停止打壓網路表達自由;國際特赦組織呼籲越南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良心犯,並修改壓迫表達自由的嚴苛法律。
 
所有企業——包含Facebook和Google——無論在何處營運,都有尊重人權的責任。無論各國地方法律是否壓迫表達自由,企業在全球的內容審查決策上,都應尊重表達自由。科技巨擘也應修改內容審查政策,以確保所有決策都符合國際人權法標準。
 
2020年10月,Facebook成立了全球監督委員會,作為該公司獨立的「最高法院」,用來解決因內容審查造成的人權挑戰。但是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指出,若依該委員會的章程來看,Facebook根據越南地方法律所做出的審查行為,根本不受委員會監督。
 
Ming Yu Hah表示:「現在的情況很明顯,監督委員會根本沒有能力解決Facebook的人權爭議。Facebook應拓展監督委員會的監督職責,把根據地方法的內容審查行為納入監督範圍;若不這麼做,委員會和Facebook整個企業都將再次讓用戶失望。」
 
「越南離大眾可以公開討論公共關係議題還差得很遠,無數想要發表心聲的越南人民都遭到噤聲。這種首開先例的共犯行為已經重創全球的表達自由。」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