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歐洲各國應對疫情時 如影隨形的陰影

 
文/ 國際特赦組織歐洲秘書長穆茲尼克(Nils Muižnieks)
 
上個月,聯合國對COVID-19疫情提出警告,表示疫情將伴隨另一道陰影:全球加劇的家暴情形。
 
全球婦女受暴案件在封城和其他限制性政策實施期間急遽攀升,因為婦女在限制中只能和施暴者受困家中,無法輕易離開並尋求安全與援助。
 
波蘭司法部長焦布羅(Zbigniew Ziobro)於7月底宣布提案,打算退出《伊斯坦堡公約》,這可能讓波蘭婦女的情況變得更加危險。
 
伊斯坦堡公約》是劃時代的歐洲條約,旨在預防針對婦女的暴力,包含家暴。條約要求學校教導學生性別議題,司法部長焦布羅認為「內容涵蓋意識形態」使得條約非常「有害」。批評人士認為這段言論掩蓋了政府背後更大的意圖——強化父權體制,妖魔化女性權利和性別平等。
 
波蘭總理於7月31日表示,公約應經過憲法法庭審查其是否符合波蘭憲法。這或許可以延緩當局的決定,但波蘭憲法法庭獨立性非常低,因此其後發展依然令人擔心。
 
法律與公正黨(PiS)及黨派聯盟之理念與天主教相近,積極推動新保守社會政策。他們多年來扭曲女權和性別平等,稱其為「性別意識形態」,讓LGBTI族群權利受到更多攻擊。《伊斯坦堡公約》長期以來被民粹主義者視為攻擊目標,他們對於司法部長的「威脅傳統家庭價值」謬論深感支持與認同。
 
焦布羅的言論背後十足展現對婦女和LGBTI權利的鄙視。退出公約是非常危險的舉動,可能對數百萬婦女帶來災難性後果,也會讓提供重要支持給受到性別和家庭暴力婦女的組織嚴重受挫。這個倒退的行為暗示婦女和LGBTI族群的身心健康及人身安全不值得保護;而這樣的舉措是為國際人權法所禁止。
 
官方數據雖然尚未統計完成,卻已拼湊出駭人景象。根據2019年的數據:波蘭有超過65,000名婦女和12,000名兒童報案、或被發現遭受家庭暴力。該年度僅有2,527件強暴案曾展開調查, 而非政府組織估計強暴案的報案率極低。
 
近期一項歐洲大型調查發現波蘭的女性家暴報案數少於其他歐盟國家。根據國際特赦組織在歐洲的研究結果,不向警方報案可能表示受害者對司法系統信任不足,以及擔心自己的說法會不被採信。
 
從疫情爆發以來,由於封城和其他限制性政策,歐洲的求助專線和女性庇護單位收到大量來自受威脅的女性來電。波蘭也不例外。儘管控制疫情需要實施限制性措施,政府單位也應當充分作為以確保婦女安全,而退出公約完全是反其道而行。
 
《伊斯坦堡公約》提供婦女重要保障。這是第一份特別就針對婦女的暴力以及家暴的歐洲條約,內容涵蓋基於性別的所有形式的暴力。批准條約的締約國,包含波蘭在內,有義務保護並支持從這類暴力中倖存的受害者;同時,也應建立如熱線、庇護中心、醫療、諮詢和法律等各項服務。
 
至今為止,多數歐洲國家均已簽署公約,並有34個國家批准公約。光2018年就有9個國家實施公約(克羅埃西亞、賽普勒斯、德國、愛沙尼亞、希臘、冰島、盧森堡、北馬其頓及瑞士),愛爾蘭也在2019年批准公約,並隨後舉行了歷史性的重大投票,終止了國內幾乎所有對墮胎的限制。
 
然而卻有些國家處心積慮想退出公約。舉例來說,土耳其婦女團體便非常擔憂,因為執政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將於8月5日進行討論,而退出公約的聲浪愈來愈大。此前媒體曾報導幾起殘暴的男性殺害女性案件。
 
至於其他國家,例如保加利亞和斯洛伐克,近期再加上匈牙利,議會出於對「性別」的誤解而決定拒絕批准公約,並刻意忽視社會中有害的性別刻板印象,將婦女置於受暴風險之中。
 
類似的誤解使烏克蘭對《公約》的批准停滯不前,而有關打擊家暴的現行法律仍然執行不力。儘管烏克蘭議會並未將是否批准條約排進議程,當局在超過25,000人連署要求總統批准條約後,決定仔細審視這項議題。
 
保加利亞憲法法院在2018年裁定《伊斯坦堡公約》與憲法不符,進一步使人們對該條約的內容範圍和性質產生誤解。
 
疫情中劇增的家暴數量讓全球政府亟需加強對婦女的保障。
 
波蘭退出《伊斯坦堡公約》的舉動正傳達一項令人憂心的警訊——確保婦女免於暴力已不再是優先考量。
 
本文由歐洲新聞台率先發布。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