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伊斯蘭國」的雅茲迪兒童倖存者面臨前所未見的健康危機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7月30日)發布報告,表示將近2000名雅茲迪(Yezidi)兒童現今正面臨身心健康危機。這些兒童曾遭到自稱「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的武裝團體俘虜,現已重返家園。
 
這份名為《恐怖遺產:伊斯蘭國雅茲迪兒童倖存者的困境》(Legacy of Terror: The Plight of Yezidi Child Survivors of ISIS)的報告也談到,遭受伊斯蘭國成員性暴力而懷孕生產的婦女,被迫和其小孩分開,這樣的情形也亟需停止。
 
在2014年至2017年期間,伊斯蘭國犯下了戰爭罪與危害人類罪;根據聯合國的描述,伊斯蘭國對位於伊拉克的雅茲迪社群犯下種族滅絕罪。
 
這份56頁的報告揭露目前約1,992名兒童面臨的嚴峻挑戰,在重返家園之前,這些兒童被伊斯蘭國綁架、遭受酷刑、被迫參戰、被強暴,以及其他駭人的人權侵害行為。
 
國際特赦組織危機應對專題副主任威爾斯(Matt Wells)表示 :「儘管這些孩子過去的惡夢已漸行漸遠,他們仍承受極大的痛苦。在年幼時期歷經戰爭的恐怖之後,這些孩子需要伊拉克政府和國際社會的緊急支持以重建未來。」
 
「孩子們從駭人的罪行中倖存下來,如今則面臨『恐怖遺產』。未來幾年人們必須優先照顧這些孩子的身心健康,以利他們完整地重新融入家庭和社會。」
 
許多兒童倖存者在被伊斯蘭國釋放後,有長期受傷、生病、身體障礙等現象。這些孩子最常經歷的心理健康問題包括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焦慮症和憂鬱症。經常出現的症狀和行為包括攻擊行為、腦海不斷閃現過去經歷、做惡夢、社交退縮行為、嚴重的情緒波動。
 
 
身心健康危機
 
人道主義工作者、心理健康專家和護理人員向國際特赦組織說明,兩個不同的兒童倖存者群體——前童兵和遭受性暴力的女孩——所面臨的特殊挑戰。
 
數以千計被伊斯蘭國囚禁的雅茲迪男孩被迫挨餓、參戰、遭受酷刑,導致這些前童兵特別有可能患有嚴重的健康問題或身體障礙,例如失去手臂或雙腿。
 
雅茲迪男孩返家後常被自己的家人和社區孤立,因為家庭和社區成員難以理解他們在被俘期間的經歷。男孩們曾經被反覆灌輸激烈的政治思想,經常受到軍事訓練,這種活動意在抹去這些男孩原本的姓名、語言與身份認同。
 
國際特赦組織採訪的14名前童兵中,有超過一半表示他們在重返家園後沒有得到任何形式的支持,無論是心理、健康、經濟或是其他層面。
 
Sahir*在15歲時被伊斯蘭國強行招募,他說:「我被迫打仗。不打仗就得死,我別無選擇。那是我無法控制的事。為了活下去,我上了戰場。這是一個人可能遭遇的最糟糕的事,也是最有辱人格的事情…(釋放回家之後)我只想找到一個關心我的人,我只想得到一些支持,我只希望有人對我說:『我會在這裡幫助你。』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但從未出現。」
 
雅茲迪的女孩在被伊斯蘭國囚禁時遭受各種形式的虐待,包括性暴力。曾遭受性暴力的倖存者受許多健康問題所苦,包括創傷性瘻管(traumatic fistulas)、結疤、難以受孕或胎兒無法穩定的情況。
 
14歲的Randa*被伊斯蘭國囚禁了5年,她說:「他們強迫我結婚時,我還只是個孩子。他們讓我受盡痛苦。我希望我的未來會比現在好,希望伊斯蘭國為他們對我做出的事負責。」
 
一名受訪醫師來自為數百名婦女和女童倖存者提供醫療和社會心理照護的組織,她表示她治療過的9-17歲女童,幾乎每個都被強暴過或遭受過其他性暴力。國際特赦組織發現,提供給性暴力倖存者的現有服務和計畫,大大忽視了女童的需求。
 
Matt Wells表示:「這些孩子在被伊斯蘭國囚禁時活在系統性地恐懼之中,現在他們則被迫重新拼湊碎裂的自己。人們必須為這些孩子提供他們迫切需要的支持以重建生活,這些孩子是雅茲迪社群未來的一部分。」
 
 
因性暴力而懷孕生產的女性
 
雅茲迪的婦女和女童在伊斯蘭國戰鬥員的性奴役下生了數百個孩子。許多因素,包括雅茲迪最高精神理事會(Yezidi Supreme Spiritual Council)的立場,以及伊拉克目前的法律規定任何父親身份「未知」或父親為穆斯林的小孩都必須註冊為穆斯林,這導致這些孩子在雅茲迪社群沒有立足之地。
 
國際特赦組織採訪的幾名婦女表示,她們被施壓、脅迫、甚至欺騙而與自己的孩子分離,這對她們造成極大的精神痛苦。人們欺騙這些婦女,讓她們以為未來還可以去探望自己的小孩或與子女團聚。所有與小孩失散的受訪婦女均表示自己與孩子沒有任何接觸或見面的管道。由於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她們無法向自己的家人或社群提及自己希望與孩子團聚。
 
22歲的Janan*說:「我想告訴(我們的社群)和世界上的每個人:請接受我們,請接受我們的孩子…我並不想跟那些人生下孩子。我是被迫懷孕而生下了兒子。我不可能要求與他的父親團聚,但我需要與我的兒子團聚。」
 
24歲的Hanan*生下的女兒被帶走了,Hanan說:「我的感受與所有(遭遇相同情況的)母親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曾考慮自殺或曾試圖自殺…我們是人,我們擁有權利,我們希望與孩子在一起。無論我們在伊斯蘭國經歷過什麼,現在都在經歷更糟糕的事。我們需要解決方案。」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聯合國難民署(UNHCR)等國際組織透過與國內外政府合作,優先解決並迅速進行這些婦女和其子女的重新安置或人道搬遷。
 
Matt Wells表示:「這些婦女已遭受奴役、酷刑、性暴力,不應再受到任何懲罰。她們需要與孩子團聚,而且必須確保未來不再有親子被迫分離的情形。鑒於她們在伊拉克面臨的巨大危險,這些婦女與其子女必須得到國際上的重新安置或搬遷的機會。」
 
 
受教權和其他問題
 
雅茲迪兒童倖存者在被俘的數年期間,接受正規教育的權利遭到剝奪。許多孩子無法取得現有的加速學習計畫,這可能是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有這些計畫,或是被官僚的繁瑣文件所阻擋。這導致許多兒童倖存者完全退出了教育體系。然而,國際特赦組織採訪的專家認為,上學對於幫助兒童倖存者克服創傷極為重要。
 
一名16歲的倖存者Nahla*說:「我回到學校後,生活變得比較正常。我感覺好多了。你需要上學才能擁有未來。」
 
許多雅茲迪兒童倖存者回家後只會說阿拉伯語,而不會說庫德語,這使他們無法完全融入家庭和社區。而許多家庭儘管非常貧窮,仍不得不支付數萬美金贖回子女,這些家庭因此承受沉重的債務。
 
Matt Wells表示:「伊斯蘭國對雅茲迪社群的襲擊將滿六週年。在這個時刻,伊拉克政府和國際社會必須盡一切努力,確保這些兒童所遭受的人權侵害得到充分賠償,並提供孩子應得的支持。」 
 
 
研究方法
 
國際特赦組織於2020年2月17日至27日前往伊拉克庫德自治區,採訪了29名被伊斯蘭國俘虜時仍為兒童的倖存者、25名照顧兒童倖存者的家庭成員、68名專家和官員,包括醫師、心理治療師、非政府組織人員、聯合國官員和政府官員。
 
*使用化名以保護受訪者身份。
 
 
 
 瞭解更多|延伸閱讀 
 
附加檔案: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