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度人權報告】非洲:武裝衝突和國家鎮壓加劇人權侵害

相關文章
 
國際特赦組織4月發佈《2019年度非洲區域人權報告》並表示,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地的示威者為了捍衛權利而面臨不息的衝突和國家鎮壓,挺身捱過無數子彈和拳打腳踢。
 
國際特赦組織點出非洲人民上街要求改變,其勇敢和抗爭的精神可嘉,但是各國政府卻持續犯下人權侵害行為,一再地讓人民失望。
 
這份報告分析了2019年的主要事件,包含蘇丹前總統巴希爾(Omar al-Bashir)罷免案、辛巴威政府對大規模示威的回應,以及莫三比克和馬利攻擊平民的情形加劇。
「2019年,我們看到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規模示威四起,人民展現不凡的力量。從蘇丹到辛巴威、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幾內亞,人民捱過殘酷鎮壓,挺身捍衛權利。」
國際特赦組織東非與南非區域秘書長Deprose Muchena表示。
「有些情況中我們看到這些示威帶來了重大改變,蘇丹長年的領導人巴希爾(Omar al-Bashir)垮台,新上任的政府保證會帶來人權友善的改革,而衣索匹亞政府歷經示威後,也推動一系列人權改革。然而令人難過的是,其他的高壓政府阻擋了國家需要的改變,持續侵犯人權卻有罪免責。」
 
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地的致命衝突和暴力危機嚴重波及到平民。
 
在蘇丹的達佛地區,政府軍隊持續犯下戰爭罪和其他嚴重的人權侵害,例如非法殺害、性暴力、系統性搶劫和強迫人民遷離。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許多當地和國外的武裝組織以及國家維安部隊繼續犯下人權侵害行為,造成2019年期間有超過2000平民死亡,並至少有100萬人被迫流離失所。
 
在索馬利亞,武裝組織青年黨(Al-Shabaab)持續開火,平民被迫生活在戰火之中,然而政府和結盟的國際部隊卻無法採取有效預防措施,保護平民不被捲入其針對青年黨的攻擊。
 
喀麥隆、中非共和國、布吉納法索等國的武裝組織則是直接針對平民攻擊,但政府同樣保護不了人民。在馬利中部,隨著武裝組織和自稱「自衛部隊」的團體大規模殺害平民,社會安全越發惡化;馬利的維安部隊也犯下多起人權侵害行為作為回應,包含法外處決和酷刑。
 
在莫三比克,武裝組織持續針對德爾加杜角(Cabo Delgado)的人民發起攻擊,而維安部隊據稱為了反擊這樣的暴力之舉,同樣犯下了嚴重人權侵害。
 
在衣索比亞,為了因應民族間的衝突,維安部隊採取了過當手段。在喀麥隆的英語地區,分離主義武裝團體持續犯下侵害罪行,如殺害人民、斷肢、綁架。不少醫療設施也遭到分離主義武裝團體破壞。軍方回應的手段是法外處決和焚毀住宅。
 
國際特赦組織西非與中非區域秘書長Samira Daoud表示:「對非洲各地的人民而言,取得醫療衛生的管道是很大的問題;資金缺乏導致醫療預算不足,醫院的病床和藥物頻頻短缺。從安哥拉到辛巴威、蒲隆地到喀麥隆,各國政府未能尊重人民的健康權,而各地衝突不止使得這樣的情況更加惡化。」
「不平等和人權侵害問題造成多數人民無法取得醫療衛生服務,而隨著新冠疫情擴大,政府應立刻著手處理相關問題,不能再浪費時間。」
 
 
國家暴力鎮壓
 
非洲各地的人權捍衛者因挺身反對政府而遭到迫害和騷擾。2019年,蒲隆地、馬拉威、莫三比克、史瓦帝尼、尚比亞、赤道幾內亞等國鎮壓國內人權運動者的情形激增。
 
舉例而言,馬拉威5月大選過後,國內運動者為抗議選舉舞弊,籌劃發起了上街示威行動,卻遭執政黨青年幹部攻擊與恐嚇,被當局針對、起訴。隨後法院宣佈選舉無效,馬拉威今年將重新舉辦選舉。
 
在辛巴威,至少22名人權捍衛者、社運者、公民社會和反對派領導者被懷疑籌畫抗議2019年1月油價飆漲的示威,因此遭當局起訴。維安部隊發起暴力鎮壓,殺害至少15人、造成數十人受傷。
 
在幾內亞,政府以模糊不清的理由禁止了超過20起示威。而去年,維安部隊持續在示威中助長暴力之舉,至少17人遭殺害。
 
2019年,撒哈拉以南非洲有17國的新聞工作者遭恣意逮捕和拘留;例如,在奈及利亞,計有19起攻擊、恣意逮捕、拘留新聞工作者的案件,其中不少人面臨不實控訴。在蒲隆地,政府持續鎮壓人權捍衛者和公民社會組織,往往將之起訴並判處漫長刑期。
 
 
人民流離失所
 
頻繁發生的人權侵害迫使非洲各地的數十萬人逃離家園,不得不向外尋求保護。中非共和國境內有將近600,000人被迫遷離,查德超過222,000人,布吉納法索則超過500,000人。
 
在南非,致命的系統性仇外暴力行為持續壓迫難民、尋求庇護者和移民;這樣的現象部分歸因於南非國內多年來縱容攻擊案件,以及司法缺失無法實現正義。2019年8月至9月間的暴力衝突爆發後,有12名南非人和外籍人士被殺害。
 
 
人權勝利
 
雖然有不少令人失望的情形,但2019年仍有值得注意的人權勝利。
 
2019年4月,蘇丹的大規模示威終結了高壓領導人巴希爾(Omar al-Bashir)的時代,而新政府保證將推動一系列改革促進人權;衣索比亞政府則是推翻了削減結社和表達自由的公民社會立法,並在國會中以新法替換嚴苛的反恐法。剛果民主共和國政府宣佈釋放700名囚犯,包含數名良心犯。
 
也有一些人權勝利來自個人。在茅利塔尼亞,部落客和良心犯Mohamed Mkhaïtir被恣意拘留超過5年後終於獲釋。
 
雖然人權侵害免責的現象依然存在,2019年仍有正面的小進展。
 
在索馬利亞,美國空襲的受難者家屬得到了些許希望;2019年4月,美國非洲司令部(AFRICOM)首度承認在2018年的空襲中,造成2名平民死亡。然而美國駐外人員和美國非洲司令部皆未連繫家屬給予補償。
 
中非共和國也有些許進展,普通法院針對武裝團體犯下的一些人權侵害案件展開審理。去年,特別刑事法院收到27起投訴並展開調查。
「2019年,許多人權運動者和青年挑戰了權勢和體制。2020年,領導人務必傾聽他們的訴求並即刻行動,推動人民急需且尊重人權的改革。」
國際特赦組織西非與中非區域秘書長Samira Daoud表示。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