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焦點】非法圈地放牧: 受傷的巴西亞馬遜叢林及原住民部落

2019年8月攝於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的瑪諾基族領領地 © Marizilda Cruppe

 

2019年7、8月間,巴西亞馬遜大片熱帶雨林沒入漫天大火,全世界眼睜睜看著悲劇發生而無所適從。儘管原因眾多,但大火肆虐最主要的原因出自雨林被非法開墾成放牧地。放牧者及土地掠奪者為了取得放牧地往往不擇手段,先是盜伐雨林,然後放火、種草,在這過程中不時釀成大火,加速雨林衰亡。亞馬遜雨林不斷被侵蝕,正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

 

 

巴西亞馬遜雨林被嚴重非法開墾

 

巴西亞馬遜雨林的存亡已受到嚴重威脅。官方數據顯示1988年至2014年間,亞馬遜雨林中森林消失的部分,有63%做為牧場使用。國際特赦組織在2019年4月到8月間探訪了亞馬遜3處原住民領地和2處自然保留區,分別是:瑪諾基族(Manoki)領地、卡里普納族(Karipuna)領地,以及烏胡伊烏瓦瓦族(Uru-Eu-Wau-Wau)領地;傑西-帕拉納河保留區(Rio Jacy-Paraná)及歐魯普雷圖河保留區(Rio Ouro Preto),結果發現這五處皆有放牧行為。然而,根據巴西法律規範,在自然保留區和原住民領地裡放牧是違法的。在這五處地點,非法開墾的情況都極為嚴重。例如,位於朗多尼亞州(Rondônia)的傑西-帕拉納河保留區佔地197,000公頃,自2000年開始因嚴重的非法土地佔有和牧場擴張而受到衝擊。從2000年到2018年,整個保留區內的牧場覆蓋面積從342公頃飆升至105,000公頃,超越了保留區面積的一半。
 
近年來,非法放牧的趨勢不僅沒有減緩,甚至變本加厲。非政府組織Imazon(Instituto do Homem e Meio Ambiente da Amazônia)表示,原住民領地內的放火件數於2019年達到史上新高,且整個亞馬遜流域光從1月到8月就消失了4,234平方公里的樹林。國際特赦組織分析其中一處保留地的衛星圖記錄,甚至能看到最近一次焚林產生的煙霾,NASA衛星的環境偵測器更在影像拍攝的前幾日偵測到起火。而雨林被大量焚燒、轉為放牧的原因在於巴西的經濟結構。肉牛養殖的相關產業是巴西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佔其GDP的8.7%,產值高達5970億巴西里亞爾(約1490億美金)。巴西還是全球最大的牛肉出口國,2018年生產出來的牛肉約有20%銷往海外,主要銷往香港、中國、埃及、歐盟及智利(按比重順序排列)。在誘人的利益面前,許多牧牛業者、土地掠奪者也就對雨林這個放牧潛在地點虎視眈眈,而政府也經常刻意忽視,放任破壞繼續下去。
 
 
私人土地掠奪者侵佔公有雨林土地
 
雨林裡的許多起火事件肇因於蓄意縱火。縱火通常是放牧者或土地掠奪者所為;土地掠奪者可能自行收購土地,也可能雇用他人代理收購。收購到的土地或者自用,或者轉賣。在掠奪土地並蓄意焚燒雨林的過程中,往往充斥非法行為與暴力。瑪諾基族領地裡的一位族長表示,2019年有愈來愈多人侵入並占領土地:新的住戶門牌、新的道路、新的牧場、新的圍欄……愈來愈多新地方引進牛隻放養。位於朗多尼亞州的烏胡伊烏瓦瓦族領地其中一位族人更告訴國際特赦組織,2019年1月有40名左右的入侵者帶著鐮刀和彎刀,在約莫200名族人居住的六個村落附近開發道路。被要求離開時,這些入侵者威脅說會帶著更多人前來,並殺光族裡的孩子。
 
許多自然保留地和原住民領地的土地就這樣悄悄轉變為牧場。而許多非法行為之所以不為人知是因為人們害怕與入侵者及土地掠奪者正面衝突。一位卡里普納族族人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入侵者的存在甚至帶來了死亡威脅:「我們是少數在監督的人。其實風險很大,因為我們手上沒有警力,而我們的確也受到威脅。政府若再不作為,我們就會丟光整個領地,到時就是卡里普納族的末日。」
 
烏胡伊烏瓦瓦族男性族人於領地內巡視。
 
 
相關政府官員受到威脅
 
除了當地居民受到威脅外,環境保護相關的政府官員也經常受到私人入侵者和土地掠奪者的恐嚇。一位聯邦環境局專員描述他在修復道路時的遭遇:「我們被入侵者團團包圍。32名男子尾隨在我們後面,幾乎每個都戴著頭套,手上拿著汽油罐。對方給我們看土地持有文件並警告我們不要再修復道路。現場都是叫囂聲,叫我們暴徒、惡棍…持續了大概1小時又15分鐘左右。(幾週後當局告訴入侵者文件是無效的)他們便開始寄恐嚇音檔過來,其中一則裡面說:『等著看──我們已經給過尊重了。』」
 
另一位聯邦環境局專員則表示,在總統選舉期間各種威脅和恐嚇數量增加,尤其是Chico Mendes生物多樣性保護研究所(Chico Mendes Institute of Biodiversity's Conservation, ICMBio)試圖要把非法盜領土地和非法畜牧的人從保留區驅離的時候:「威脅和迫害在競選期間愈來愈多,還有人說ICMBio是什葉派。我也有收到一些訊息,有傳言說要以巴西雷亞爾100,000元(美金25,000元)懸賞我的頭,我得小心一點。」
 
 
政府放任非法放牧行為
 
然而,非法放牧與私人武裝暴力之所以能夠橫行,也歸因於州層級到聯邦層級政府的放任。馬托格羅索州和朗多尼亞州等州政府對於畜牧業者非法放牧的情況都知情,因為他們要求農戶登記牲畜健康狀況,也會實地查訪後才確認登記申請。另外,這兩州也會以文件追蹤牛隻流向,包含數量、來源、動向等等,這表明了州政府明知情況卻不作為。政府的監管不力、對放牧地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及蓄意放行大大助長了非法放牧的情況。而且這兩個州政府雖然持有相關數據,卻非常不透明,因此實際情況也許比能夠獲得的數據更加糟糕。
 
而聯邦政府也沒有負起相應責任,甚至對非法放牧推波助瀾。例如,佔地204,000公頃的歐魯普雷圖河保留區的部分土地已被長年佔領放牧,但2019年11月,國家議會竟討論打算再放寬對保留區設下的開發限制;而司法部原先於2008年劃定範圍,並確立瑪諾基族永久所有權的瑪諾基族領地,但界線兩年後便被破壞;接著現任總統波索納洛(Jair Messias Bolsonaro)更多次表示不會幫助瑪諾基族領地劃定界線,因而使其面臨種種挑戰。
 
 
自然環境與原住民社群遭到破壞
 
除了對於自然環境的傷害之外,非法放牧也嚴重衝擊當地居民的生活,不只使其失去了原有生計,整個社群文化也快速凋零,居民們甚至面臨實際的暴力行為。我們探訪的5個地區有4處出現威脅或恐嚇反對
盜伐者的情況,唯一一處沒有發生類似情況只是因為當地居民早已被驅逐出保留區。
 
在傑西-帕拉納河保留區,土地掠奪迫使當地居民必須遷離。我們在2019年曾訪問當地居民,60個受訪者之中僅有3位仍住在保留區;其中一位居民說她在2019年曾兩度跑到森林中被縱火和濫伐的地點探察:「我們保留區的濫伐情形非常嚴重可怕,他們燒了整座森林。現在在建牧場,應該很快就可以看到牛引進來,然後,就再也看不到森林了。」
 
牛隻放牧於朗多尼亞州的歐魯普雷圖河保留區內一處牧場,攝於2019年7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另一位曾住在保留區的住戶告訴我們,他們一家在2017年被武裝團體驅離,他很害怕回到原住處:「根本回不去,已經有其他人住在那裏了,我不想跟他們講話。誰回去都只有死路一條。他們會殺人。」他的生計也因此大受影響,過去原本能夠採堅果、種木薯、從樹木萃油,如今卻連要走在森林裡都是奢望。

 

巴西地圖:紅色部分為國際特赦組織進行調查的區域。

 

巴西各級政府應採取行動保護憲法賦予的權利
 
面臨如此嚴峻的情況,2019年2月,朗多尼亞州地檢察署對該州的動物衛生管制中心提出建議,要求畜牧業者提供文件證明私有地合乎環境規定,以遏止非法放牧繼續擴張。然而,該州動物健康控管局卻表示其職責僅在於控管動物健康,有責任保護環境並撤離非法放牧人士的相關單位只有朗多尼亞州環境局局長。但如此相互推卸責任的作為並無法解決危機。
 
國際特赦組織認為,只要是公部門,包含州政府層級、且名義上並無保護環境之責的動物衛生管制中心,都有在執勤時遵守保護環境的憲法義務。
 
巴西憲法明文保障人人都應該享有健康與環境權利,也同意原住民族能完全擁有領地並享有各種資源。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巴西政府立即終止亞馬遜流域非法放牧的情況,各州動物衛生管制中心應與巴西聯邦政
府合作,不再允許保護區內放牧,終止悲劇繼續蔓延。至於像ICMBio、各州環境局、巴西環境與可再生資源研究所(Instituto Brasileiro do Meio Ambiente e dos Recursos Naturais Renováveis,  BAMA)以及巴西國家印地安基金會(Fundação Nacional do Índio, FUNAI)等單位,可與聯邦和各州動物衛生管制中心,撤離當地非法放牧戶並對其究責。同時,當局也應對大眾透明地公開相關資訊,並透過另立新法以強化對原住民領地的保護,並確保當局調查專員的安危。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