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經歷這次疫情 我們可以做得更好

文/ David Griffiths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辦公室主任
 
新冠病毒(COVID-19)帶來的傷痛,在疫情消退後依然會為我們這個世代造成深遠的影響。危機解除後,許多人會經歷難以想像的苦痛:失去摯愛、失去工作、失去家園;數百乃至數千萬人會經歷社交隔離的焦慮與孤寂。
但我們也會得到一些東西—選擇。
當我們從這個集體創傷中走出來,我們可以選擇回到舊軌。或者,我們可以從這次的經驗記取教訓,並在未來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儘管疫情成為醜陋排外情節的藉口,但疫情也造就了成千上萬的小善舉,讓各地的社群團結一致。如果我們選擇回擊種族歧視與仇恨,我們這幾週來看到的令人心暖的聲援行動,就能轉化為大規模行動的力量。
 
我們不只可以支持我們的鄰居,更可以做出集體決定,提供無家可歸及流離失所的人安全居所。這場危機讓許多人重新審視這個世界,了解他人的脆弱之處、了解暴露在不平等中的人們多麽緊急地需要庇護及醫療照護。疫情受到控制之後,我們可以、更應該繼續保護這些族群。
 
我們可以拒絕採取更多的樽節措施,例如過去十年來許多國家實施的樽節措施,常使得最邊緣化的族受到最嚴重的衝擊。各國政府在應對疫情之後的經濟社會情形時,應該做出不一樣的行動。
 
我們能選擇更認真的面對氣候議題。溫室氣體排放量在世界的某些地區急遽下降,因為飛機停飛、車子不能上街。人力成本變得非常高,但當疫情結束,我們是純粹重新打開引擎?還是決心透過化石燃料的公正能源轉型,打造更永續的未來?面對巨大威脅時我們看到了先例,當局採取大規模的政府行動和大規模的財政干預措施,以保護生命、健康和經濟。這能指引我們應對未來更深層次的生存威脅嗎?
 
我們必須抓緊機會,強化醫療照護系統,並以適當的資源重新套用所有人皆須享有健康權的概念。這場危機已經讓世界各地脆弱的健康系統無所遁形,包括那些依賴個人能力取得、給付醫療照護的系統。疫情讓我們重新看到:個人只有在我們集體都受到保護時,才能真正受到保護。
 
我們能選擇重新思考符合新時代的社會安全措施。新冠病毒衝擊了經濟上最不穩定、最嚴重的問題,暴露不平等造成的嚴峻後果。在非正規經濟中謀生的人即使提供社會重要服務,還是缺乏任何安全網;世界各地扛起多數無薪家務工作的女性也面臨同樣的困境。
 
許多灰色經濟勞工因必須謀生而無法與人保持社交距離,然而像外送員這樣的工作卻是維持他人社交距離的關鍵角色。我們會對此種工作的重要性有新的體悟和感謝嗎?疫情大流行會成為當局提供廣泛保護措施的動力嗎?
 
我們可以要求劃下監控科技與社會控制的界線。中國廣泛使用監控科技來追蹤、防止新冠病毒的傳播,這看似誘人的模式在許多國家引起關注。然而一旦部署到位,這樣的強大科技是不會輕易被擱置不用的。我們能反抗、拒絕以浮士德式的複雜監控來換取我們的健康嗎?
 
最後,我們能選擇重建信任。近年來,許多政治人物以攻擊科技專業、蔑視證據與科學等方式從中獲得巨大利益。他們試圖以「假新聞」的口號來掩蓋事實、攻擊新聞工作者。但是,我們的生活明顯地非常依賴科學以及獲得可靠、準確資訊的管道,公眾是否可以恢復對證據的信任?
這些是我們必須做出的抉擇——而且必須做出正確的抉擇。這是向所有在疫情中受苦的人的最大致敬。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