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看不見的牆

文/國際特赦組織美洲區域研究副秘書長Carolina Jiménez Sandoval
「我們離開自己的國家是為了向前走。留在那裡就像是躺下來等死一樣。」
Khristopher是住在哥倫比亞的委内瑞拉人,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他時,他對波哥大代表這麼說。
480萬的委內瑞拉人因為嚴重的人道問題逃離委內瑞拉,成為全世界僅次於敘利亞最大的難民危機,而Khristopher只是逃難的其中一人。
 
國際特赦組織發布的2019美洲區域年度人權報告,讓我們重新思考人口大量遷移的美洲大陸。這個半球有令人驚豔的自然景觀和活躍、迷人的文化,沒有進行中的武裝衝突,卻有大量移民和難民跨越國界遷徙的危機。在這些危機中,不乏兒童和整個家庭一起逃往安全的地方,搏命重建生活的故事。
 
除了委內瑞拉之外,位於中美洲的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和薩爾瓦多公民也因暴力和貧窮難以維持有尊嚴的生活。他們被迫踏上危險又困難重重的旅程到墨西哥,有的人的目標是留在墨西哥,有的人則是要到美國追尋所謂的「美國夢」。
 
2015年川普宣布要在美墨邊界築起高牆的時候,很多人都認為這在理論和現實上都是不可能的。要在複雜的地形上建出超過3,000公里的高牆,有太多困難了。很少人想到,川普和他的團隊入主白宮後,會用另一種方式築起圍牆。這座「看不見的牆」以各種法律、慣例和公共政策組成,逐漸摧毀國際法一項重要的基礎:所有人在母國面臨生命或安全危險時,能尋求和得到庇護的權利。
 
在一般稱為「留在墨西哥」(Remain in Mexico)的政策下,自2019年1月以來,美國當局將超過6萬名尋求庇護者送往墨西哥等待庇護申請的結果,而且通常是送到暴力猖獗的邊境各州。被這道牆傷害的數萬人想要逃離的處境令人難以想像,卻是血淋淋的事實——你的孩子可能被拉入宏都拉斯的暴力黑幫,你的女兒可能被薩爾瓦多的犯罪集團性侵,他們掌握了貧窮的社群,而且完全不用負起責任。
 
墨西哥不但接受了「留在墨西哥」計畫,還送主要由軍人組成的國民警衛隊到邊境執行移民管理,但這根本不該是他們的職權。川普政府還和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和薩爾瓦多締結協議,把這些國家變成「安全第三國」,收容美國送來的尋求庇護者,因為他們曾經經過這些國家。而這些國家接收和保護尋求庇護者的能力不足,可以想見「美國夢」正在漸漸變成中美洲惡夢。
 
尼加拉瓜於2018年4月爆發人權危機,丹尼爾·奧蒂嘉(Daniel Ortega)政府強力鎮壓反對政策的公民,直到現在還在持續,而且已經迫使超過8萬尼加拉瓜人逃往其他國家,主要是哥斯大黎加。
 
雖然大部分的人可以成功跨越國界,要融入社會、尤其在就業方面還是有很多困難。這是因為他們的移民狀態難以合法化,讓他們處於脆弱的狀態,強迫遷移之後完全無法重建生活。
 
委內瑞拉的例子再一次證明,接收國的國際保護政策和系統形成了一道看不見的牆,影響並限制了成千上萬人的權利。危機剛開始時,許多南美洲國家接收了躲避大規模人權侵害的委內瑞拉人。然而,隨著人數增加,秘魯、智利和厄瓜多等國開始對委內瑞拉人提高門檻,阻止他們入境和居住,甚至違反國際法進行驅逐和遣返。
 
面對如此複雜的現況,我們必須想出提倡和保護難民人權的策略,也要考慮接收國本身在公共服務和不平等方面面臨的問題。
 
國際社會必須用人道主義的角度來看待美洲大陸,尤其是對這些日復一日離開家園,踏上所謂「絕望移民」之路,卻被其他國家以看不見的高牆拒於門外,權利被慣例和政策侵害的人們。
 
2020年美洲區域很可能還得繼續面對強迫遷移的問題。如果能不帶恐懼地接受願意為接收國貢獻的人,區域一定會獲益。
 
我們發起#WelcomeVenezuela 行動時訪問了住在阿根廷的委內瑞拉人Reinaldo,他說:
「恐懼背後是成長、找回夢想和人生,達成遠大目標的機會。」
就像他說的一樣,我們都想活在更好的世界,想要有機會實踐夢想,不管這個夢想有多渺小。美洲的移民和難民也一樣。而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夠多高牆了。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