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丹】務必將巴希爾移送國際刑事法院 為受害者伸張正義

蘇丹當局正考慮移交前總統巴希爾(Omar al-Bashir)及其他被告至國際刑事法院,以回應其在達佛(Darfur)犯下戰爭罪、危害人類罪及種族滅絕的指控。
 
「巴希爾遭到國際刑事法院通緝是因為他在達佛爆發衝突期間,對成千上萬人犯下謀殺、消滅、強制遷移、酷刑、強暴等罪行。將他移送法辦是對的決定,如此一來受害者及家屬離正義又更近了一點。巴希爾被下令逮捕了十多年,但他迄今仍逍遙法外,實為令人憤慨。」
國際特赦組織代理秘書長Julie Verhaar對此表示。
 
「蘇丹當局應立即將語言化作行動,立刻將遭到通緝的巴希爾和其他被告移送至荷蘭海牙(Hague)國際刑事法院,讓在前政權期間犯下駭人罪行的嫌犯面對審判,進一步展示巴希爾政府能有罪免責的時代已經過去。」
 
 
前蘇丹總統奧馬爾.巴希爾必須受到法律制裁的原因
 
雖然巴希爾在30年的暴政後已被免職,但他在執政期間所犯下違反國際法的罪行以及一連串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至今仍未受到法律制裁。
 
 
國際刑事法院發出逮捕令
 
巴希爾是國際刑事法院發出逮捕令後逃逸最久的逃犯,法院至今已於2009年3月4日及2010年7月12日發布了兩次逮捕令。他被指控的刑事責任包含戰爭罪、危害人類罪、種族滅絕,以及在蘇丹達佛區域對成千上萬人進行謀殺、造成殘疾、與各種酷刑。
 
 
達佛衝突
 
2003年開始持續至今的血腥衝突以達佛為主要發生地,造成的確切死傷人數難以確知,但有人估計死傷已超過500,000人。2005年,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向國際刑事法院報告達佛的狀況,國際刑事法院後依據巴希爾從2003年至2008年期間的作為將其起訴。
 
 
針對巴希爾的指控
  
許多合理證據指出巴希爾除犯下戰爭罪及危害人類罪,更對富爾人(Fur)、馬撒利特人(Massalit)以及札格哈瓦人(Zaghawa)等少數族群進行種族滅絕,國際刑事法院因此對巴希爾發出逮捕令。這些族群被認為與反政府軍非常親近。整體來說,巴希爾面臨五項戰爭罪、二項危害人類罪、以及在達佛的三項種族滅絕罪控訴。
 
 
駭人的人權侵害行為
 
巴希爾受到的指控與其侵害人權的行為有關,這些行為由其麾下的安全部隊(包含民兵同盟Janjaweed、警方、國家情報安全局 National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Service, NISS)所執行。國際刑事法院表示有合理證據顯示巴希爾在組織規劃這些部隊上扮演「關鍵角色」。
 
在達佛軍事行動期間,這些部隊據稱對平民進行多次的非法攻擊,包含殺害上千位公民、強暴上千位女性、對無數平民施以酷刑、掠奪城鎮及村莊、強制遷移上千位平民,而受害者多半為富爾人、馬撒利特人、札格哈瓦人等少數族群。
 
 
種族滅絕的指控
 
國際刑事法院表示,在蘇丹政府對抗武裝團體——尤其是蘇丹解放運動團體(Sudan Liberation Movement)和公義平等運動團體(Justice and Equality Movement)——的軍事行動中,重點行動就是要對富爾人、馬撒利特人、札格哈瓦人等達佛人民進行非法攻擊。
 
巴希爾遭控對這些族群趕盡殺絕。法院認為「有足夠證據顯示巴希爾企圖要消滅部分富爾人、馬撒利特人、及札格哈瓦人。」
 
 
化學武器
 
2016年,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報告蒐集了駭人證據,顯示蘇丹政府部隊在達佛馬拉山脈地區(Jebel Marra)多次對平民使用化學武器,受害者包含年幼的孩童。攻擊規模和殘忍程度已經等同戰爭罪,足以與國際刑事法院先前的調查對象比擬。國際特赦組織持續記錄蘇丹部隊在達佛的人權侵害行為。
 
 
逃離正義制裁的逃犯
 
在國際法的規範下,只要巴希爾踏入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Rome Statute)的締約國境內,締約國均有義務將其逮捕。然而,巴希爾在執政期間漫遊非洲和其他國家,包含南非、烏干達、肯亞、查德、馬拉威、中非共和國、埃及和約旦等,卻無人將他逮捕。
 
 
即刻行動
 
巴希爾持續逃逸不僅是國際醜聞,也是對達佛種族滅絕、戰爭罪和危害人類罪受害者的背叛。蘇丹的過渡政府務必將巴希爾移送國際刑事法院,讓達佛衝突的受害者得以獲得正義。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