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度人權報告】亞洲:尼泊爾、斯里蘭卡、巴基斯坦、阿富汗

相關文章
 
2019年度尼泊爾人權報告
 
自由倒退的一年
 
國際特赦組織發佈亞太地區年度報告並表示,2019年尼泊爾政府頒布法令限制人民的表達自由,也讓公民社會組織受到更嚴格的限制,尼泊爾人民的自由飽受侵犯。
 
國際特赦組織南亞地區秘書長Biraj Patnaik表示:「過去一年,我們看到尼泊爾政府採用日益嚴苛的手段來限制人民自由。新聞工作者僅因為執行職務就遭逮捕,歌手僅因為歌曲內容就被關入監獄,整個公民社會背負著越來越龐大的壓力。」
 
「政府除了無法為數千名受害者還原真相與實現正義,面對種種違反國際法的罪行,以及這十年間因武裝衝突造成的嚴重人權侵害,政府也無法予以賠償或彌補。移工的收入是珍貴的經濟來源,移工們卻難逃濫權虐待的招聘手法。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造成許多人失去家園,但他們至今依然在流浪。」
 
 
表達自由遭受侵犯
 
在尼泊爾,如《2006年電子交易法》(Electronic Transactions Act 2006)這樣的法令常被政府拿來當作理由,恣意逮捕新聞工作者與演藝人員。截至2019年年底,政府又推出三項新的法案,將更進一步限制表達自由。三項法案分別為《媒體委員會條例草案》(Media Council Bill)、《大眾傳播條例草案》(Mass Communication Bill)、《資訊科技條例草案》(Information Technology Bill)。
 
政府有意推動可能削弱國家人權委員會獨立性的立法修正案。內閣也欲推行新法限制公民社會團體的活動,並更加嚴格監控這些團體。
 
Biraj Patnaik表示:「這些限制表達自由的法案將對尼泊爾的聲譽不利,也將違反該國的國際義務。政府須立即撤回或修正這些法案,確保尼泊爾人民不會因和平表達意見而受到懲罰。」
 
 
轉型正義遲滯不前
 
2019年,政府在真相與正義上未有所展,十分令人挫折。違反國際法的罪行以及長達十年的武裝衝突,造成諸多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的情況。面對數千名受害者,政府皆未能進行賠償與彌補,儘管13年前尼泊爾成為《全面和平協議》(Comprehensive Peace Agreement)的一員,誓言做到上述種種,但如今依然讓人民失望。
 
儘管最高法院已於2014年及2015年提出要求,但政府直至2019年年底仍未修正《2014年失蹤者調查、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法案》(Commission on Investigation of the Disappeared Persons,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Act 2014)。
 
Biraj Patnaik認為:「尼泊爾十年來的衝突所造成的傷害,只有在那些數十萬受害者得到正義之時,才能得到撫慰。2020年,政府必須做出雖有限但重要的進展,賦予委員會權力以監督轉型正義的進展,以及修正現存法律以符合最高法院的要求。」
 
 
移工仍遭剝削
 
每年都有數千名尼泊爾人離開國家尋找海外工作機會,但這些移工仍未受到應有的保護,他們依舊面臨著充滿剝削的招聘手法。
 
4四年前,新政策宣布保障所有在海外找工作的移工,他們不用支付個人工作簽證、機票的費用,交由雇主來承擔。但是該政策在尼泊爾未能落實,人力招募仲介依舊持續向移工收取不合理的費用。
 
Biraj Patnaik表示:「政府樂於仰賴數十萬名移工的收入匯兌來促進國家經濟發展,但對於人力招募仲介的剝削行為,政府卻少有作為來保護移工。2020年,政府應果斷採取行動,加強實施現存法規來保護移工權利。」

 

2019年度斯里蘭卡人權報告
 
國安問題壓垮人民自由
 
斯里蘭卡2019年度的概況,包含了政府承諾落實真相、正義、賠償卻信用落空;各項侵犯與濫權行為依舊有罪免責,宗教信仰自由與言論自由受到連累,並未真正落實。
 
針對斯里蘭卡現況,國際特赦組織提及該國4月的爆炸案埋下了社群暴力的種子,也危及少數族群,更讓人民自由處在極大危險之中。這場長達30年的衝突,其中的受害者似乎離正義與賠償越來越遠,而隨著新政府發表聲明,這些年來有限卻關鍵的正面進展似乎也將倒退。
 
國際特赦組織南亞地區秘書長Biraj Patnaik表示:「2019年對斯里蘭卡來說是艱辛的一年。4月悲劇性的爆炸案摧毀了數百條人命導致政府搬出高壓的維安手段,卻壓垮了人民該有的人權。」「對於斯里蘭卡數十年來衝突下的受害者而言,政府打擊犯罪與處理免責情況一無所展。」
 
 
政府不當地限制人民自由
 
因應2019年稍早的爆炸案,政府頒布緊急法,恣意拘留人民並對表達自由與宗教信仰自由加諸過度的限制。該法也禁止人民蒙面,穿戴面紗的女性遭到針對。
 
《恐怖主義防止法》(Prevention of Terrorism Act, PTA)因未能符合國際人權法與國際標準而長期為人詬病。儘管政府一直承諾將其廢除,卻為了緩和國家安全問題而持續使用該法。
 
在這樣的背景下,4月爆炸案後接連出現了數起反穆斯林的暴力行動——原因是自稱「伊斯蘭國」的武裝團體承認犯下爆炸案。然而維安部隊卻未能保護少數族群免於攻擊。
 
Biraj Patnaik表示:「既然斯里蘭卡政府先前就已做出承諾,那麼危害表達自由與宗教信仰自由的法條必須盡快廢除,並以新法取代。4月爆炸案帶來的後果,導致政府太常以國家安全之名,侵犯弱勢族群的權利。」
 
 
轉型正義進展有限
 
三十年衝突在2009年結束,其間各種侵害人權的行為,包含違反國際法的犯罪行為,政府一再宣稱會處理,但至今沒有一項承諾實現。
 
失蹤人員辦公室(The Office on Missing Persons)發布一份報告,針對臨時救濟與實踐正義給出多項重要建議,但僅有一項被內閣採納核准。
 
11月,嚴重人權侵害的數起案件中,司法部長倉促提出幾份起訴書,卻刪去了其中的加害嫌疑人,包含著名的Prageeth Eknaligoda記者失蹤案。7月,亭可馬里(Trincomalee)地方法官因缺乏證據,無罪釋放了12名警察特別任務部隊隊員,這些人原先被指控於2006年處死5名泰米爾學生。法官宣判無罪釋放後便再無任何人為該謀殺案負責。
 
2014年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進行的調查中,數名在該案被提及的軍方官員隨著新政府年底上任晉升高位。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30/1號決議建立了真相、正義、賠償機制,然而新政府上任後,在總統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 (Gotabaya Rajapaksa)的帶領下,似乎刻意與此機制漸行漸遠。新政府表示兌現前政府的承諾並非他們的責任。
 
Biraj Patnaik認為:「面對真相、正義、賠償並慎重給予承諾,才能有效處理嚴重人權侵害所遺留的後果,不管是誰負責都應該做到這點。選擇去忽視這些原則等於是讓這個國家面臨更大的衝突、更嚴重的人權侵害。斯里蘭卡政府必須負起責任,不能辜負所有人民。」
 
 
其他方面的進展
 
隨著最高法院決定暫緩處決,律師與社會運動者成功擊退死刑重啟的威脅,這個國家至今已超過40年未執行死刑。
 
失蹤人員辦公室(The Office on Missing Persons)分別在馬塔拉(Matara)、馬納爾(Mannar)、及賈夫納(Jaffna)建立了區域辦公室。
 

 

2019年度巴基斯坦人權報告
 
政府對各項人權的打壓加劇
 
2019年,巴基斯坦政府除了更進一步限制人民的表達自由,也未能維持承諾,立法減輕國內酷刑及強迫失蹤的情況。整個公民社會面臨越來越龐大的壓迫,捍衛與促進人權的空間受到擠壓。
 
巴基斯坦國內強迫失蹤的情形依舊未減,而酷刑、針對女性的暴力、媒體審查、以及騷擾少數族群與宗教團體的情況也未獲得改善。雖面臨重重限制,巴基斯坦人民依然走上街頭,發起大規模和平遊行,針對女性、學生、喀什米爾族群的權利表達支持,並對於一整年強迫失蹤情形未減表示抗議。
 
國際特赦組織南亞區域副秘書長奧瑪.瓦拉伊赫(Omar Waraich)表示:「巴基斯坦政府持續讓人民強迫失蹤、嚴格審查新聞工作者,並持續鎮壓和平示威遊行,訂定嚴苛法律壓制人民,在這樣的情況下,要在巴基斯坦捍衛人權可說是難上加難。」
 
「但在2019這一年,我們也看到巴基斯坦人民起身行動捍衛自己的權利。他們上街遊行,抗議國內強迫失蹤與法外謀殺的情形,對女性權利與學生族群的權利表達支持,並要求落實氣候正義。」
 
 
強迫失蹤情形依舊有罪免責
 
遭到強迫失蹤的人口包含政治運動者、學生、新聞工作者、人權捍衛者、以及什葉派的穆斯林族群,其中信德省(Sindh)與巴羅契斯坦省(Balochistan)的情況尤甚。即便2019年有數百被失蹤人口獲得釋放,卻沒有任何人出來為此事負責。
 
政府頒佈《開伯爾-普什圖省行動條例》(Khyber Pakhtunkhwa Actions Ordinance),明顯與其欲立法禁止強迫失蹤的承諾相牴觸。這項條例賦予國家安全機構更多機會濫用權力,包含他們在開伯爾-普什圖省可以未經審判或起訴就羈押人民。
 
奧瑪.瓦拉伊赫表示:「因為持續讓肇事者免責,強迫失蹤已讓社會傷痕累累,也摧毀了許多巴基斯坦家庭。現在必須讓這個殘忍的行為受到法律永久約束。」
 
 
自由面臨威脅
 
巴基斯坦現存許多嚴峻的法律皆特別針對政治運動者與新聞工作者,例如《電子犯罪防治法》(Prevention of Electronic Crimes Act ,PECA)、《反恐法》(Anti-Terrorism Act)、以及《刑法》中有關煽動叛亂罪與誹謗罪的條文。媒體工作者表示,他們越來越常受到審查機制的限制,政府當局強制干涉或騷擾他們工作的情形也日益加重。
 
新聞工作者常被以「網路恐怖主義」、「散佈不實與辱罵訊息」以及仇恨言論等罪名起訴。
 
政府加強鎮壓「普什圖人運動(Pashtun Tahaffuz Movement)」,此運動旨在抗議人權侵害事件,但政府卻逮捕與恣意拘留許多運動支持者,並以監控、威嚇、起訴、暴力威脅等手段壓制他們。
 
2月,來自巴羅契斯坦省的運動支持者Arman Luni前往洛拉萊縣參與和平示威,卻在之後遭警方毆打致死。不到一個月內,支持該運動的國會議員Mohsin Dawar與Ali Wazir因帶領列隊遊行遭羈押。當時警方朝隊伍開火,造成至少13人死亡,其中3名為運動支持者。
 
女性人權捍衛者Gulalai Ismail抗議針對女性的暴力以及強迫失蹤情形,卻在5月被以煽動叛亂、恐怖主義、與誹謗等罪名起訴。她在8月逃往美國,她的家人卻面臨執法單位的嚴重威脅。
 
這些褻瀆人權的法律持續被用來騷擾人民、侵害人權。12月,教授Junaid Hafeez被以褻瀆的罪名起訴,並遭木爾坦法院判處死刑。這名教授自2013年起就被關進監獄,大部分的時間都被單獨監禁。
 
奧瑪.瓦拉伊赫認為:「基於巴基斯坦憲法體現的精神與其背負的國際義務,政府須盡其所能保障人民的表達自由、集會與結社自由。」
 
 
氣候變遷議題成為焦點
 
氣候變遷議題與其帶來的影響在巴基斯坦越來越常被提起。該國農業經濟持續受到氣候變遷的威脅,而氣候變遷將直接影響國內數百萬人民取用水資源及糧食的權利。換句話說,氣候變遷也威脅著他們的健康權與生命權。巴基斯坦在2019年9月首度發起全國氣候罷課行動,反映出人們對氣候變遷的憂慮越來越沉重。
 
11月及12月期間,巴基斯坦許多大城市的空汙指數已達危險等級,在拉合爾(Lahore)的情形尤為顯著。由於霾害等因素,許多校園皆關閉至少三天,呼吸道疾病的案例也急遽上升。政府公開表示將會針對國內氣候危機採取特別措施,包含改善燃料品質及促進電動車輛的使用。
 
奧瑪.瓦拉伊赫表示:「巴基斯坦政府仍須加緊行動以妥善處理國內的氣候危機,不過政府對此議題的承諾著實鼓舞人心。由於當局一直以來毫無作為,霾害與氣候變遷已讓人民的健康、甚至性命都處在極大的風險之中。」

 
2019年度阿富汗人權報告 
 
衝突不止,人民賠上慘痛代價
 
2019年,阿富汗境內衝突不斷,政府未能替受害者伸張正義,人民至今依舊為此賠上代價。一整年下來,衝突造成的傷亡人數居高不下,並於7月達到死傷最高峰,而阿富汗的衝突在世界上也被認為造成最多兒童死傷。衝突更造成國內數十萬人民流離失所。無數阿富汗人民逃往各處,但將近50萬人遭鄰近國家強制遣返,而有數千人則是被歐洲國家強制遣返回國,土耳其遣返情形尤為嚴重。新聞工作者與人權捍衛者則持續因其工作而面臨恐嚇、威脅、羈押、甚至是死亡的陰影。
 
由於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拒絕偵辦阿富汗內違反國際法的罪行,也未能深入調查其他嚴重的人權侵害行為,如針對女性的暴力與攻擊人權捍衛者等事件,受害者遲遲等不到正義。
 
國際特赦組織南亞區域副秘書長奧瑪.瓦拉伊赫(Omar Waraich)表示:「阿富汗的武裝衝突絲毫未減,甚至有擴大的趨勢,而阿富汗境內無辜的平民為此付上慘痛代價。2019年,衝突殃及許多民眾、造成死亡,人民被迫離開家園,而政府與武裝團體嚴重侵害了他們的人權。」
 
「2020年,世界必須重視這場長年的衝突,不能再袖手旁觀,並給予阿富汗人民所需的保護,替他們伸張遲來的正義。」
 
 
世界上造成最多孩童死亡的衝突
 
從2019年1月到9月期間,阿富汗有超過2,400名孩童因衝突受傷甚至死亡,成為世界上造成最多孩童死傷的衝突。
 
同一期間,共有5,676人受傷、2,563人死亡。衝突自7月至9月間造成最多死傷,死亡人數並在7月攀至最高峰。
 
大多數的攻擊事件來自武裝團體,包含塔利班與自稱是「呼羅珊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n Khorasan)」的武裝組織。8月,呼羅珊伊斯蘭國發起的自殺攻擊造成至少63人死亡,超過200人受傷。
 
根據聯合國駐阿富汗援助團指出,2019年1月至6月期間,造成最多平民死亡的罪魁禍首為親政府派勢力與國際部隊。12月,美國操作的無人機造成5人死亡,其中包含1名剛生產完的婦女。
 
奧瑪.瓦拉伊赫認為:「阿富汗各方面漠視人命的情形依舊猖狂,令人驚駭。武裝團體犯下戰爭罪行,而親政府部隊本該保護人民,卻成為殺人兇手。」「阿富汗當局以及國際社群有責任保護人民安全,並確保攻擊事件的加害者受到法律制裁。」
 
 
人權捍衛者面臨威脅
 
阿富汗的人權捍衛者受到威脅、恐嚇、拘留、甚至是死亡的壓制。9月,塔利班分子綁架並殺害了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的成員Abdul Samad Amir。但是兇手仍逍遙法外,該起事件成為戰爭罪行。
 
12月,阿富汗最高情報機關「國家安全局」恣意拘留了兩名人權捍衛者,分別是Musa Mahmudi與Ehsanullah Hamidi,他們因揭發洛加爾省(Logar)內戀童癖的事件遭拘留。
 
奧瑪.瓦拉伊赫提到:「面臨來自國家與非國家單位的威脅,阿富汗人權捍衛者在世界上最危險的環境中工作。儘管阿富汗政府與國際社會長久以來讚揚這些人權捍衛者的勇敢之舉,但他們的成就應立即受到肯定且獲得實質支持,並確保他們得到應有的尊重與保障。」
 
 
逃難的人民被強制遣返
 
2019年阿富汗衝突不止,人民向外尋求幫助與庇護,世界卻置之不理。鄰近國家如伊朗及巴基斯坦強制遣返近50萬人回到阿富汗,其中至少47萬6000人是遭伊朗強制遣返。
 
歐洲與阿富汗政府達成多項協議,同樣強制遣返了數百名來自阿富汗的尋求庇護者,不顧其返國後將面臨的嚴峻風險。
 
截至2019年9月,土耳其將至少19,000名阿富汗人拘禁在惡劣環境後將他們強制遣返。
 
奧瑪.瓦拉伊赫表示:「阿富汗的嚴重衝突清楚顯示該國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安全地將人們遣返。對於被迫返國的人而言,阿富汗已無他們的容身之處,但這些國家執意強制遣返、強迫他們回到原先逃脫的水深火熱之中,已經明目張膽地違反國際法。」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