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我為自己來自香港感到無比驕傲

中大吳姓女學生Sonia Ng是唯一一個使用真名指控香港警方性侵的示威者。其他人都是在匿名的情況下,指控他們在被捕或拘留期間遭受不適當的身體接觸或脫衣搜身。在一場記者會上,吳同學說她是在一場示威後被捕,在拘留期間一名警察拍打她的胸部。
 
隨後她在座無虛席的大學禮堂中說:
「我不是唯一一位(受害者)」,指控有更多其他示威者遭受到不同形式的性暴力。
說畢她摘掉口罩,揭露自己的身份。
 
 

 

以下為Sonia自述自己的故事:
 
在這場運動發生之前,我恨香港。我總覺得自己和這裡的人格格不入,缺乏民主進展更讓我覺得我們很軟弱。
 
但經歷了這一切,我現在會自豪地說我自己是香港人。
 
在我說出我被警方施以性暴力的經驗後,很多陌生人給了我力量。他們寄卡片給我,送我泰迪熊,或幫我煮湯、做蛋糕。每個人的愛支持我繼續走下去。
 
很多人用其他的方式支持我。當我在8月31日被拘留在新屋嶺拘留中心時,執勤的警察對我做出第二級的脫衣搜身,也就是需要我脫掉衣服。我永遠會記得某位社工的善心,她那時候在場,跟那位警察爭辯了起來。她讓他們調整了搜身的方式,所以我當時就不用脫衣了。這讓我了解到很重要的事情:堅持自我,以及確保周遭的人 ——尤其是弱勢的人、被逮捕的人——知道自己有哪些權利。
 
我出來發聲也引起了一些負面反應。有些人會對我閒言閒語,說「她很淫亂」之類的,或者他們會污蔑我為了錢而賣淫。我也有被問過「你一晚多少錢?」之類的問題。
 
有些人質疑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並談論我的家庭背景和心理狀態。那些人不想認知到我所提出的問題,他們寧願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我出來發聲的最初幾天,真的很想逃走。但我決定勇敢面對它。如果一生都在逃避,那就永遠無法打破這個輪迴。
 
我也知道有些人經歷的比我還糟糕。我沒有被警察毆打、沒有失去眼睛或牙齒。比起別人所遭受到的傷害,我的根本不算什麼。如果這些人能夠找回繼續生活下去的強大意志,那我也可以。
 
有些人會說女性示威者不應該到前線,因為會有被警方性侵的危險。但要不要上前線的決定取決於個人,我不會建議女生不要上前線。示威總是需要人的。
 
我們全部都了解到香港是我們的家,無分性別,我們都應該勇敢地站出來。
 
香港的婦女團體非常努力地提倡女性的權利。有一個叫風雨蘭(Rainlily)的機構做得很好,他們宣導女人不該因講出自己受到性暴力的經驗而感到羞愧,不需要再去關注那些羞辱性的言論;他們還告訴大家哪裡能夠找到專業的幫助。
 
這次運動以後,你可以看到我們的社會發生了非常巨大的變化。這真的挑戰了人們對香港的負面看法。
 
當他們說香港人只在乎錢,那就看看那些捐錢的人吧!當他們說香港人不在乎其他人,那就看看人們為了一位死去的陌生人流的眼淚吧!當他們說香港人向有權力的人磕頭,那就看看人們是怎麼團結一致進行示威的吧!
 
香港站出來對抗中國共產黨就像以卵擊石,這種說法是對的。但香港是我們的家,我們必須在這場戰鬥中堅持到底。這次運動過後,我更真切地感覺到香港是我的家;我更愛這個地方,更愛這裡的人了。我依然相信會有改變的,只要還有運動,只要我們心中還有火,我們就還有機會。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