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伊朗催淚彈造成示威者慘死 當局須控制安全部隊避免血洗

針對近日在巴格達的衝突中導致示威者死傷的40毫米「非致命性」榴彈,國際特赦組織已進行深入調查。最新分析顯示,除已被識別出來的塞爾維亞Sloboda Ĉaĉak軍火製造商所製M99型榴彈之外,有很大一部分致命性彈藥實屬與M651型催淚彈和M713型煙霧彈,這兩款彈藥是由伊朗的國防工業組織(Defense Industries Organization, DIO)所製造。
 
保加利亞的軍火製造商Arsenal有售予伊朗榴彈和其他武器的紀錄,包含近日用於巴格達示威的手拋式煙霧彈。
 
國際特赦組織自10月31日發佈了第一次的調查報告後,已對另外四名死亡案例的影片證據進行了複審和校驗,他們皆因塞爾維亞及伊朗所產的榴彈而死;我們還收到殘留於地面上的彈頭的大量照片。國際特赦組織藉分析這些最新證據而做出以上識別判斷。
 
我們還沒有足夠的信息辨識出在巴格達發射這些伊朗M651型和M713型榴彈的安全部隊的身份。
 
當局必須立即停止使用這些致命性的榴彈,並且必須針對這些彈藥的使用、示威期間發生的其他非法傷亡的案例進行獨立、公正且透明的調查,使過度使用武力的安全部隊負起相應責任。
 
 Iraq: Gruesome string of fatalities as new tear gas grenades pierce protesters’ skulls
伊拉克:新的催淚瓦斯射穿示威者頭顱,造成一系列可怕的死亡
 
※警吿※以下訊息和圖片非常怵目驚心,有些讀者可能會感到不適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伊拉克當局必須確保巴格達的鎮暴警察及其他安全部隊立即停止使用兩種先前未出現過的催淚瓦斯,因為使用這兩種催淚瓦斯的目的更像是殺人而非驅離示威者。我們的調查發現在數天時間內已有至少五人因此死亡。
 
國際特赦組織與數名目擊者進行電話及email訪談,檢閱病例、諮詢巴格達當地的醫療專業人員,並就10月25日以來這些榴彈所造成的驚人傷亡,諮詢一位獨立的法醫病理學家。
 
國際特赦組織的數位驗證組織(Digital Verification Corps)分析並定位了巴格達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s)附近死傷狀況的影片,畫面包括燒焦的人體和「冒煙」的頭部傷口。我們的軍事專家辨認出這場行動中所使用的催淚瓦斯:它們是伊朗和塞爾維亞產的兩種改裝榴彈,依軍事用榴彈所改裝,重量可達一般催淚瓦斯的十倍。就是這種直接瞄準示威者的榴彈造成了驚人的傷亡。
「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伊拉克安全部隊。他們配備軍用級榴彈,在巴格達的示威中用以對付示威者,並明顯地近距離瞄準示威者的頭部或身體部位發射。這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後果,在一些案例中,受害者被射穿腦袋,留下了駭人的傷口,或者榴彈嵌進其頭部造成他們死亡。」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區域研究主任Lynn Maalouf表示。
「由安全部隊犯下的非法殺害案件缺乏問責機制,對造成過去一個月多數死傷的安全部隊放出一個訊息:他們可以打死、傷害任何一個人卻逍遙法外。伊拉克當局必須牽制警方,確保迅速、公正、有效的調查並起訴必須負起責任的人。」
 
 
目擊者的證詞
 
國際特赦組織訪談了九位目擊證人,其中包含示威者和志願醫護人員,他們在訪談中描述10月25日至29日期間在巴格達解放廣場附近警方施用催淚瓦斯的場景。
 
目擊者描述,10月稍早鎮暴警察依然使用手拋式催淚彈,但到了10月25日左右卻改用槍械發射催淚彈。自那時起,傷亡人數便不斷飆升。眾多目擊者表示,最高同時有10枚榴彈(示威者形容它們是「煙槍」)朝著人群方向發射,釋放出一種他們之前從來沒有聞過的煙霧。
「其中一枚(榴彈)掉在我附近,我幾乎沒辦法呼吸,就好像我的胸口快被撕裂了一樣。志願醫護人員給了我一副呼吸器。我覺得我那時候可能會死。我以前曾遇過催淚瓦斯,可是從來沒有像這次這樣。」一位女性示威者告訴我們。
「10月25日起,鎮暴警察就不斷朝著人群釋放催淚瓦斯和『煙槍』,無論他們有沒有被示威者挑釁。…那些榴彈不是用來驅散人群的,他們是用來殺人的。巴格達的所有死亡案件,死因都為催淚彈射進示威者身體。他們(鎮暴警察)根本不考慮人群中有家庭或小孩。」一位男性示威者說。
 
另一位男性示威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的朋友在10月28日被其中一枚榴彈射中頭部之後死亡,而他親眼目睹10月26日安全部隊所造成的另一起死亡和受傷案件。
「我看到『煙槍』擊中了一個男人的腰部,把他的衣服都燒焦、燒爛了。…那枚榴彈是從150到200公尺外發射的。他被射中後當場倒下,我們把他拖上了嘟嘟車。那枚榴彈是水平發射的。」這位示威者說:「我還看到一個男人…肩部被擊中。我沒看到他被擊中的瞬間,但他叫的非常大聲。」
 
 
另一位男性示威者描述,某個男人頭顱被擊中後榴彈嵌入顱骨,他當場倒地,煙還從他的頭顱中冒出來。
 
志願醫護人員向我們描述,催淚彈直接朝著和平示威者的方向發射,造成人們、尤其是小孩暈倒或窒息的情況。其中一位說道:「他們直接朝人群發射,而非對空。他們直直地對著人群。這實在是很野蠻。」
 
 
 
駭人傷亡的影片證據
  
國際特赦組織查證並定位了數個拍攝於10月25日至29日的網路影片,拍攝地點皆靠近示威遊行的核心地點:巴格達中心的解放廣場。
 
從這些影片中,可以看到五名男人遭受明顯是催淚彈所造成的嚴重頭部創傷。在一部10月25日拍攝的影片中,可以看到一名男性示威者在Jimhouriya橋的東北側失去意識或已身亡,煙霧從他的頭顱後方的明顯傷口中滲出。
 
在同一地點、同一天拍攝的另一部影片中,也可以看到這種催淚彈造成的相同後果,這次另一位男性示威者的頭顱右側有一個相似的傷口。另一部拍攝於25或26日的影片則可以看到一群走在Jimhouriya橋朝著巴格達「綠區」前進的示威者。影片中,一位男性示威者突然抓住頭部跌倒在地,陣陣煙霧從傷口中冒出。
 
國際特赦組織從巴格達的醫護人員那裡收到了CAT電腦斷層掃描的影像。國際特赦組織核查過掃描影像的真偽,在畫面中我們可以看到患者確實是因頭部重傷而死。所有影像中的駭人外傷都是整個催淚榴彈嵌進受害者頭顱所致。
 
顱骨照片 來源:秘密線人。
 
 
伊拉克的醫護專業人員分享給國際特赦組織的CAT電腦斷層掃描顯示,在2019年10月下旬於巴格達施用的催淚榴彈嵌入了示威者的顱骨,造成致命而駭人的外傷。
 
 
使用在示威者身上的軍用級榴彈
 
造成此次傷亡的榴彈至少有兩種型號:塞爾維亞40毫米M99型(Sloboda Čačak公司製造,Balkan Novotech公司及Yugoimport公司負責進出口運送)和40毫米LV型榴彈,其中包含伊朗的國防工業組織(Defense Industries Organization, DIO)所製造的M651型催淚彈和M713型煙霧彈。
 
這兩種型號的催淚榴彈並不像警方在國際上通常所使用的催淚彈;他們是模仿戰爭用的進攻型軍事榴彈製造的。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觀察到,由於重量和製作方法的不同,這兩種榴彈對示威者的殺傷力遠高於一般催淚彈。
 
一枚典型的37毫米警用催淚彈重量介於25到50公克,由許多較小的罐子所構成,發射時這些催淚罐會散開來,落到各處。相較之下,用在巴格達示威現場的塞爾維亞和伊朗型40毫米軍用催淚榴彈由單一催淚罐構成,且為一般催淚彈重量的5到10倍,介於220到250公克間。
 
國際特赦組織武裝與軍事行動資深危機顧問Brian Castner說道:「假設警用和軍用榴彈同時以相似的槍口初速(彈頭在飛離槍管出口時的瞬間速度)發射,它們會以相同速度在空氣中運動,10倍重的榴彈打擊到示威者時就會造成10倍力道的傷害。這就是為何這兩種榴彈造成這麼驚人的傷亡的原因。」
 
 
出乎意料的死傷模式
 
所有低致命性武器一旦使用不當都有可能致命。而且發射催淚罐時永遠都不應直接對準人群。然而,此次國際特赦組織所訪談過的所有專家們,包括軍警專家、醫護人員、法醫病理學家,都同意此次近距離開槍發射這些40毫米催淚榴彈所造成的死亡人數和驚人傷亡的情況都是令人出乎意料的。
 
一位法醫病理學家向國際特赦組織證實,他們「以前從未見過因為這種原因(被催淚彈擊中)而造成如此嚴重的傷害 。」這位專家向我們說明,「傷口的嚴重性和催淚彈打進受傷者的角度」都強烈表明,催淚榴彈是直接朝著受害者的方向射擊,而非從地面反彈擊中傷者。
 
一位醫護工作人員在匿名的情況下向國際特赦組織通報,自星期五[10月25日]以來每天都有6、7個頭部傷患被送往解放廣場附近的一家醫院,這家醫院接收了絕大多數的頭部傷患。「金屬彈殼或催淚罐嵌進了其中五位傷患的顱骨中。」這位醫護人員說,他們從來沒有這麼頻繁地見過這樣的傷患病例。
 
「任何設計來維護治安的低致命性武器如果不當使用都可能致命,但是我們在巴格達所觀察到的榴彈使用卻遠超乎我們對不當使用『安全性』武器的想像。此次使用的榴彈設計就是為了盡可能造成驚人死傷。伊拉克警方必須立即停止使用這些榴彈,且必須對示威期間非法殺害的其他案例也進行獨立、公正的調查。」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區域研究主任Lynn Maalouf說道。
 
 
 
 瞭解更多|伊拉克示威 
 
2019年10月1日,因失業、貪腐、行政效率低落而引爆了兩週時間的全國性示威在伊拉克爆發。示威遊行在10月24日晚間進一步於巴格達和其他省份延燒,其中包含卡爾巴拉省、巴斯拉省、巴比倫省和迪瓦尼亞省(現分布於卡迪西亞、穆薩納、納傑夫三省境內)。在最新一波示威浪潮中,國際特赦組織觀察到安全部隊在驅散示威人群時過度使用致命武力的案例,包含了安全部隊使用實彈和展開致命性的狙擊行動。國際特赦還觀察到在巴格達出現針對示威者不斷威脅恐嚇和攻擊的現象,包含強迫失蹤。國際特赦組織持續收到過度使用武力驅散示威者以及綁架恐嚇示威者的新案例。
 
 
     地圖:經國際特赦組織核實,使用過此類催淚榴彈的地點
 
 
國際特赦組織10月3日便表示,伊拉克政府必須立即下令,阻止安全部隊對示威者使用過度、致命的武力;據報導,至少有18名示威者、1名警察喪命,伊拉克政府須立刻展開調查,並確保調查獨立且公正。伊拉克全國都在抗議高失業率、貪腐,以及公共服務品質低落。國際特赦組織也呼籲當局停止違法封鎖網路及社群媒體,並取消數個地區的宵禁。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11名來自巴格達、巴斯拉、納杰夫、巴比倫及迪瓦尼耶的公民社會運動者、醫護志工及記者,也審閱過視聽資料,證實安全部隊使用武力,包含類似閃光彈的武器。所有受訪的目擊者都說,警方為驅散示威者過度使用武力,其中包含使用實彈。
 
「伊拉克安全部隊一再使用致命且不必要的武力來對付示威者,這令人無法容忍。當局必須展開完全獨立且公正的調查,調查安全部隊所使用的過度或不必要武力,這些武器奪走示威者的性命,更傷及許多人。伊拉克必須承諾會對兇手究責,不能再只是政府宣布進行調查,或成立調查委員會,卻沒有任何結果。」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區域研究主任Lynn Maalouf表示。
 
隨著安全部隊擴大鎮壓規模,許多人因此而受傷。一位巴格達的示威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是為傷者提供救護的一員。10月2日,他為至少8名示威者急救。這些傷者的體內都有子彈碎片。他說:「一名男性的腹部皮膚還被燒傷。」
 
10月2日,納杰夫(Najaf)的一位社會運動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目睹安全部隊對示威者噴灑熱水,並過度使用催淚瓦斯。「人們驚嚇逃竄,有11人因踩踏受傷,他們被催淚瓦斯嗆得喘不過氣來…部隊開始對空鳴槍以驅散人群,但人群還是在街上。」
 
根據巴格達示威者對傷勢的描述,安全部隊可能直接或近距離對示威者投擲閃光彈,或是使用爆炸裝置,而爆炸裝置根本不該被用以維持公共秩序。國際特赦組織也證實,在巴格達中心的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有影像拍到示威者符合以上情形的傷勢。根據國際人權法律及執法標準,閃光彈只能由受過特殊訓練的警員,用於特定的情形,而這些情形並不包括維持公眾秩序及管理集會遊行。閃光彈不該直接向人投擲,或是以可能在人身上或附近引爆的方式投擲。
 
國際特赦組織更擔心的是,有報導指出在幾個伊拉克轄區內,有恣意逮捕示威者和記者的情形。在巴斯拉、巴格達和納杰夫,示威者都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安全部隊在隨機逮捕示威者。
 
納杰夫的一位社會運動者描述部隊對示威者的戰略:「他們(安全部隊)尾隨示威者回家,並把示威者逼到暗巷角落,讓其他示威者無法保護他。(在警局)他們會搜查示威者的手機,威脅並訊問示威者關於示威的事。」
社運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在呼籲替換政府,因為他們已不再相信現任政府的任何承諾;他們多年來來都忽視示威行動。
 
示威者也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不屬於任何派系或政黨,而是代表更廣大的人民,他們厭倦了貪腐、糟糕的公共服務和高失業率。一位納杰夫的示威者說:「我們不由任何政黨或團體來代表我們。如果當權者想跟我們對話,就到街頭上,用言談而不是子彈來會見我們。」
 
「這些示威年復一年地出現,如果不好好處理背後的原因,問題就會一直存在。當局必須用能長期維持的方式,回應示威者的訴求,處理動盪背後的根源,而非恣意、過度使用武力。」Lynn Maalouf表示。
 
自10月2日晚間以來,當局在數個地區實施宵禁,並切斷全國(庫德斯坦地區除外)的網路、社群媒體及通訊軟體。巴格達的示威者當晚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從晚上6點之後就沒辦法上網。「我們與世隔絕了,現在只剩我們和安全部隊面對彼此。」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封鎖網路和社交媒體是不合法的,伊拉克當局應立刻停止封鎖,並放寬對行動自由的限制
 
「當局採用如此嚴苛的手段,顯示政府不擇手段,想讓示威者噤聲、從鏡頭和國際眼中消失。當局這麼做是在公開違反國內法和國際法,包含和平集會的權利以及表達自由。」Lynn Maalouf。
2018年7月和9月,在南伊拉克及巴格達的示威中,示威者要求就業、基礎服務和醫療方面的保障,伊拉克安全部隊開槍射擊、毆打及拘留示威者。伊拉克當局嚴格限制網路的使用,包含社群媒體網站。和平示威者被安全部隊攻擊;他們相信當局刻意切斷網路,讓他們無法分享攻擊相關的照片和影片。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