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我為何要追尋正義?因為我的兒子被踹死

文/伊蓮妮.科斯托普羅斯,希臘
 
柴克.科斯托普羅斯(Zak Kostopoulos),是希臘酷兒社會運動者、變裝藝術家及人權捍衛者。2018年,他進入一家位於雅典市中心的珠寶店,卻被兩位男子殘暴毆打。監視錄影畫面顯示,警方隨後企圖以暴力逮捕柴克,即便他已經倒在地上瀕臨死亡。根據法醫鑑定報告,柴克死於多重傷害。
 
柴克之死震驚了他的家人、朋友以及希臘人權社群。他的母親伊蓮妮.科斯托普羅斯(Eleni Kostopoulos)在這篇真情流露的專訪中敘述她如何面對喪子之痛,以及她為何決定為她的兒子尋求正義。
 
(圖)柴克.科斯托普羅斯 (Zak Kostopoulos) Credit: Morikis Grigoris.
 
 
柴克是我的第一個孩子。他就像一顆燦爛的星星出現在我的生命裡,一個陽光貼心的小男孩。我傾盡我的愛來養育他。小時候他總是笑笑的,抱著他最愛的猴子玩偶。
 
 
隨著他的成長,我看見他和善體貼的一面,我從來沒有聽過他對任何人說過一句壞話。他能同理人們的感受並且能夠為對方著想。
 
在他五年級的時候,他的老師和我提到柴克是唯一願意和班上新來的外國男孩成為朋友的人。他開始嶄露出藝術天分,熱愛唱歌跳舞,那時經常聽到他的歌聲還有從他房間地板傳來的舞步聲。
 
 
 
奮戰的精神
 
但長大成人後,他開始面臨身分認同的拉扯。柴克以自己為榮,不過照某些人的標準而言,他並不正常。因為他的選擇,他必須面對別人的排斥、暴力和偏見。即便如此,他還是決定要反擊,不僅是為自己發聲,同時也為所有被欺壓的人們發聲。他傾聽他們的故事,鼓勵和幫助這些人,並和他們一起走上街頭。
 
柴克是如此的慷慨無私,他分享自己所擁有的,從沒讓別人失望;他總是在別人需要的時候給予陪伴。為了幫助其他的HIV患者,他向世界公開他也是其中一員。他希望每個人都能對HIV有正確的知識與觀念,帶給HIV患者希望和更好的未來。
 
(圖)柴克和他的家人 Credit: Private.
 
 
柴克的父親經常告訴他:「你是沒辦法改變世界的。」但是我知道柴克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或至少去嘗試去做。他對自己以及相同處境的人發誓。
 
 
 
所有的事情都變了
 
大半夜的一通電話粉碎了我的世界。柴克過世了。我無法相信。我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這一切太難相信也太可怕了。新聞指控柴克企圖搶劫,說他有毒癮因此必須偷竊,新聞把他描述成一個截然不同的人。報導中充斥著各種暴力、仇恨和謀殺的影像和影片。
 
從那天起,媒體和警察將柴克描繪成一個完全不是他的人,因為對他們自身的利益而言,這是最簡單能掩人耳目、粉飾太平的方式。我拒絕相信這一切,因為我很瞭解自己的兒子,他從沒有傷害過任何人。我知道真相總是需要花上很多時間才能被公諸於世。當真相大白的時候,媒體的謊話、警方錯誤的指控將會被揭穿。全世界將會透過柴克過往的行動、寫作、畫作和他的表演看到他真實的樣子。
 
同時,在希臘、甚至整個歐洲有成千上萬的人聚集在一起,為柴克聲討正義,我感到不可置信。我很驚訝有這麼多人見過他、喜愛他並受他感動。當人們對我述說他們和柴克相遇的故事或是柴克為他們做過什麼樣的事情,滿溢的愛和尊敬深深感動了我。
 
那兩個將我兒子踹死的人依舊逍遙法外。他們能與家人在家中相聚,一起用餐、一起歡笑,繼續著他們的人生。疑似涉案的警察也沒有被逮捕,督察部門應該懲戒他們卻遲遲沒有落實。
 
 
 
等待正義的到來
 
 
至於我和我的家人,我們為了能更接近兒子而去墳邊探訪;我們在夢中和他說話...即使面對巨大傷痛,我們還是得活下去。
 
(圖)柴克和伊蓮妮 Credit: Private.
 
 
現在,我們正在等待正義伸張。身為柴克的家人,繼續奮戰下去是我們的責任。我們要確保每個人的生命都有相同價值並被有尊嚴地對待;犯錯的人必須為他們的錯誤付出代價,不管是為他們做的事情,或者是該做卻沒做的事。這張照片裡面柴克展開雙手,在他的胸前有「免費擁抱 (Free Hug)」的標語。這是真正的柴克,他有一顆慷慨的心,能將任何人事物都擁入懷中。
 
 
本報導原刊載於 HuffPost UK。
 
 
 
 
 立刻行動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