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天安門30週年:政府持續打壓民眾 否認罪刑

文/ 阮柔安 (Roseann Rife),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域研究主任
 
回顧30年前,中國政府派出坦克,鎮壓位於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和平示威活動,殺害數百、甚至上千人。
 
1989年6月3日至4日,示威民眾遭血洗鎮壓,這場為自由民主奮戰的重大示威以悲劇告終。
 
「坦克人」(Tank Man) 成為抵抗示威最具代表性的照片之一,照片中的男子手無寸鐵,僅僅拿著白色購物袋,站在一列龐大的武裝坦克前不肯退讓。面對權威壓制的國家,他挺身而出,毫無畏懼。
 
若中國政府能夠從天安門事件當中汲取教訓,就應紀念受難者、賠償受害者及其家屬,並鄭重道歉。政
府也須追究造成悲劇的主事者,並將其繩之以法。
 
但中國政府毫無作為,反而精進其打壓人民的策略
 
1989年,部隊到場鎮壓眾多和平示威者,沿路對民眾開火。
 
當局緊接著發布「危險分子」名單,追緝這群社運者,並在不公審判後將其監禁。針對已逃至國外的通緝犯,當局禁止他們回國,甚至探望臨終雙親的請求都不被允許。
 
時至今日,街上已不見坦克,取而代之的是現代化的控制手段:網路壓迫、監控與審查。
 
中國公安已成為預測公開示威活動的專家,透過監控線上聊天內容、使用AI人工智慧和臉部辨識系統,以利監控和審查中國民眾。
 
現今,網路已成為敏感社會議題的主要討論平台,但中國民眾卻須背負極大風險。網路社運者報導人權侵害事件、使用社群媒體組織示威活動,卻遭當局羈押,甚至遭判極長刑期。
 
今年1月,「六四天網」網站創辦人黄琦,因網站工作涉嫌洩漏國家機密遭到起訴。「六四天網」主要工作為報導中國境內示威活動。在中國,和黃琦一樣的「網路社運者」愈來愈多。黃琦現在仍在等待判決結果,但已在獄中待了兩年時間。目前另有10名曾在「六四天網」撰寫報導的公民記者也在獄中。
 
中國政府也以其他形式進行網路壓迫。
 
對某些人而言,網路壓迫使他們無法取得資訊,例如在搜尋引擎當中無法得到「人權」、「天安門」或「六四」的搜尋結果。甚至,僅僅是在網路上提及、紀念天安門事件,也可能遭政府嚴重報復。
 
對居住於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民眾而言,生活已遭虛擬警察完全掌控,當局透過大規模的監視系統、遺傳訊息的大數據資料庫以監控新疆。
 
高達百萬維吾爾族人或其他穆斯林少數族群僅因和平實行宗教、文化傳統,便遭拘留於「再教育營」,與外國親友聯繫也可能成為拘禁原因。
 
 
中國當局顯然有共犯支持
 
《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Cyber Security Law) 明定,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 (ISP) 須審查並蒐集使用者資訊,才能夠在中國境內營業。
 
外國公司不願拒絕全球最大市場之一,即使面臨國際批評聲浪,這些公司最後幾乎都會接受中國政府的規則。
 
2018年12月,Google決定終止「蜻蜓計畫」(Project Dragonfly),該計畫目標為替中國開發受審查的搜尋應用程式。此消息於The Intercept曝光後,國際批評聲浪不斷,Google自家員工也出面指責。然而,科技龍頭Google仍尚未全面排除發行這類應用程式的可能性。
 
但中國政府執意打壓民眾在網路和現實世界的自由,對政府是一場終將完敗的戰爭。
 
數十年來,中國人民表現出絕不退讓的決心。就算現今政府打壓日漸強硬,許多勇敢志士仍隨時準備挺身而出,和平發聲。
 
儘管網路審查機制掐住人民的喉嚨,學生、人權運動者和工人仍準備訴諸街頭示威。非政府組織「中國勞工通訊 (China Labour Bulletin)」發布罷工地圖,顯示中國每天至少會有一起罷工事件。
 
最近,任何試圖公開追悼六四鎮壓受難者的民眾,都非常可能被公安迅速逮捕。
 
今年4月,社運者陳兵、符海陸、羅富譽和張雋勇因自製名為「銘記八酒六四」的白酒,而遭控「尋釁滋事罪」。
 
於六四鎮壓中痛失孩子的家庭,極有可能遭到軟禁。這群父母30年來被當局監控、騷擾,政府試圖打壓他們爭取正義的倡議行動。
 
受難者家屬爭取的只是真相和正義。中國政府應傾聽他們的訴求,針對六四鎮壓啟動公開且獨立的調查,並追究鎮壓行動的責任歸屬、賠償六四鎮壓的受害者及其家屬。
 
在採取上述行動之前,中國政府也應該先確保公共討論和異議發聲的空間,並立即釋放因天安門事件遭不公平監禁的民眾。
 
不論一個國家經濟多麼富有、科技多麼進步,若無法面對過去歷史,這個國家也將永遠裹足不前。
 
審查機制再怎麼嚴謹,也無法抹滅1989年六四事件的陰影。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