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夾縫間的羅興亞:在邊境遙望家鄉 (二)

當世界強國將難民拒於門外之時,孟加拉對超過七十萬的羅興亞人張開雙臂歡迎。自2017年8月起,羅興亞人因遭受緬甸軍方暴力攻擊,開始逃出邊境;儘管孟加拉國內面臨社會、經濟等諸多挑戰,總理謝赫.哈希納仍展現無比的勇氣與同情,接納這群龐大人口。
 
 
孟加拉如何接受羅興亞難民? 他們在過著怎樣的生活?
 
一開始孟加拉對這些初來乍到的羅興亞人是歡迎的,舉國上下對於遭迫害驅逐的少數族群皆寄予同情。雖然孟加拉政府長期以來對羅興亞抱持矛盾複雜的態度,但仍然選擇接納他們。
 
某次孟加拉總理謝赫.哈希納(Sheikh Hasina)訪視羅興亞難民營時,表示若孟加拉可以餵養一億六千萬人口,那當然也可以餵養數十萬羅興亞難民。當孟加拉政府慷慨幫助羅興亞人的同時,卻沒有給予其法律上的難民地位,讓他們在孟緬邊界的兩側都沒有合法的公民身分。孟加拉至今仍未簽署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
 
難民們被塞進簡陋的庇護所,大多數只是用單薄的帆布和竹子搭建而成,每棚大約只有6-10平方米,得容納4-10個人。季風時節天氣惡劣時,許多居所嚴重損壞。即使上千個家庭被重新安置,避難所也施工補強,若熱帶氣旋來襲,他們仍處於氣候災害的風險。
 
難民營非常擁擠,羅興亞人避難所聚集處、包括原居於此的社區總共容納了一百萬人,規模相當於孟加拉的第四大城,是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營區人口稠密度高達約60,000-9,5000人/平方公里,稠密度居世界所有城市之冠。
 
 
 
 
羅興亞難民的現在和未來
 
2018年11月,國際社會資助羅興亞難民的支持計畫,已達成該年度所需總額九億五千零八十萬美元的72%。但令人擔心的是,這些援助孟加拉境內難民的資金很快就會用盡,而現在國際間較關注的是葉門危機。
 
超過60%的羅興亞難民為孩童,若及早幫助他們能有更好的成長環境,就能顯著改善他們的未來。如果這些孩子沒有足夠的健康及教育資源,則他們的潛能會被埋沒。
 
 
國際社會有義務幫助羅興亞人,這也和提供孟加拉扶貧發展基金的初衷一致。因此,將孟加拉視為發展重點的國家,如美、英、日、加、澳洲及瑞士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通盤考量羅興亞和其他重要人權議題對孟加拉國家發展的影響。
 
同樣重要的是:確認緬甸在此議題上的責任歸屬,確保孟加拉盡到保護羅興亞人的義務,使難民不會被強制遣返,或被遣送到使他們處境更加艱困的地方。
 
 
 
但孟加拉自身的人權情況呢?
 
孟加拉去年底剛舉辦第11屆國會大選之際,各政黨都應該檢討並監督現存的惡法違反國際人權法的狀況。
 
 
 
合法化的壓迫 
 
去年10月,孟加拉國會通過更具壓迫性的《數位安全法》(Digital Security Act),對過往6年受到《資訊與通訊技術法》(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Act, ICT)打壓、逮捕的孟加拉人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
 
先前當局利用《資訊與通訊技術法》第57條侵害人民的表達自由;任何被視為「有損宗教信仰」或「破壞法律及秩序」的言論都可能入罪。一旦判決成立,被告最高可判處14年有期徒刑。
 
多位部會首長曾表示,新的《數位安全法》將會廢除原先的嚴刑峻法。然而諷刺的是,新法延伸了舊法案第57條內容並列出更多條款,給予政府更大的權限來懲罰人民,除了侵入性的網路監控之外,個人甚至能因行使表達自由而被判處終生監禁。
 
一名傑出的孟加拉攝影師沙希杜爾.阿拉姆(Shahidul Alam) 於2018年8月被控違反《資訊與通訊技術法》第57條而遭當局逮捕,只因為他先前在一場電視訪問中,批評孟加拉政府打壓學生抗議。雖然後來因為檢方無法證明罪行,他在百餘天後得以保釋出獄,但要是阿拉姆被證明有罪,可能面臨高達14年的有期徒刑。
孟加拉當局必須撤銷對阿拉姆的起訴,也絕不能再懲罰任何行使表達自由和集會自由的人民。這是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奉行的核心價值,而孟加拉早在2000年即批准並實行該公約。
 
 
「被失蹤」指控 
 
2017年12月4日,前外交官Maroof Zaman在前往達卡(Dhaka)機場接小女兒的途中無故失蹤,至今超過一年。當時他的車被發現棄置在機場附近,而當局始終拒絕承認這是國家機關主使的強迫失蹤案件,但當地人權組織截至2018年為止,已有超過71起相似的案件紀錄。
 
不承認這些案件不代表罪行沒有發生,家屬通報失蹤的案件數持續上升,是最明顯的佐證。強迫失蹤是最殘暴的人權侵害形式之一,人民被政府無端擄走,而政府拒絕承認所有犯行,使受害者家屬毫無線索,活在創傷與絕望之中。
 
政府必須終結強迫失蹤案件,向家屬承諾立即進行獨立、有效且公正的調查。許多家屬表示,他們的親人被警方或快速行動指揮部(Rapid Action Battalion)等執法單位帶走,數日之後才被告知親人在所謂「槍戰交火」中喪生。
 
當地人權組織Ain O Salish Kendra的統計顯示,從5月哈希納總理宣布展開大規模掃毒行動起算,就有高達276起濫殺案件,而2018年1月到10月總共有437件孟加拉安全部隊法外處決的案例。
許多法外處決受害者都是家中的經濟支柱,使這些家庭處境更為艱難。而執政黨孟加拉人民聯盟(Awami League)對法外處決濫殺無辜的情形毫無作為。2004年孟加拉民族主義黨(Bangladesh Nationalist Party)為了打擊重大犯罪而創設快速行動指揮部(Rapid Action Battalion);2008年哈希納總理競選期間,曾宣誓要解散該組織,但她上任後非但沒有兌現承諾,反而利用該組織進行鐵腕掃毒行動,嚴重漠視法治及人權價值。
 
 
原住民族權利 
 
吉大崗山區是超過25個原住民族的家園,然而迄今至少有22名吉大崗山區(Chittagong Hill Tracts)的地方政黨成員據稱在「內部衝突」中死亡。兩名山區女性聯合會(Hill Women's Federation)成員Doyashona Chakma和Monty Chakma於2018年3月時遭一群男人綁架,在脅迫下承諾不再參與政治後才被釋放,她們控訴政府執法單位為迫害她們的共謀者。
 
2018年3月,國際特赦組織呼籲當局針對1月22日馬爾馬族(Marma)一對姊妹遭性侵的案件展開調查。8月22日,兩個特里普里(Tripura)女孩遭當地執法官員強暴。
 
 
人權捍衛者
 
2018年11月6日,孟加拉選舉委員會突然取消著名人權組織對第11屆國會選舉的監票申請。而人權非營利組織Odhikar從2014年4月起,所有的銀行帳戶都被當局凍結。
 
許多人權倡議團體,包括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孟加拉分會皆極度關注國家使用2016年《外國捐助(志願活動)監管法案》來迫害人權非營利組織的情形。該法案授權當局能以非營利組織「對孟加拉憲法或憲法機構不敬」為由,撤銷登記或沒收外國捐款。
 
對一個被選為2018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的國家而言,限制境內的人權組織活動絕對是最糟糕的示範。孟加拉政府必須允許人權組織能獨立運作,而不受到任何脅迫恐嚇;並應根據已批准的聯合國《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完整保障人民的表達自由和集會自由。
 
 
 
 瞭解更多|延伸閱讀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