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烏茲別克只是在講漂亮話?

今年五月,國際特赦組織的工作人員終於能夠正式造訪烏茲別克,這項自2004年起實施的禁令終於取消。我們東歐和中亞分會的會長瑪麗·楚瑟爾(Marie Struthers)、副會長丹尼斯·克里沃席夫(Denis Krivosheev)、中亞倡議專員史芙塔娜·弗洛葉娃(Svetlana Vorobyeva)與烏茲別克政府官員和公民團體代表見面並談論人權議題。史芙塔娜告訴我們,為什麼我們有理由感到在烏茲別克推動真正的改革是有希望的?

 
能夠目睹正面的變革出現,令人感到欣慰。14年來,我們不斷在觀察並報導烏茲別克的人權狀況,這是隔了一段距離以外做到的,因為烏茲別克當局不理會我們不斷提出要進入中亞國家的要求。我們不斷呼籲當局要尊重國際人權準則,我們也不斷為烏茲別克許多人的人權遭到侵害提出倡議,在這些人當中有記者、人權鬥士、前任官員和酷刑受害者及其家屬。
 
2017年7月,該國外交部長阿布杜拉其茲·卡米洛夫(Abdulaziz Kamilov)宣布,烏茲別克歡迎國際人權組織訪問。我們接受了邀請,烏茲別克駐倫敦大使館協助我們辦理各項事宜。我們收到通知沒多久,馬上就得飛到烏茲別克,進行5月22至25日的訪問。瑪麗·楚瑟爾説:「我們很高興烏茲別克當局願意與國際人權社群重啟對話。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來討論當前和過去的種種人權問題。」
 
烏茲別克已經承諾要進行改革開放。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烏茲別克國家銀行大樓,攝於2016年12月3日。
 
我們得到烏茲別克當局熱烈的歡迎,行程非常緊湊,有許多與高層單位的會面,包括外交部、檢察總長辦公室、高等法院、第三方申訴機構、國家人權中心,以及許多其他政府部會和機構。在我們的會面期間,當局指出烏茲別克聲明要改革並不只是喊喊漂亮的口號,而是真心承諾改善人權境況,並確保在他們國家「人民能過舒適生活」。有人承認過去的錯誤,說他們需要改善他們的國際聲譽,烏茲別克因為對人權捍衛者普遍實施酷刑和監禁,再加上種種人權侵害事件,使得這個國家在國際社會上享有惡名。
 
停留期間,我們也拜訪了知名的人權捍衛者、行動者,和之前我們倡議聲援過的受監禁者。當我們終於能與記者穆哈瑪·貝將諾夫(Muhammad Bekzhanov)見面時,場面非常感人,他被當局關在監獄裡長達17年,還有艾爾肯·穆薩耶夫(Erkin Musaev),他被關了11年。兩人都被判服很長的刑期,這些審判都明目張膽地違反公平審判的國際準則。他們也都宣稱他們遭到酷刑。
 
在烏茲別克,若要報導人權侵害事件,永遠不會缺少題材。掌權長達27年的總統卡里莫夫(Karimov),於2016年9月2日過世。毫無理由便任意將人拘禁、刑求、虐待,這就是他掌權期間的刑事司法系統。這些就是烏茲別克當局用來讓異議人士閉嘴,並牢牢掌握大權的工具。時任總理的夏夫卡·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oiev)於2016年12月4日獲選為總統,不過由於他是過去領導班子的一員,我們當時對於他是否真的能提升烏茲別克的人權情況,並不抱持太大的希望。
 
然而新任總統的作風使得許多人驚訝不已。在他的領導之下,好幾位因政治因素而在監獄長期服刑的人接連獲釋,有些是提早獲釋,包括兩名良心犯薩里宗·阿布杜拉馬諾夫(Salidzhon Abdurakhmanov)、阿贊姆·法莫諾夫(Azam Farmonov)。2017年2月,總統核准了一項人們期盼已久的司法改革行動策略,我們希望這項策略的實施能夠順利進行。
 
自那時開始,烏茲別克便開始向國際人權機制開放,當中包括一項前所未有的首創之舉: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於2017年5月進行訪問,聯合國宗教信仰自由特別報告員並於10月進行為期兩星期的訪問。
 
改變過去傳統的時候到了。烏茲別克為了整頓該國過去的人權記錄,踏出了第一步。位於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市中心的阿米蒂穆爾廣場(Amir Timur Square),2018年5月
 
烏茲別克對外開放,僅是這個國家正面發展的一部分。2017年11月,米爾濟約耶夫總統頒布一項法令,其中明定禁止用刑求取得人們的自白,或是取得人們承認在法庭上的證據效力。接著,在他2017年底於國會成員面前發表的演講當中,他強調將強化民主、法治和司法正義。他的演說受到許多人的歡迎,當中包括他的批評者,和對他的改革宣言感到懷疑的人士。
 
我們也看到烏茲別克人民的處境真的有在變好的徵兆。2月3日,記者兼人權行動者迪莫若德·賽多夫(Dilmurod Saidov,又稱Sayyid)提早自監獄獲釋。他在獲釋後接受的第一場專訪中說到,他在獄中身心都遭到酷刑。「我們希望首都塔什干的官員能考慮我們交給他們的建議清單,內容包括讓所有因政治因素而遭起訴的人得到平反,針對過去的人權案件提起公正而有效的調查行動」,瑪麗·楚瑟爾這麼說道。能夠在塔什干見到最近才獲釋的穆哈瑪·貝將諾夫、迪莫若德·賽多夫、艾爾肯·穆薩耶夫,是很值得慶賀的一件事。但我們不應忘記,他們受到當局酷刑虐待的指控都還沒有任何一案得到調查,這三位人士在牢獄中受苦這麼多年,也沒有任何出來為這些人權侵害案件負責。
 
前政治犯艾爾肯·穆薩耶夫,與國際特赦組織工作人員合影, 烏茲別克塔什干市,2018年5月
 
國際特赦組織工作人員拜訪人權捍衛者蘇拉特·伊克拉莫夫(Surat Ikramov),烏茲別克塔什干市,攝於2018年5月
 
我們希望所有發生於烏茲別克的酷刑和其他虐待指控都能得到有效調查,而那些應該負責的人都能交由司法處理。如果烏茲別克當局能做到這些,便能證明他們承諾説要遵守國際人權準則和改善全民的生活境況是真實且長久的。
 
瞭解更多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