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我最好的朋友泰貝赫可能被遣返回阿富汗...

挪威女孩尹裘特(Ingjerd)最好的朋友,19歲的泰貝赫(Taibeh Abbasi),隨時可能被挪威警察拘留,並遣返回阿富汗。

 

讓我們聽聽18歲的尹裘特如何告訴我們,為什麼她的​​政府應該保護泰貝赫安全,讓她留下來... ...

 

◎右為19歲的泰貝赫(Taibeh Abbasi),左為尹裘特(Ingjerd)。Amnesty International

 

尹裘特(Ingjerd) :

 

我是在五年前認識泰貝赫。我們本來應該要一起準備社會科學課的分組發表,但我們一直在討論其他事情。我們馬上就變成非常好的朋友。我們總是黏在一起做很多事,聽音樂、烹飪。我們總是互相支持,尤其是當她不得不上法庭的那時後。
 

還記得當泰貝赫給我看她和家人收到的信件的時後,信裡用的詞語很艱深,難以理解。當時我14歲,還無法掌握和理解信裡的文字和內容,至少我知道事態嚴重。於是我問老師,他說泰貝赫和她的家人正面臨可能被驅逐出境。

 

身為泰貝赫最好的朋友,看她和家人經歷這一切實在非常難過、震驚。這段過程漫長,而這場戰鬥已變成我們友誼中重要一部分。泰貝赫是個聰明、好笑的朋友,我們也互相分享夢想。想到她的夢想如果無法實現了真的令我感到心碎。

 

希望泰貝赫能繼續留在挪威,並不僅僅只因為我們的友誼。沒錯,她是我朋友,她也很有趣,無論發生了什麼事她臉上總帶著笑容;此外,她也是很優秀的挪威公民。

 

從去年,我和其他青少年朋友開始倡議#泰貝赫留下來 #AbbasiStays行動。我們打從心裡自願這麼做,並不是讓任何人來告訴我們怎麼做,因為這是一件對的事。每個人都知道,阿富汗不是一個安全的國家,泰貝赫也從未去過那裡。我們透過集會示威及音樂會聲援、發聲,許多特隆赫姆(Trondheim)的人們前來一起支持我們的行動。#泰貝赫留下來#AbbasiStays甚至引起了國際關注,國際特赦組織也加入了我們的行動行列。挪威政府雖然說,他們明白為什麼我們想讓泰貝赫留下來,但這並不可能。挪威曾花了6年的時間,協助泰貝赫和家人融入社區,建立家園,也讓他們能獲得醫療及教育資源。但6年過後,他們卻打算毀掉這一切。
 

這是一場與道德有關的抗爭。我們揭露挪威不人道、功能失調的政治現象。在這場抗爭中,我們一直支持泰貝赫和她家人,但有太多太多其他和泰貝赫一樣處境的人,還不為人知。身為採取行動、勇於發聲的青年,我們應該得到適當回應,但挪威政府的反應令人感到沮喪、悲傷和失望。

 

雖然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我知道我從泰貝赫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我們分享討論政治觀點、文化,我也很熟悉她的家人。泰貝赫一直啟發我,她教了我很多;她總是能夠在各種情況下,保持正面積極。最糟糕的那天或許會來,我們可能接到另一封寫著:「不,泰貝赫不能留下來。」的信。但我們還是會烤點東西,或出去吃晚餐,依然帶著微笑 — 我們的友誼是獨一無二的。

 

泰貝赫(Taibeh Abbasi)。Amnesty International

 

線上連署 #泰貝赫留下來

https://www.amnesty.tw/petition/2880

 

其他泰貝赫相關新聞

https://www.amnesty.tw/news/2858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