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世界盃【TeamBrave】系列專訪 |8

一場世界盃,11個俄羅斯城市,11位勇敢的人,組成了最勇敢的隊伍

 

【TeamBrave】8號隊員:

瓦倫蒂娜.雪仁瓦申科(Valentina Cherevatenko)是在羅斯托夫地區(Rostov Region)裡,新切爾卡斯克(Novocherkassk)城市中,非政府組織「唐婦女聯盟(Women of the Don)」的負責人。

 

新切爾卡斯克這座城市是瓦倫蒂娜的生命。瓦倫蒂娜在學校的最後一年,她曾非常想離開新切爾卡斯克,但在離開後,她才發現這座城市並不願讓她走:新切爾卡斯克才是她的家。新切爾卡斯克裡有些地方具有重要意義,其中之一就是布達拉宮廣場(Palace Square),1962年,勞工因食糧和生活物資短缺而群起抗議,政府派兵開火鎮壓後來,人民在宮殿廣場上立一塊紀念碑,紀念此事件;廣場附近的阿塔曼故宮博物院(Atamans Palace Museum)設有常態展覽,講述當年的鎮壓事件。這起事件幾乎影響城市中家家戶戶,但直到10多年前,人民才能公開談論提及這件事情。就在五年前,瓦倫蒂娜的媽媽告訴瓦倫蒂娜,當年她也曾參與這場抗議,幸運的是她沒受到任何的傷害。某程度而言,瓦倫蒂娜也間接與這起事件有所關聯,而這件事情也促使瓦倫蒂娜成為一名人權捍衛者。

 

唐婦女聯盟成立來支持90年代初期蘇聯解體時經歷困難的人民。蘇聯剛解體時社會非常動盪不安,而處在社會邊緣的人難以在社會中立足生存。瓦倫蒂娜眼見許多單親媽媽、單親祖母獨力撫養小孩、孫子,過著艱難困苦的生活,於是設法想幫助他們,當時她並不知道自己在做的就是人權工作。任何身陷困難的人隨時都能向聯盟尋求協助,包括被人權被侵害的囚犯;組織的長期計畫則包括保衛人權、調解衝突,及援助在武裝衝突地區生活的人。
 


 

90年代初車臣的武裝衝突事件徹底影響瓦倫蒂娜,戰爭期間與之後,大量女性受暴情形發生,於是聯盟開始致力捍衛女性權益。去年,俄羅斯議會將家庭暴力除罪化後,聯盟開始大量接到女性遭受性別暴力的事件。雖然瓦倫蒂娜不能斷然將兩件事連在一起,但是在除罪化後後,聯盟接獲的案件量增加是事實。
 

不久前瓦倫蒂娜才接獲一起婦女被丈夫暴力毆打,導致內臟受傷需要手術;後來這名婦女離開丈夫。之後聯盟裡的心理醫師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幫助她,過了一段時間後這名婦女又回到丈夫的身邊;再不久後,她依然回到聯盟尋求協助。她丈夫用皮帶狠心鞭打小孩,以至孩子身上留下傷痕。雖然她曾報警處理,但是警方拒絕對她丈夫提出刑事訴訟。瓦倫蒂娜和她深談後,才了解到她與小孩的受虐情形有多嚴重,比如,她丈夫為訓練小孩正確如廁,竟用膠帶把小孩和馬桶綑綁一起。

 

瓦倫蒂娜認為社會中盛行的暴力風氣比家暴除罪化對家庭的影響更大。因為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的局勢,導致社會分裂,有些人聲稱「克里米亞是我們的!」;而另一群以沉默表達反對意見,然而這群沉默抗議者卻激起對方暴力攻擊。聯盟也設法阻止這些暴力亂象,但是難如登天,特別是在瓦倫蒂娜居住的地方。在羅斯托夫有一座紀念碑用來紀念保衛頓巴斯(Donbass)的民兵(親俄羅斯自願兵),在這裡瓦倫蒂娜永遠被視為敵人。
 

大約一年半前,總統人權理事會成員來到唐婦女聯盟的辦公室,想了解這裡發生的事件和衝突、討論當地民間社會組織面臨的問題。從羅斯托夫州政府到新切爾卡斯克地方政府,所有人都關注他們的到來。當這些人權理事會成員抵達的時候,一群民族解放運動人士出現在聯盟辦公室外,接著另一群哥薩克斯人也抵達,兩派人馬都在現場抗議。斯拉夫新聞社一名記者在報導現場抗議活動時,聲稱瓦倫蒂娜是人民的敵人,這則報導影片也在網路上流傳。

 

即便如此,瓦倫蒂娜和聯盟的支持者還是有不少。有一次聯盟辦公室窗戶被砸碎、牆面被畫滿塗鴉,一位路過的商人,得知瓦倫蒂娜和聯盟故事和作為,立刻請人安裝全新窗戶,讓辦公室得以正常運作;也常有人捐款支持,金額大小不定,但足以讓組織在艱困的時期中撐下去。

 

這次的世界盃部分賽事在羅斯托夫舉行進行,瓦倫蒂娜想讓參與這場運動盛事的球迷,在享受精彩球賽的同時,也能看到這個城市的另一面,更希望能讓大家一起聲援被拘留的俄羅斯人權捍衛者奧尤布.蒂耶夫(Oyub Titiev)。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