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LGBTI 權利行動者松岡宗嗣

 

松岡宗嗣正在東京讀大學四年級。除了是一位非常活躍的作家,他也會在校內的研討會上介紹同志議題,增進大家對同志的瞭解。他認為情人節是以異性伴侶關係為前提的節慶,因此與自己沒什麼關係。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的性傾向?

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性傾向,是在我10幾歲的時候,當時我很自然地就被同性朋友吸引。一開始我不確定自己是真的喜歡男生,還是只是單純欣賞他們。我那時候還心想:「不會啦,不可能吧。」

 

我在讀國中時意識到自己是同性戀。由於社會所接受的觀念是異性互相吸引,我內心隱隱感到茫然不安。我將來該怎麼辦?我可以結婚嗎?我該如何告訴我的母親這件事?

 

在學校,朋友們會嘲笑我在小團體中「裝gay」,然後他們會問我:「說真的,你是gay嗎?」那時我無法回答他們。

 

我本來住在名古屋,最後到東京上大學。前往東京前的春假,我告訴我的朋友們我是同性戀。他們的反應相當友善,其中一個人甚至很體貼地跟我說:「同性戀只是塑造你這個人的其中一個特質,對我來說,你就是你。」在我身邊的人都這麼友善包容,我真的非常幸運。在那之前我一直以為,我的性傾向在很大程度上定義了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但我終於明白事實並非如此。

 

 

松岡宗嗣(右一)在日本國會大樓參與同志話題的討論。

 

 

 當你出櫃時,你的家人有什麼反應?

 

「我的母親說:『你的身體不好,在你生病時是否有人能在你身邊照顧你,這才是我最擔心,也最重要的事。我不在乎那個人是男的還是女的。』她真的是一個很潮的媽媽。」──松崗宗嗣

 

我讀大學二年級時,媽媽趁假期來看我,她問我找到女朋友了沒有。我當時心想:「哦天啊,又來了!」但她隨即又問我是否有男朋友了!當時我從沒想過家人已經知道我的性傾向,不過她大概不知從哪裡聽到了風聲,我然後我就落入了她的圈套!

 

我的母親說:「你的身體不好,在你生病時是否有人能在你身邊照顧你,這才是我最擔心,也最重要的事。我不在乎那個人是男的還是女的。」她真的是一個很潮的媽媽。

 

有一次我帶我的伴侶到名古屋,去我父母家和其他家人見面。我介紹他給大家認識時,所有人都把他當作一個「我非常在乎的人」來對待,但沒有問及我們的性傾向。他們心裡肯定知道我們的性傾向和其他那些事情,但他們沒有繼續刺探下去。他們真的就很自然地接納了我們。

 

 

你會在公共場合向你的伴侶示愛嗎?

我們不會在公共場合牽手或示愛,我是那種會在意別人怎麼看我的人,所以我不會做這樣的事。

 

我們已經在一起兩年半了,但我們的關係一如既往地親密,就像一對老夫老妻。除了一些瑣碎的口角外,我們不怎麼吵架。從一開始我們的關係就相當穩定,沒有什麼突如其來的激情爆發。

 

 

松岡宗嗣在校內的研討會上介紹同志話題。

 

 

你對情人節有什麼看法?

當我還是中學生時,情人節就是女生給自己心儀的男生巧克力的日子,跟我沒有什麼關係。但話說回來,因為我喜歡吃巧克力,所以收到時我也會很開心。

 

有些男同志情侶,處於「女性角色」或「比較女性化」的一方會給另一個人巧克力,但這對我來說感覺不太對,所以我想我在情人節不需要特別做什麼。

 

3月14日是白色情人節,在日本這天男生會回禮給在情人節送他巧克力的女生。我那天就做我該做的,向送巧克力給我的女生回禮。我也在白色情人節送我的伴侶巧克力。

 

情人節對我而言可說是乏善可陳。由於情人節的整個前提是建立在異性關係的基礎上,我感到自己被排除在外。我是有想送他巧克力的人,但是由於買巧克力的幾乎都是女性,作為男性我不是很想這麼做。

 

 

今年的情人節你有什麼計畫嗎?

我之前沒有什麼想過這個問題,但如今人們在這天送禮物給朋友、同事也變成了一件很常見的事。所以如果情人節繼續存在的話,我希望它成為一個向親朋好友或任何我們關心的人表達情誼的日子,而不只是女生送男生巧克力。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有些人會墜入愛河,有些人則否。

 

 

對於同志族群來說,你希望看到哪些改變?

同志族群需要被看見。我希望大家有更多機會來親近我們,和我們交朋友。

 

媒體在同志族群與其他人之間畫出一道鴻溝,以至於對同性戀最常見的刻板印象就是相當女性化的跨性別女性。正因如此,人們知道我是同志時往往感到意外,因為我看起來就像是鄰家男孩。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人們知道身邊其實有許多人是同志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如果我們有基本的反歧視法就太好了,如此一來,大家在找工作或處於其他情況時就能免於偏見和歧視。另一方面,每個人對婚姻制度也有不同的想法,像我就認為異性戀伴侶可以結婚但同性戀伴侶不行,這是不公平的。我希望日本未來能承認同性婚姻。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