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LGBTI 權利行動者 J

 

J在知道「女同志(lesbian)」這個詞以前便知道自己是同性戀了。現年27歲的她已向自己較親密的朋友出櫃,但沒有告訴家裡任何人,因為她不想讓家人和其他認識的人知道這件事。J在韓國一個非營利組織工作,兩年前,她在性傾向及性別認同(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簡稱SOGI)學院的短期課程上認識了自己現在的伴侶。J滿心期待能和她一起慶祝情人節。

 

 

你是什麼時候意識到自己的性傾向?

我還是個小女孩時就意識到自己是女同志,但到20歲我都還沒有出櫃。大學期間我感覺十分沮喪、孤獨,因為我無法和任何人談論這件事。從那以後,我決定出櫃並接受自己的性傾向。

 

 

 

 

你出櫃時,你的朋友們有什麼反應?

我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我有一位伴侶。我大部分的LGBTI朋友都見過她,我的異性戀朋友則從來沒有,我也不認為他們真的想認識她。

 

我們一直都很親密,比如說我們會手牽手、親親臉頰和互相擁抱。

 

我並不在乎旁人的看法,所以不是很注意他們的反應。但有一次等地鐵時,我正在輕輕撫摸她的頭髮,一名老婦人朝我們喊道:「你們是在搞同性戀還是怎樣?」這次的經歷真的很令人不快。

 

 

和異性戀伴侶比起來,同志伴侶在韓國面臨哪些挑戰?

在這個異性戀導向的社會中,我們並不被承認是一對。比如說,因為我沒有向家人出櫃,我的伴侶或許就無法出席我父母的葬禮。

 

在韓國異性戀伴侶能夠在日常生活中,自然而然或偶然之下就展開和發展戀情,但同志族群就需要特殊的「同志雷達(gaydar)」來遇見另一伴。為了找到伴侶,我們必須付出更多努力,例如使用約會APP、參加酷兒活動或聚會,或是讓酷兒朋友介紹其他酷兒等等。我想相較於異性戀伴侶,我們遇見另一伴的機會較少。

 

 

你對情人節的到來感到興奮嗎?你有什麼難忘的回憶?

我喜歡情人節,因為我很喜歡巧克力!情人節那天會有很多精美的巧克力,我超愛的。

「去年情人節很特別,因為那是我們一起度過的第一個情人節。我們互送對方非常好吃的巧克力。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我把巧克力給她時,她臉上的表情,還有那塊巧克力的滋味。每當我想起那一刻,我就會感到很幸福。」── J

 

 

那今年你會如何慶祝情人節?你選好要送給她的禮物了嗎?

我已經準備好要送給她的禮物了,但這是秘密!(因為她現在正在幫我一起回答這些訪談問題!)

 

 

對於韓國政府和社會對待同志族群的方式,你有什麼看法?

我認為韓國政府和社會正試圖抹煞我們。媒體常用「兄弟情誼(Bromance)」或「女孩的短暫迷戀」來描述兩名男性或女性之間的愛情或關愛,他們不想承認有「男同志」或「女同志」的存在。

 

韓國沒有同性婚姻或民事伴侶關係的相關法律,因此就算同志伴侶已經在一起生活了很久,他們仍無法從政府那裡得到任何福利或保護。

 

 

無論每對伴侶的性傾向或性別認同是什麼,都應促進他們的平等權,在這方面你希望看到什麼改革?

我希望我們的社會能夠包容多元。要創造這樣的文化,我們必須向學校和家庭提供友善對待酷兒的教育。而要提供這樣的教育,我們就需要一個「反歧視法」。我們也同樣需要合法化同性婚姻。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