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中美洲】當局漠視LGBTI難民

 
 
國際特赦組織於今天發布的新報告中表示,在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及宏都拉斯這些暴力蔓延的國家,由於政府未提供保護措施,使得這些國家境內的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及雙性人(LGBTI)族群人身安全受到許多威脅,迫使他們逃離原本的國家,卻在墨西哥面臨更多的危險。
 
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報告《哪裡才是安身之處(No Safe Place)》中,揭露這些男同性戀及跨性別女子顛沛流離的逃亡之路。在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境內,犯罪幫派和安全部隊日益嚴重的歧視和源於性別刻板印象的暴力行為迫使他們逃離。文章中也控訴墨西哥政府無法保護難民在逃亡中免於暴力和虐待,同時記錄強調人們遭美國政府長期系統性拘留期間,受到了令人難以忍受的待遇。
 
國際特赦組織美洲區域總監Erika Guevara-Rosas表示:「中美洲的人們正因為自己的性別認同而面臨惡意歧視,並且無處可逃。」 
 
「這些難民在家鄉受盡威嚇欺凌,試圖前往國外避難時卻又遭受虐待;他們可以說是美洲目前最弱勢的難民之一。墨西哥及美國卻對這些難民們的處境袖手旁觀的本身就已經犯法了。」
 
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及宏都拉斯謀殺率全球數一數二地高。根據官方統計,在薩爾瓦多,每100,000名居民中有約81.2人死於謀殺;在宏都拉斯及瓜地馬拉則分別為58.9人及27.3人。
 
大多數國際特赦組織接觸到的難民及尋求避難處的人表示,在他們國家中所遭受的持續性歧視和暴力行為-包括生理上的攻擊、被犯罪幫派敲詐金錢及殺害-使得他們別無選擇,只能逃跑。
 
在這些國家,貪污和有罪免責的狀況十分嚴重,使得當局幾乎不可能去懲罰主責者,特別是當保安部隊也參與其中的時候。
 
根據宏都拉斯的非營利組織Cattrachas表示,在2009至2017年間共有264名LGBTI人士在該國遭到殺害。在大多數的案子中,犯罪者從來沒有受到司法制裁。
 
卡洛斯(Carlos)是一名來自宏都拉斯的男同性戀者。在他因性傾向被犯罪幫派暴力攻擊,威脅要取他性命後,他被迫逃往墨西哥。
 
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因為一些朋友的遭遇,所以我從未試圖揭發(這些暴行)。我有一名朋友在告發這些暴行後,那些攻擊過他的人馬上找上他家門口,這就是為什麼他逃去墨西哥。另一位朋友則是在他告發他所遭遇的事件後立刻遭到殺害。」
 
一趟驚險旅程
 
國際特赦組織發現對於中美洲同性戀男性和跨性別女性的迫害,並未在他們離開自己的國家後而停止。
 
多數人在報告上提到他們在墨西哥,一個報告指出LGBTI普遍受到嚴重暴力的國家,受到包括來自政府的歧視和暴力。許多人也說當他們跨越墨西哥南方邊境時,遭許多犯罪集團威脅,他們在這個國家內並不感到安全。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研究顯示,約三分之二曾於2016、2017年和聯合國難民署交談過的中美洲LGBTI難民,曾在墨西哥遭受性向和性別所引起的暴力行為。
 
一些同性戀男性和跨性別女性也告訴國際特赦組織,當他們在墨西哥並未被適當地告知尋求庇護的權利,僅有如果他們被遣返回國可能面臨到的危險。他們也抱怨墨西哥政府在他們舉報人權侵害後,沒有告知任何的調查程序。
 
卡洛斯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在墨西哥時,移民局官員試圖勸退他的尋求庇護申請。他最終還是申請了庇護的請求,並等待結果。
 
一些為了存活而跨越墨西哥邊境進入美國的跨性別女性,提到她們在拘留期間的待遇。
另一些人則是被美國與墨西哥驅逐出境,並被遣返回她們的國家,那個她們想逃離的夢魘之地。
 
一名25歲的薩爾瓦多跨性別女性克莉絲多(Cristel)告訴國際特赦組織,當她於2017年4月跨越墨西哥邊境進入美國時,曾遭受美國移民局單獨監禁。
 
一周後,她被移監至8名男性的牢房。克莉絲多最終還是無法取得庇護並被遣返回薩爾瓦多,且持續遭受黑幫威脅。
 
克莉絲多告訴國際特赦組織:「我不想違法,只想安全地活著。」
 
Erika Guevara-Rosas 表示:「薩爾瓦多、宏都拉斯、瓜地馬拉、墨西哥和美國的機構越不對這些美洲最弱勢的人們採取保護行動,這些政府的手上將沾上更多的鮮血。」
 
「這些政府必須迫切採取行動,抑制LGBTI族群的暴力行為擴大,並改進政策以確保有需要的人能夠取得國際協助。」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